P評【說教】遇到中國憤青 – 一場以「人」為本的談話

文 / 黃俐雅

我的孩子決定到美國留學。讓她在異國有能力跟中國留學生相處,是我對她出國的準備與建設之一。準備就是直接練習情況題:如有人說台灣是中國的或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建設就是讓態度擺在較人性的位置:如「開放的交流看法但真誠的接納對方」、「不刻意強調我們的存在,因為我們本來就存在,你是在民主社會與被尊重的家庭成長的,只要做你自己就是很好的呈現」、「萬一有人像我們認識的馬先生一樣,把統一當成是種神聖的使命感,要知道,在理性上他無法思考不同的聲音,在情感上也難以被打動,因為這樣的人或許會悲壯的自視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會把各種挑戰當成是意志力的考驗,萬一碰到把經文奉為圭臬少有辯證思考者,就退到把他當人類的一份子來關心就好」。

果不其然,她旁邊有九位中國來的同學,不過他們的互動狀況比我想像中流暢與熱絡,這讓我有機會對比年代不同的『台』『中』相遇:我阿姨是四十幾年前來美的,那時的中國留學生常自覺矮人一截;我妹妹是二十幾年前來的,當時中國留學生的統戰口才與霸道,讓人自然不想成為他們的一部分;而現在這輩年輕人的互動,較少包袱也超越民族主義或敵對意識,呈現更上游的思考─不是國家定義了我,而是我想要一個甚麼樣的國家?

有人問我女兒:「怎麼你們的軍機常出事啊?」

她說:「沒人敢賣我們好一點的,因為你們一直擋啊!」

「那就回來吧!」

她心想誰要回去,但說的是:「請問你為什麼說回來啊?」

對方說:「反正遲早要回來的!」

她又說:「你還是沒講清楚咧!」

對方說:「唉呦!咱們就別說了,那是他們上一代的事。」

還有人主動要問我女兒政治問題,後來又說算了,我女兒大方熱情的說沒啥不能談的,對方說「西藏從來就不屬於中國,台灣在一九四九年後就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共產黨怎捨得放棄這麼一個好地方?當年毛與蔣都想當皇帝就打內戰,那時美國都出錢出力幫忙打日本了,要不是他們倆瞎折騰… 唉!政治的東西別扯了!」

我女兒說:「不會啊!我佩服你這麼小可以這麼客觀!而且你的想法讓我感到震驚!」他說反動雜誌看多了就是這樣,不會被蒙蔽,在中國這叫『憤青』,這是種值得驕傲的名詞,共產黨最後悔的事該是開放了互聯網,現在收回去也來不及了!像朝鮮就沒人知道真相是甚麼?他們的老百姓更可憐。他問我女兒知道天安門事件嗎?我女兒說知道,他說共產黨對於相關字眼都封鎖,所以很多人不知道。

「中國的新聞還常說美國人指責中國政府沒人權,咱們該罵美國人,其實美國人在幫我們,那些本來就是老百姓的權力!我替老百性不平啊!」這位憤青說。

他還說:「真正的中華文化很大一部分在台灣,不像共產黨長期忽略國家國民,我爸就會繁體字。」

我女兒驚訝的問:「你爸不是中國人嗎?」(她心裡想著難道是台商?)

沒想到對方不悅的說:「你搞清楚!中國人不等於共產黨,我爺爺是知識份子,我爸的繁體字是他教的,如果會繁體字就不是中國人,那明顯國民黨瞎折騰了!」

他又說:五十年內中國還是成不了真正的強國,起碼不可能超越美國,因為有太多的社會問題,而且窮人太多了,有人就形容這現象是『上海紐約化』、『貴州非洲化』!不過共產黨遲早會打台灣的,因為不打也會被別人打,美國的C型火力包圍中國(包含越南台灣日本南韓),其中琉球是世界最大的遠洋軍事基地,每天對準中國的飛彈比中國對準台灣的還多,有時我還滿期待打一戰的,也許打了中國有希望改變吧!我愛中國但反對共產黨,但要等它改變還真折騰死人了!我聽一位在南海官邸的長輩說:國民黨這幾年不會跟中國打的,台灣現在不是中國最大的問題,最迫切的問題其實是在南海,說不定還因搞不定而去打別人。

我女兒關心他這些言論會不會惹來麻煩?他說他不怕死,還俏皮的說只怕沒錢花沒人愛!這位憤青才十七歲,這讓我想到上次蔡英文來舊金山時,灣區附近找車找人找錢的有力人士就是中國留學生,他們說他們比台灣人還急,因為台灣的存在是中國民主化的有力見證!當然這些人早就是回不了祖國的黑名單了。

雖然國內不少人以擁抱中共為樂的作為讓我納悶,但那些超越國家情感與民族主義的中國人平衡了我一些情緒,站在一個世界公民的立場來看:中共的壯大到底對中國、台灣甚至全世界是福還是禍?往遠一點來看:甚麼結構對人類社會更重要?是民族主義還是人們能當家作主?不管怎樣,有機會遇到這位中國憤青,能從他開始思考理解起,也算一場以「人」為本的思考。

※ 本文作者為人本教育基金會 南部辦公室副主任。

※ 本專欄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5 篇回應 to “【說教】遇到中國憤青 – 一場以「人」為本的談話”

  1. ....... 說:

    我不贊同你一部分的想法
    與中國和平相處下又要不失國格
    這就像是在高空走鋼索
    那並不是統一
    馬先生的作法有待討論
    但跟使命感一點關係也沒有
    以”人”去看和從”國家”去看是不一樣的
    不是陶淵民的「不為五斗米折腰」就能解決的
    這個議題每屆政府都需面對
    老實說我不希望領導人處理這個議題的方式只是在國內呼口號
    然後並沒讓台灣有所改善

    還有千萬不能打仗
    中國憤青希望打因為對他影響小
    台灣一打起來何處是我們的庇護地?

  2. MYA 說:

    或許是因為作者的孩子是女兒又在國外所以可以這麼輕鬆的把戰爭掛在口上?
    又或是反正不管誰打誰, 我家的人都不會出現在戰場上, 所以怎麼打都無所謂?

  3. Ling 說:

    戰爭是中國學生講的吧…並不是作者女兒說的。

  4. Ming 說:

    俐雅,這樣的人應該是有為青年啊,哪是什麼憤青。通常憤青都是要打台灣的。。。

  5. 螞蟻 說:

    政治就是政治家的遊戲,最後受害的都是老百姓。
    本文很多東西為了反對而反對,觀點過於偏激。
    王丹先生,在中國什麽人都可以做,但有一類人時不能做的,對89年你們的的付出很多人都明白,但是,請以建設的方式來進行,抹黑和破壞都只能傷害我們華夏民族。
    祝福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