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台灣正在向極權國家看齊

文 / 李佳玟

冬至夜裡,台灣政府槍斃了六名死囚。這個消息來得不算太突然,因為,在過去這一兩週,官員就頻頻以洩漏政府機密等方式告訴大眾,那些被政府禮聘,即將來台審查國家人權報告的歐洲學者,由於台灣民間團體的通知,居然寫信要求台灣政府暫緩死刑執行。在官員明示暗示下,這個訊息果不其然地引發台灣死刑支持者的同仇敵慨,指責西方廢死帝國主義者意圖干涉台灣內政,而台灣廢死團體就是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法務部立刻以民族英雄之姿,公開宣稱將不畏外侮,一定會執行死刑,不會讓國際壓力成為死囚的免死金牌。一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監察院長王建煊,甚至公開喊話要馬總統勇敢表態支持死刑,不要被國際牽著鼻子走。在這樣的氣氛下,政府順理成章地槍決六個死囚,還選在傳統華人全家團聚的冬至夜裡。

死刑當然是一個充滿道德與政策爭議的議題,我完全同意一個國家應就此議題進行討論,並試圖尋求共識。鑑於死刑其實涉及一個人對眾多議題的判斷(包括人性、監獄功能等),在討論的過程中,其實有助於這些議題的釐清,並提升公民的思辯能力。但一個自稱民主的政府帶頭炒作國民仇外情緒,以正當化後來的殺戮,是非常卑鄙且危險的。

很多人都以為,西方廢死帝國主義只會欺負台灣這種沒有國際地位的國家,事實上,從1990年代歐盟確立反死刑之立場開始,歐洲國家與美國就為死刑存廢有諸多爭論。讓美國人感到驚訝的是,美國的死刑案件在歐洲被鉅細靡遺地報導,美國的死刑執行經常引起歐洲民眾的示威抗議,2000年義大利移民 Derek Rocco Barnabei 在美國被執行死刑時,正參加澳洲雪梨奧運的義大利代表隊甚至公開為 Barnabei 默哀,某個義大利小鎮甚至給予其榮譽公民的身份。在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訪歐時,法國教育部長Jack Lang 公開稱他為「連續殺人魔」(serial assassin),因為他是美國史上簽署最多死刑執行令的州長。某些歐洲公司的股東向公司的管理部門施壓,要求公司不得在美國尚有死刑的州設廠。知名義大利服飾公司Benetton甚至在美國推出「我們同為死刑犯」(We are on Death Row)的廣告,並將美國死囚的照片置入於廣告之中。另外,歐盟也花費相當多的經費與力氣,要求日本與美國這兩個參與歐盟的國家廢除死刑。在死刑議題上,國際人權團體與歐盟對所謂的強國與弱國並沒有如指控的差別待遇。

在網路上或是媒體上痛罵西方廢死帝國主義的人顯然不知道上述事實,不過,在此其實格外需要警覺的是,我們的政府正透過洩漏機密文件的方式,帶頭鼓吹國民的仇外情緒。有什麼國家會以干涉內政為理由,回應其他國家在人權議題上的批評?從古至今,最愛用這個方式回應的是那些以國家機器壓迫人民的極權政府,中國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中國常以「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為由,回應國際人權組織或是西方國家對於西藏議題的發言,或是對於中國政府打壓異議人士的批評。姑且不說這類話術事實上也已引起中國內部異議人士的批評,譏諷中國人民真是容易受到傷害的小東西,中國政府之所以會帶頭鼓吹民族情感,「以對抗外侮」,只因為這類情緒符合政府的利益,中國憤青越多,越能正當化中國政府對於人權的迫害。

台灣過去也曾有過類似的歷史,1980年代之初爆發美麗島事件,這些爭取言論自由的政治異議者,很有可能會在秘密的軍事審判中被判死刑。但在國內人權工作者與海外台僑與留學生的努力下,成功地引起美國國會、國際人權組織與媒體的注意,美國國會與國際人權組織透過各種方式對國民黨政府施壓,其中一個就是要求公開審判。國民黨政府當年回應的方式也是指控國際團體干預台灣內政,抨擊國際媒體醜化台灣政府。在白色恐怖時期,若非國際社會對於台灣人權問題進行干預,當年威權政府對人權的殘害會更加嚴重。

今日的台灣,政黨已經輪替過兩次,但台灣政府的作法,卻那麼像當年的威權政府,那麼像我們人權記錄不佳的鄰居。如果政府對死刑執行的正當性這麼有信心,可以經得起國際與國內的批評,那麼就應該正正當當地去做,依照國際慣例的方式去做。今天,台灣的死刑執行卻是先帶頭鼓動國民仇外情緒,執行方式更踐踏人性。 

首先,台灣政府需要國民仇外情緒的保護才能執行死刑嗎?事實上,放話洩漏國際干預的外交部官員也透露,歐洲對台灣的死刑議題其實沒有什麼影響力,先前台灣只擔心免簽受影響,所以才拖延了死刑的執行,現在根本毫無顧忌了。這話是事實,歐盟跟台灣的外交關係,關鍵因素其實是中國,只要中國不杯葛,以台灣的經濟實力與國民素質,免簽早就不是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官員頻頻放話又是為什麼?是不是愛面子的馬政府不能不顧國際觀感,即便台灣社會因為台南割喉案的發生,死刑支持的情緒高漲,但政府還是希望加強死刑執行的正當性,因而透過放話,跟向來友善且支持死刑的媒體合演一齣戲?如果政府對於死刑執行的正當性這樣有信心,為何要操弄這種極權國家愛用的伎倆?

其次,政府執行死刑的方式踐踏人性,也違背國際慣例。美國每次死刑的執行,都引來反對死刑者與支持死刑者在執行地點外的抗議,即便如此,美國州政府在執行死刑之前還是會公布執行死刑的時間,並給死囚的家人會面的機會,這種作法是基本的人道要求。死囚或許是泯滅人性、罪無可逭的人,但為了治安與正義一定得殺了他們的我們,需要一點人性都沒有嗎?需要連親人的最後一面都不讓他們見,還選在傳統的團圓節日裡將人槍斃?即便認為死囚是禽獸不配擁有人權,但死囚的家人難道也是禽獸,不配擁有作為人的權利?死囚家人或許已放棄死囚,也不願意見上最後一面,但今天法務部是自始不通知,自始不肯公佈執行日期,不肯通知親屬來道別,難不成政府擔心廢死聯盟、國際人權組織,還是歐盟來劫囚?

更諷刺的是,家屬不知道執行時間,不少媒體卻事先就有風聲,甚至在執行時還可以拍到看守所管理員在執行完畢之後祭拜的照片。依照最近關於死囚器官捐贈的報導,未來法務部或許考慮提早通知醫院,避免死囚器官白白被浪費。是什麼樣的政府,寧可將死刑執行的消息提早通知媒體發稿拍照,提早通知醫院摘取器官,卻不願意通知死囚家屬,讓親人在天人永隔之前見上最後一面?

最後,即便台灣無法放棄死刑,但政府的執行必須正當合理,不應該出於政治算計。法務部號稱對每個死刑案件嚴格審核,因而死刑執行沒有一定的時間表。但事實上,這種權限創造了一個政府可以利用死刑執行來達成其他政治目的的空間。這次的執行,相當程度證明了法務部那個「嚴格審查無問題才執行,無問題就執行」是個謊話。台南割喉案發生沒多久,就恰恰好六個死囚的案件審查完畢?難道是負責審核的最高檢察署最近連日加班,選幾個可以殺的人來殺,以滿足高漲的民怨嗎?若是如此,那個嚴格審查說不就是個笑話?還是這些案子早就沒問題,法務部長只是先把案件留起來,等到政府有需要才殺?

台南割喉案固然引起大眾的憤慨,以及支持死刑的情緒,但這股情緒若非政府官員持續地炒作,也有可能逐漸平息,反正政府不回應民怨也不是新鮮事。因而可以問的是,在這個時間點執行死刑,究竟是出於什麼政治算計?這跟某週刊指控法務部長在南投縣長李朝卿弊案爆發當天兩人密會有沒有關係?

2012年末的死刑執行,讓我們看到台灣政府偷偷摸摸地向極權國家看齊,而支持死刑的人,正不知不覺地容認台灣往這個方向邁進。

  • 本文作者李佳玟,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85 篇回應 to “台灣正在向極權國家看齊”

  1. 狗屁倒灶 說:

    恭祝所有廢死聯盟的人闔家平安,就算貴府遭遇該死的殺人魔,也能繼續堅持理想、捍衛那些死囚的權益。

  2. Goblin 說:

    「而支持死刑的人,正不知不覺地容認台灣往這個方向邁進。』

    司法層面的議題跟政治上的極權有絕對關係嗎??

    作者會不會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了….

  3. 好好笑 說:

    世上總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用比較高階的手法來看不起他人..
    訴說著他有著高上的人格彷彿他人都是多麼的低級與殘忍..以為自己念個研究所就多麼了不起..
    空的都比較大聲真正有知識的人都不會想讓人家知道
    ..實這些廢死團體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以為別人都是笨蛋一樣寫的落落長一大篇好像死刑犯就他的家人一樣(也是有可能)
    也或許害怕若不廢除死刑下個被處死就是他自己(也是有可能)
    因為過去做了太多壞事又常常說人壞話現在開始想尋求贖罪的方法當然有縫就亂鑽囉(也是有可能)
    我本身是建築博班生論念書我輸人家很多..論賺錢你贏不過人家..
    如果以為寫一信就可以免死刑..建議寫信的人有空去精神科走走不要到處嚇人了
    否則這樣爭功諉過的行為旁人看了都只會覺得厭惡不屑而已
    會支持的大概也是以上那3種人..有空請露個臉..我真想記住這些長相這樣我看到會盡量避開你們的是真的
    呵呵..你們這樣才是真的對我們有幫助

  4. 你們不要處死我這些客戶好不好.我就是靠他們吃飯啊
    你們把他們放出來他們才會再犯案…這樣我才有飯吃有錢賺ㄝ
    不然沒有犯罪我就失業囉..拜託辣算我求你們啦
    你放了這些歹徒..反正也不是死我家人
    他們有殺人才可以帶動我們科系的發展啊
    拜託你們放了他們好不好
    不然我要生氣囉..我是很有知識水準的人耶那像你們都考不上法律系
    當然沒有我懂得多啊..就算你是電機系建築系可是我是教授
    你是教授嗎?你又不是教授當然沒有我如此崇高寬大的胸懷
    我要朝非極權國家奔去..這樣我才有源源不斷的生意啊

  5. CHARLIM 說:

    看不懂與極權國家的關連,

    文章強調因為「全球趨勢」所以要廢死;
    本人強調因為「民意反對」所以不能廢死。

    兩者間的差異,早已經脫離思考的層次,其實是「訴諸權力」。
    端看這權力是來自少數人的階級優勢(國際廢死聯盟、知名法律學者、律師、知名人權運動者…etc.),
    或者是多數人的民意優勢(小老百姓)。

    極權國家不是指國家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嗎?

    如果少數人成功運用他們的影響力操作多數人必須「讓渡他們的固有意識」,交由這些少數人決定,讓廢死成功推動,那這個國家不才是真正的極權的國家嗎?其凝聚的社會廢死共識,究竟是有資源的少數人利用其特殊地位操弄多數人所形成的共識,還是多數人固有個人意識?

    再者,支持廢死者,透過「某些歐洲公司的股東向公司的管理部門施壓,要求公司不得在美國尚有死刑的州設廠。」等手段施壓,以少數人的階級力量與階級優勢(法官、律師或其他法律從業人員、群眾運動者)的力量,推動廢死,要求多數人包括受害人家屬放棄他們的固有思想,接受廢除死刑,甚至必須原諒加害人。

    既然,廢死議題本身極度缺乏討論空間。他只有因不同立場的利益(EX:律師與受害人互利關聯、群眾運動者的知名度等)為各自表述,剩餘只有權力對抗,作者卻假思考的名目,利用其社會地位(法律系副教授)欺世盜名。

    為什麼只尊重少數有階級者的發言,而忽略多數人的感受?
    這些支持廢死的少數人在台灣發現快玩不下去,還往國外搬救兵,竟然藉由當前政府欲改善國際觀感為基礎,拿廢除死刑作為要脅。

    廢死團體,你們才是推動極權的兇手。

    這是一場權力競爭的遊戲,廢死的主張早就出局,
    卻自以為自己自圓、自成其理可以拿回主導權?

    那些法理、倫常都是對的,但這是一個權力的遊戲,
    不是少數人可以決定。

    一旦廢死,受害者家屬必須要承受喪失親人的痛苦,以及加害人可能的二次傷害,無論是心理上或生理上,仇恨與哀傷的情緒是不會騙人,這是受害者痛苦。社會上的成員必須要增加生活的風險,因為有一個潛在兇手藏伏於社會某處,這是社會風險。

    無論是受害者痛苦,還是社會風險,這些都是由受害者家屬或社會上每個人親身承擔,不是由少數人在法庭密室決定,請問那些要求多數人渡讓個人意識的少數人有權力使他人蒙受受害者痛苦、社會風險嗎?

    廢死團體,你們沒有權力。

    因此,我不管作者您是怎樣的知名學者,你自打自個巴掌不說,也更告訴我們:除非廢死公投過關,不然為了悍衛民主、自由與每個人的人權,我們不得不廢死!

    • endlesssong 說:

      你確定極權國家的定義是這樣?
      廢死主張者的聲音有被尊重嗎?忽略了多數人的感受?
      權力競爭的遊戲?廢死的主張出局?
      所以以後只要是多數人贊成的事情,就成了絕對不可撼動的真理?
      少數人也沒有必要努力表達意見了?
      我們真的沒有向極權國家看齊嗎?
      看完留言後,反而比本文更讓我覺得是有這樣的疑慮沒錯了。

    • CHARLIM 說:

      極權國家的定義就是反民主,其手段就是由少數人制定多數人不認同,甚至可能會傷害多數人的政策。其實我有更完整的回覆,等李老師願意公開時,我就會公開。

    • CHARLIM 說:

      完整回覆在此

  6. skywalkersp 說:

    北韓不管是民意還是政府官員都絕對多數全力支持金小胖
    希特勒當年的支持率達到98%
    民意民意,多少罪惡假你之名~~~

  7. ok chen 說:

    請問專注(廢死)跟(反廢死)的,你們的數學EQ有比小學生高嗎?

    從〈吳敏誠連殺兩女案〉證明〈廢死〉跟〈反廢死〉都是玩假的 VS 只有鞭刑(鞭到出獄)+徒刑~才是玩真的!
    〈吳敏誠殺人案〉:
    民國82年吳敏誠(當年28歲)因借錢遭奚落在桃園殺害女友湯秀香後棄屍,自首獲減刑判八年徒刑,最後只服2年9月便假釋出獄,出獄後於民國 95年與北市內湖安親班老師黃瓊瑤(離婚有一兒)交往,98年底吳不滿黃女要求分手,持槍在安親班前槍殺黃女致死,逃亡七天後再度自首。本 案一審判吳敏誠無期徒刑,之後高院歷經更審+3次審理皆判死刑。昨天(12/24)最高法院再度開庭,預計(2013/01/10)宣判。
    ~~~~~~~~~~~~~~~~~~~~~~~~~~~~~~~~~~~~~~~
    從上面案例可知:只要惡人第一次殺人後懂得(自首+懺悔+強調是因義憤而殺人..捷徑:有錢判生),法官判的刑期都非常非常低,再加上假釋很快就能出獄,這就是 台灣法律真相。看看每年酒駕撞死那麼多無辜路人,判刑也很輕或根本不用關,證明要靠目前法律制裁惡人根本是天方夜譚。

    假如把每年殺人致死跟酒駕撞死人數合計,會發現被判死刑人數約只有3%,也就是說:每百件被殺死亡案例有97件殺人兇手都不用判死刑。
    請問專注〈廢死〉跟〈反廢死〉的這些人,你們的數學EQ有比小學生高嗎?為何眼光只看到這3%,完全忽視其他97件慘死命案?

    要如何幫所有100%被殺死的人討回公道呢?只有一個辦法~鞭刑(鞭到出獄)+徒刑…這才是玩真的!
    (鞭到出獄)定義:所有被關的殺人兇手每年在被殺者忌日當天被鞭打5下,還live全國播出,直到出獄為止,用live播放權收入養這些殺人犯跟補助受害家屬,一舉5得。
    ===========================
    當你看到兇手被鞭打哀號全身顫抖時,你會說:這才是最好最進步的刑法。新加坡經驗:被鞭過的惡人寧願被槍斃也不願再被鞭,假如吳敏誠被鞭過,他還敢再次殺人嗎?打死都不敢!
    ===========================
    PS1:鞭刑能不能嚇止犯罪?
    依2010年警政署統計資料,新加坡犯罪率之低排名全球第1名,證明鞭刑對降低犯罪率非常有效,SO請支持對所有殺人致死兇手(包括酒駕致死) 實施鞭刑(鞭到出獄)+徒刑!
    PS2:新加坡雖有死刑,為何使用率低得離譜?主要原因:鞭刑!

  8. ok chen 說:

    樓上談恥笑江國慶案例的..看看下面資料吧!

    台灣目前約有1成死刑判例有問題,舉例幾個有名案例如下:
    1.蘇建和三死囚案:這三人被高院判死刑,差點成槍下亡魂,最後死裡逃生無罪釋放.
    2.邱和順案(陸正案):邱和順被判死刑..但堅稱無罪…目前待在死牢.
    3.東海之狼案:廖泰余逃亡十四年 害紀富仁差點判死.
    4.徐自強案:黃春棋、陳憶隆為延後槍決,謊稱徐自強為共犯,害徐自強一路被判處死刑。
    5.盧正案:盧正生前聲稱自白係遭刑求才認罪.2000年被執行死刑前,盧正至死仍喊冤.公視製作「島國殺人紀事2」一片以為記錄,藉此探討台灣司法人權需改進之處。
    6.江國慶冤殺案:(又稱江國慶遭冤殺案、江國慶冤殺案、江國慶命案)是發生在台灣的一椿刑求逼供之冤案,起因為1996年9月12日位處臺北市大安區的空軍作戰司令部營區內五歲謝姓女童遭到姦殺身亡的案件,軍方的專案偵辦小組速偵速審,將被認定涉案的江國慶於1997年8月13日執行槍決,被槍決時年僅21歲。

    • 廢死是一種自私殘忍且盲目的主張 說:

      冤案不是讓你用來支持廢除死刑的,那些導致冤案的法官也該判處死刑
      那廢死聯盟的立場…是要譴責恐龍法官的罪呢,還是要捍衛恐龍法官的生命權呢
      如果真的那些法官背叛償命了,那你們是不是還要到法院為那些恐龍法官點蠟燭祈福呢
      廢死聯盟最無知愚蠢的地方,就在於他們盲目地捍衛人類的生命權
      完全沒有是非及法治的概念.
      有了冤案就要廢除死刑,那些真正殺人如麻罪證確做的兇手你們捍衛不捍衛
      兇手判死以及已經處死的權力你們捍衛,活著人的權力你們焊不捍衛
      她些日夜煎熬每晚夢見親人全身是血的受害者的煎熬你們焊不捍衛
      "喔…對不起,沒死就不關我們的事,我們只負責那些罪大惡極的人的生命權"
      "那天你去街上砍兩個人.等到法院判你死刑了,我們就出現了"
      廢死主張的人都是這種貨色嗎?他是在汙辱廢死的精神
      他是在製造社會上廢死的惡感,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真的廢死了
      歷史上也不會把結果跟這群殘忍無知偽善卑鄙東西擺在一起

  9. 孤掌 說:

    台灣在廢死議題上似乎很難有共識,主張死刑的人認為廢死之談罔顧人間正義,而廢死集團更沒有站在被害人家屬的立場著想,只是一昧的替罪大惡極之徒喊冤,求饒……..。這些人簡直可惡又可恨……..。

    台灣司法的公信力很差,這是不爭的事實,中正大學的調查,有78%的人不相信司法是公正的,而司法院自己委託民間做的調查,結果也只有48%的老百姓相信司法是公正的。既然司法公信力這麼差,為什麼還有80%以上的老百姓會認為死刑應該執行?如果一個經常做錯帳的會計還被賦予「依法執行」的重任,難道當股東的不擔心公司會被他「依法執行」到倒閉關門?一個已經任意作帳胡亂開銷的會計,公司股東還不斷授權他「多開科目,加大開銷」,這樣的股東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議?

    會計有沒有作假帳,做錯帳?要去看帳冊(判決書),不能光讀報紙、聽廣播、看電視,台灣這些媒體的公信力跟司法差不多,看媒體報導買股票的沒有不遭套牢的,看媒體介紹去買房的也很少有買高的。看帳冊未必就能看的事實,但至少能提供一些必要的「真」或「假」資訊,以供參考以究事實。否則光看媒體報導的人就只能當一隻人云亦云的鸚鵡罷了。

    萬惡之徒當然該殺,不萬惡也該嚴懲,否則善良百姓何辜?然而目前我們的這套方法完善嗎?沒上過法院打過官司的人請別發表高見,等你上過法院以後再來表示你的意見,我這種講法應該是比較持平的吧?

  10. 俊麟 說:

    死刑宣判後的記者會上,本村先生並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
    2002年審下了無期徒刑的判決時,本村先生曾經這樣說過:

    「死刑的意義在於,讓一個犯了殺人罪的犯人,誠實的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打從心裡反省自己的誤行,決心將自己剩餘的人生用來贖罪並對社會做有意義的奉獻。一個本來十惡不赦的壞蛋,最後可能會脫胎換骨變成真誠努力的善人。可是,國家社會卻要奪去這位,已經重生的”善人”的性命。很殘忍,很冷酷,是不是?是的!無情的奪取他人寶貴的生命的確是很殘忍的一件事。相對的,這個時候犯人才會真切的體會到,被自己殘忍殺害的人,他們的生命也是這樣的無價。死刑存在的意義不是報復手段,而是讓犯人可以誠實面對自己所犯的惡行的方式。」
    本村先生七年前的主張,竟然在福田身上應驗。一、二審判無期徒刑時,福田本身也很清楚,大概七、八年之後就可以假釋出獄。

    寫給友人的信件當中,充滿了侮辱被害人以及其家屬的言論,其中還有藐視司法的部分。

    他寫著:「這世界終究是由惡人獲勝的∼七、八年之後,等我出獄時,你們要舉辦盛大的party歡迎我啊∼」
    你完全沒有辦法感受犯人的悔意。可是在下了死刑的判決之後,福田被告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下的罪的嚴重性,開始寫信給遺囑表達自己的懺悔。
    很遺憾的,

    有些人只有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時,才會了解生命的尊嚴及意義。

    死刑的意義就在這裡。

  11. 俊麟 說:

    死刑的意義 (日本真實案例)—支持死刑的請轉寄
    主旨:死刑的意義 (日本真實案例)
    死刑的意義 (日本真實案例)

    楊軒寫於 2010年5月23日21:38 ·

    這是一個日本第一個未滿十八歲判死刑的案例
    1999年4月14日,日本的山口縣光市發生一件殘忍的凶殺案。當時23歲的本村洋先生於晚間七點左右下班返家,發現大門沒有鎖。

    進了家門之後,四處不見妻子跟11個月大的女兒夕夏的蹤影。家裡一片凌亂,不安的本村洋先生開始在不算大的家裡找尋妻女的蹤跡。最後在收納棉被的櫃子裡面,發現妻子半裸而且已經變僵硬的屍體。

    本村洋先生馬上報警,警察抵達之後,在收納櫃最上層的地方,發現用塑膠袋包著,當時才11個月大的夕夏妹妹的屍體。
    1999 年4月18日,警方逮捕當時剛滿18歲一個月的少年。根據犯人的供述,他於4月14日當天下午兩點左右,喬裝成排水管檢查的工人,按門鈴順利進入被害人家中。

    目的只有一個-強姦被害人。少年將本村彌生壓在身體下面,可是遭到被害人激烈的反抗。少年於是動手掐死被害人,被害人彌生窒息死後,加害者的少年用事先準備好的膠帶將被害人雙手綑綁,並在口鼻處也黏上膠帶(預防被害人”萬一”又甦醒),對死去的被害人進行屍姦。
    當時11的月的嬰兒夕夏一直在媽媽的旁邊哭泣不休,少年將嬰兒拋往別處,可是嬰兒還是掙扎哭著,往已死去的母親遺體處爬去。

    獸性大發的少年怕嬰兒的哭聲引起鄰人的注意而壞了他的好事,於是將哭鬧不止的夕夏從母親遺體旁邊拉開,重摔地面數次之後再用繩索勒斃。
    雖然加害的少年當時未滿二十歲,可是所犯的案情殘忍重大,山口縣的少年法庭決議將全案移交山口地檢署審理。第一次開審議庭時,本村 洋先生抱著妻女的遺照出庭,卻被法官阻止。

    法官的考量是被害者的遺照會影響加害少年的心理跟情緒。

    是的,妳沒有看錯,當時主審的法官確實是這麼說的。因為被害者的遺照會影響加害者的心理情緒。

    開庭時,犯人福田孝行穿著拖鞋進入法庭,辯護律師推推他的手示意,福田這才對著被害人家屬的方向鞠躬,說了一句:「真是對不起,我做了無法寬恕的事。」

    這句”對不起”,成為之後法官認定犯人”已經有悔改意思”的參考。
    殺了兩個人,只要事後表現出”我很抱歉”的樣子,就代表有悔改,然後就可以得到寬恕。
    本村 洋先生不斷的跟法官抗議,最後,法官准許他帶遺照進去,條件是必須用黑布將照片蓋住才可以。當時一審下的判決是-無期徒刑。跟台灣類似的是,日本並沒有真的無期徒刑。尤其當時的少年身上有著少年法保護,頂多關個七、八年(表現良好的話)就可以出獄。

    當時被告的辯護律師,竟然在法官下了無期徒刑的判決時,對著旁聽席的被害家屬,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本村 洋先生在判決之後招開記者會,他是這麼說的:

    「我對司法很絕望。原來司法保護的是加害人的權益,司法重視的是加害
    人的人權。被害者的人權在哪兒?被害家屬的權益在哪兒!?如果司法的
    判決就是這樣,那不如現在就把犯人放出來好了,我會親手殺了他!!」
    記者會結束之後,本村先生走進擔任本命案的檢察官辦公室。檢察官吉田先生戴著銀框眼鏡,個性沉穩內斂。

    平時給人一種酷酷的感覺的吉田先生,突然以憤怒顫抖的聲音對著本村先生說出自己的想法,這突然的舉動讓本村先生屏息。

    吉田檢察官說:「我自己也有個年幼的女兒,無法想像有人可以狠心到,將一個還不會走路卻拼命的爬往母親身旁的嬰兒,抓起來往地面重擊然後殘忍殺害。如果司法對這樣的人無法做出嚴重的懲戒,那還要司法做什麼?我絕對不認同這樣的審判結果!!一但你屈服於這樣的審判結果,以後這個案子就會成為法官判案的基準。我絕對不容許!就算是我的上司持反對意見,我也要控訴到底。就算失敗一百次我也要試第一百零一次。本村桑,讓我們一起為推動司法改革而奮戰吧!」
    吉田檢察官的這番話,讓本村先生的腦海裡第一次浮出”使命”這兩個字。為了不讓妻女寶貴的生命就這樣白白的犧牲,本村先生決定,今後他要扛起改變司法的這個使命。
    走出吉田檢察官的辦公室之後,本村桑從宇部機場搭飛機前往東京羽田機場,參加日本朝日電台的熱門新聞節目「ニュースステーション」的現場演出。
    自從”使命”這兩個字浮現在腦海之後,本村桑決定透過電視傳播媒體向一般社會大眾表達自己的主張,讓社會大眾更加了解犯罪被害者的心境以及及犯罪被害者在司法前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當天晚上十點半,本村先生準時的出現在「ニュースステーション」的節目上。臉上的表情已經沒有中午開記者會時的激動,或許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的「使命」,所以他冷靜客觀的對著全國觀眾作訴求。

    他說:「在現今的刑事訴訟法中,就我知道的範圍之內,關於被害家屬權利的部分,什麼都沒有。不但沒有權利這兩個字,就連被害家屬可以做什麼也完全沒有提及。現狀是這樣的:“ 國家獨占了刑罰權,居於強勢位置的國家(政府)裁決處於弱勢地位的被告人(人民),所以對於處於弱勢地位的被告人(人民),有著許多法規保障被告人(人民)的權利。可是在這樣的體系之中,完全將受害者及其家屬屏除在外。”所以,今天我帶妻女的遺照出庭,也被阻止。」
    本村桑的訴求,很快就得到正面的回應。當時的總理,小渕恵三,回答記者的提問時說:「法律對於無辜受害者的救濟跟保障很顯然是不夠的。身為政治家的我們,對本村桑的情境跟訴求不容忽視!」
    在回應的11天後,小渕總理因為腦梗塞緊急送醫、不幸於5月14日逝世。可是在他過世前兩天,「犯罪被害者保護法」、「改正刑事訴訟法」、「改正検察審査会法」這三個法案在國會全數通過。

    本來只能在旁聽席上旁聽的犯罪被害者及其家屬,以後可以在法庭上陳述自己的意見。像本村先生一樣的犯罪被害者的聲音,開始被司法正視。
    檢察官不服第一審無期徒刑的審判,決定繼續上告廣島高等裁判所(法院 )。

    2002年3月14日,廣島高等裁判所將檢察官對被告求處極邢的控訴駁回。
    理由是:“犯人當時才剛滿18歲又一個月,思想尚未成熟,顧及被告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性。對於將來,不能論定犯人完全沒有更生的機率,所以駁回檢方死刑的控訴,維持無期徒刑的判決。”
    二審雖然又被法院駁回,可是檢察官還是不屈不撓,決定繼續上訴最高裁判所 (法院)。

    檢察官得知被告在獄中曾經寄出幾封信件給外面的友人。於是挨家挨戶的查訪,終於探訪到寄出信件的收件人,並且得到收件人(被告友人)的同意,取得被告親筆書寫的信件。
    對於自己犯下的強姦殺人罪,被告福田孝行是這麼寫的:

    「不過就是一隻公狗走在路上,碰巧遇到一隻可愛的母狗,公狗自然而然的就騎上去了……這樣也有罪嗎!?」
    被告福田孝行因為法律的保障,國家有義務提供替他辯護的律師,費用由國家全數支出。特別值得提出的是,這次福田被告的辯護律師並非由國家提供,而是民間的律師團體自願出任。本案上訴到最高法院時,被告福田孝行的辯護律師由原來的兩人(自願擔任)增加為二十一位,規模之大,堪稱世紀辯護律師團。
    這些辯護團律師成員們正是所謂的人權擁護者,以廢除死刑為最大的使命以及任務。至此,本來是一場單純的凶殺案的審判,卻被這群贊成廢除死刑的人權派律師們當成表演舞台,開始他們一幕幕卑劣可恥的表演活動。
    第一、二審時,被告福田對於犯行的經過以及對受害人的殺意完全沒有否認也沒有爭論的地方。可是到了最高法院開庭公審,福田被告的辯護律師從原本的兩人改成二十一位辯護律師團之後,突然全盤否定之前的供述。
    辯護團的主任律師-安田好弘指出,在他接見被告時,被告向他宣稱當時他對受害人本村 彌生以及本村 夕夏並無殺意。之所以沒有在一、二審的時候提出,是因為被告當時的主張並沒有被採納。
    世紀辯護團提出以下的主張:

    被告福田的母親是自殺身亡,被告因為渴望母愛,希望被母親擁抱的慾望過於強烈,才會在見到被害人時情不自禁的抱緊被害人,最後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遺憾。被告並非是強姦目的而侵入民宅,而是想求取失去的母愛。
    至於被害人死後還對被害人屍姦的行為,世紀辯護團的律師是這樣辯解的:

    因為被告福田認為,只要將精子送入被害人的體內,被害人就會起死回生。所以死後對遺體的性行為並非汙辱遺體,而是一種起死回生的儀式。至於用繩索勒斃夕夏小妹妹也不是心存殺意。因為夕夏妹妹一直哭泣,福田被告想讓夕夏妹妹停止哭泣,所以在她的脖子上綁上蝴蝶結而已。」
    世紀辯護團律師的結論是:

    被告並非故意強姦殺人而是傷害致死。檢察官那方因為想讓被告被處死刑,所以把被告塑造成十惡不赦的形象。
    還好,檢方提供福田被告寄給友人的信件做為證據。對照一審跟二審法官認為「被告未來仍然有無限的可能性以及被告已經有悔改之意的說詞」與福田被告寄出信件的內容,無疑是一大諷刺。
    2008年4月22日,法官對被告一方的辯護主張全面否定,宣判福田被告因惡行重大處以死刑。距離命案發生時已經經過九年的歲月。 接下個留言

  12. 俊麟 說:

    宣判後的記者會上,本村先生並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
    2002年審下了無期徒刑的判決時,本村先生曾經這樣說過:

    「死刑的意義在於,讓一個犯了殺人罪的犯人,誠實的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打從心裡反省自己的誤行,決心將自己剩餘的人生用來贖罪並對社會做有意義的奉獻。一個本來十惡不赦的壞蛋,最後可能會脫胎換骨變成真誠努力的善人。可是,國家社會卻要奪去這位,已經重生的”善人”的性命。很殘忍,很冷酷,是不是?是的!無情的奪取他人寶貴的生命的確是很殘忍的一件事。相對的,這個時候犯人才會真切的體會到,被自己殘忍殺害的人,他們的生命也是這樣的無價。死刑存在的意義不是報復手段,而是讓犯人可以誠實面對自己所犯的惡行的方式。」
    本村先生七年前的主張,竟然在福田身上應驗。一、二審判無期徒刑時,福田本身也很清楚,大概七、八年之後就可以假釋出獄。

    寫給友人的信件當中,充滿了侮辱被害人以及其家屬的言論,其中還有藐視司法的部分。

    他寫著:「這世界終究是由惡人獲勝的∼七、八年之後,等我出獄時,你們要舉辦盛大的party歡迎我啊∼」
    你完全沒有辦法感受犯人的悔意。可是在下了死刑的判決之後,福田被告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下的罪的嚴重性,開始寫信給遺囑表達自己的懺悔。
    很遺憾的,

    有些人只有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時,才會了解生命的尊嚴及意義。

    死刑的意義就在這裡。

  13. 不知道 說:

    所謂洩漏政府機不過就是公開的秘密罷了.至於跟廢死團體唱反調.你可以要求廢死.難不成其他人不能要求不廢死嗎?
    所以其他廢死團體來了.我們就沒有知情的權力嗎?
    就等廢死團體暗箱作業完成了在公開說明這樣好像說不過去吧?
    冬至槍決我覺得沒啥差吧?不然你跟殺人魔說請你冬至在殺人吧?

    關於美麗島事件,這些爭取言論自由的政治異議者,很有可能會在秘密的軍事審判中被判死刑。但在國內人權工作者與海外台僑與留學生的努力下,,其中一個就是要求公開審判。跟第一段文章不就唱反調了嗎?第一段不能言論自由.第六段又要求言論自由.這個高標跟低標標準跟那些政客有什麼差別?1980年代還是戒嚴時期你說什麼言論自由.在戰爭什麼都可以發生吧?你也不去罵美國投原子彈殺的人更多了.差不多死20多萬.請問執行死刑外加死刑犯的累積以1988~2013年執行死刑人數每年20個.也要1萬年才夠殺.那人類文明有多久4000年左右?

    如果政府對死刑執行的正當性這麼有信心,可以經得起國際與國內的批評,那麼就應該正正當當地去做,依照國際慣例的方式去做。今天,台灣的死刑執行卻是先帶頭鼓動國民仇外情緒,執行方式更踐踏人性。
    首先來說正正當當你一個小國有什麼尊嚴可說的.笑話說的這麼好聽還不是大欺小.所以國際批評當然要給面子阿.至於鼓動國民.一個人的生死本身有法律保障加上社會公道.還是沒人願意原諒.那可以說是該死了

    極權國家愛用的伎倆?這極權國家應該是保含所有有執行過死刑的國家.所以沒有一個國家不是極權國家

    其次,政府執行死刑的方式踐踏人性,也違背國際慣例。美國每次死刑的執行,都引來反對死刑者與支持死刑者在執行地點外的抗議,即便如此,美國州政府在執行死刑之前還是會公布執行死刑的時間,並給死囚的家人會面的機會,這種作法是基本的人道要求。死囚或許是泯滅人性、罪無可逭的人,但為了治安與正義一定得殺了他們的我們,需要一點人性都沒有嗎?需要連親人的最後一面都不讓他們見,還選在傳統的團圓節日裡將人槍斃?即便認為死囚是禽獸不配擁有人權,但死囚的家人難道也是禽獸,不配擁有作為人的權利?死囚家人或許已放棄死囚,也不願意見上最後一面,但今天法務部是自始不通知,自始不肯公佈執行日期,不肯通知親屬來道別,難不成政府擔心廢死聯盟、國際人權組織,還是歐盟來劫囚?
    這方面確實有問題.不過執行地點外的抗議是有的.關於死囚跟其家屬的問題是不人道的.改善空間很大

    依照最近關於死囚器官捐贈的報導,未來法務部或許考慮提早通知醫院,避免死囚器官白白被浪費。是什麼樣的政府,寧可將死刑執行的消息提早通知媒體發稿拍照,提早通知醫院摘取器官?
    器官捐贈由始以來問題就很多.況且簽了不捐.就又多了幾條人命.那誰負責?

    律師岡村勲原本是人權律師團的副會長,支持廢除死刑。但在1997年秋天,他的妻子被辯護對象的仇人給殺死,而在審理程序中的挫敗,讓他重新思考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屬在法律上是多麼受到忽視,因此轉而主張實現被害人的正義。所以廢死聯盟可以公布其自身身份使其較有公信力.來證明你們做的是對的.因為你們不是認為人性本善嗎?

  14. Wataru 說:

    臺灣最愛的日本也有死刑,所以日本是極權國家嗎?
    臺灣已經算是亞洲裡,最聽歐美的話的一位超級乖乖牌了,日本還會表示一下想跟歐美對抗的心態呢。
    什麼都聽歐美的話的臺灣,一點主見都沒有(就像這個廢死議題一樣),會不會可憐了點,一輩子都被各大強權主宰命運?(強權指歐美日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