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影展艾曉明導演的道歉信

文 / 艾曉明

編按:由PNN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合辦的2013年《艾曉明維權影展》兩週前落幕。原定9/11(三)晚間邀請艾曉明導演進行網路視訊對談,分享《天堂花園》及《田喜回家》紀錄片拍攝心得,惟當日導演因友人臨時來訪,不克與台灣觀眾連線。

會後,導演特別修書說明始末,並提及自己和被攝者田喜、黃靜一家人等近況,希望主辦單位代為公開,向大家表達歉意,也請台灣觀眾持續關心中國議題。

該信已於翌日在活動網頁公開,因內容涵蓋諸多重大維權事件近況與導演獨到觀察,特收錄於PNN網站。

親愛的朋友們:

怎麼道歉也說不盡我的懊悔,昨天晚上本來準備好了和朋友們連線談作品的;結果有志願者朋友來,也是多次去河南村里為感染者服務的朋友。我在武漢是住在弟弟的家,為了盡量不影響家人以及老父親的生活,我開始在一樓底層房間給朋友們騰出一​​間臥室。這一通裝燈、擺床、調試網線的忙碌,就太專心了,一心想搞妥帖……等我端起飯碗一看時間,天啊,9點半了。

回到三樓書房打開skype,看到東牧無數呼叫,內心真是萬分懊悔……想到很多朋友也許是下了班擠車趕到放映的地方,主持的老師和邀請的客人都在等待,簡直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錯誤無可挽回,趕緊寫信,請求朋友們的原諒!

回想起為什麼會不專心,也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這裡那裡緊鑼密鼓的抓人、同一天桂林和廣州兩起爆炸、虐童、性騷擾、審薄與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有關轉發不實微博超過500就涉嫌犯罪……每天每天,都感到怎麼可能倒退墮落到如此地步?與此同時,每天也有許多良知公民在微博上吶喊,不屈地發出批評和抵抗的聲音。在中國,正在進行的是一場交戰;這個民族如果不能進入現代公民社會,如果沒有憲政,必將衰亡,已經衰亡。

台灣同胞和大陸也要算是同文同種——不知是否允許我這樣說,雖然寫字有繁簡之分,總也還是中文。但是台灣已經是在一個充滿希望的歷史進程中。有時我和我的台灣同事/朋友(應聘到我們系教書)開玩笑說:你是外國人。因為她儘管已經在這邊工作數年,依然不能理解,怎麼可以發生這樣的事:就像《天堂花園》、《田喜回家》中的主人公所經歷的。

昨天的放映,相信朋友們會有很多疑問;我萬分抱歉沒有能夠及時參與對話。也許朋友們關心,片子裡的人物後來怎麼樣了。黃靜的母親至今保留著女兒的遺體——她設法將遺體移出殯儀館,密封後埋葬在祖屋前,黃靜的靈魂和親人們在一起。黃靜的母親去找過很多她能接觸到的專家,包括最近宣布退出法醫隊伍的專家王雪梅教授;黃靜之死疑點重重,沒有進展。

胡溫新政已成歷史,接下來又是新的新政。但到如今,各種反憲政的言論公然出台,已經讓很多人夢斷“新政”。田喜已經獲釋,身體不好,精神上也受到很大刺激。有一段時間我接到他的電話,我感到他被一些魂靈追趕著,深受冤屈和病痛的折磨………葉海燕前段時間去海南為受性侵的女孩舉牌;當她回到廣西居住地時被以其他理由拘留,後輾轉到廣東,四處受驅趕。海燕目前回到湖北家鄉,安頓女兒上學,暫時太平。

值得高興的是,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公民拿起了攝像機。公民記者的遭遇,我後來在王荔蕻“尋釁滋事案”的紀錄片中有記錄,在youtube 上可以看到有關王荔蕻的兩個片子:《讓陽光灑到地上》、《明信片》。

我深深感謝昨天放映的主持人,感謝管老師、東牧和玲瑩,感謝抽空專程出席討論的郭立凱先生。感謝各位觀眾,我向大家鞠躬道歉!

 

曉明 敬上

延伸閱讀: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