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受刑人投票權】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

文 / 辛年豐

2013年9月27日,日本大阪高等裁判所做出一則對監獄受刑人的權利而言,影響相當重大的判決。這則判決主要認為在監獄內的受刑人沒有任何區別,一律限制他們不能行使選舉權,因為違反該國憲法第15條(對公務員的選舉罷免權)及第44條(議員及選舉人資格)選舉權的保障,而屬違憲的行政行為。尤其在該國2005年最高裁判所已認為不允許海外日本人行使投票權為違憲,且不在籍投票的運作事實上並沒有太大困難的情形下,一律剝奪受刑人的投票機會確屬過度限制了受刑人的選舉權。

事實上,日本並非世界上第一個提出此等主張的國家,芬蘭、瑞典、挪威等北歐國家早已具體落實受刑人行使選舉及投票權,甚至也讓受刑人有參與此等民主程序所有過程的機會。

傳統之所以剝奪受刑人投票的機會,主要是因為以往的科技並不發達,要讓受刑人行使投票或選舉權,在行政的技術上會有一定的難度,因此,為了避免讓受刑人投票或選舉會有大規模戒護出監的問題,或不同選區的選票必須運送進入監獄,投完票後再送回選區開票,容易造成行政上的困擾。因此,為了行政效能的考量,認為受刑人事實上難以行使此等公民權,而必須限制受刑人的選舉及投票權。然而「法隨時轉則治」,傳統必須如此行事,不代表現在也應該比照辦理,尤其在科技進步及人權標準提升之際,許多舊有的行政慣習都有改弦更張的空間。

如果將這個問題簡單地化約成選舉權或投票權被限制的問題,就太小看此等問題背後的嚴肅性了。事實上,這個問題所牽涉的是國家是否認真看待民主制度的運作?對於民主國家成員就公領域議題表達意見的機會是否有足夠的尊重?此等公領域議題的參與,是否以享有為原則,限制為例外?在這些問題的背後,所考驗的更是一個國家人民對於「民主」及「人權」此等文明詞彙的理解、認識,乃至於實踐的程度。

本來民主制度所預想的是一個主權國家內的每一位公民都有就公領域事務進行決策的機會,不管是對公職人員的選舉或公共事務的投票,都是民主國家中每一位公民所可以享有的,人民對於公民權的享有,是以享有為原則,限制為例外。這樣的想法是立基於人生存於一個地區或國家中,對於不同層級的共同體有表達意見的機會;因此,民主程序所要確保的是民眾有對與自己利害切身相關的事物表達意見並作成決策的機會。

從這個角度來看,民主程序中表達意見及決策的機會也會與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待了多少「時間」有很深的連結關係。如果以「時」及「地」作為連結因素來判斷誰適合行使投票及選舉權,甚至我們可以認為受刑人與國內的連結性比長年僑居外國,或在外國做生意的台商為強。因此,從民主原則的精髓來看,甚至可以認為讓他們享有選舉及投票權的正當性,應該是高於與土地已漸漸喪失連結的人。如是,當我們肯定在國內生活時間相當短暫而漸失連繫之人可以享有此等公民權時,在邏輯上肯定受刑人的投票權也就成為理所當然了。

如果不把受刑人當成適格的公民,或已經不把他們當國民看待,這群喪失自由權的人在踏入監獄的那一剎那,就連帶地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了。

如果不把受刑人當成適格的公民,或已經不把他們當國民看待,這群喪失自由權的人在踏入監獄的那一剎那,就連帶地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了。

在現有法律制度下,要限制人民行使公民權惟有透過讓法院宣告褫奪公權一途,除此之外,限制選舉權或投票權並沒有法律上的依據。因此,具有我國國籍的受刑人無法行使選舉權及投票權的情形,或許我們可以做成兩種不同的解讀。

其一,是如果我們還把一個人當人民看的話,則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且又沒有很明顯的事實上難以讓他們行使此等權利下限制他們投票及選舉的機會,在行政的合法性上恐怕是說不過去的。

其二,是倘若堅持這樣的行政行為是合法合憲的,則可以解釋的是我們根本已經不把受刑人當成適格的公民,或已經不把他們當國民看待了;如此一來,這群喪失自由權的人在踏入監獄的那一剎那,就連帶地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了。

當一個人淪為階下囚時,社會選擇的是打落水狗、是忽視甚至鄙視,並否認他做為一個「公民」的機會時,並以事實上無法行使投票權及選舉權來正當化多數人對他們的粗暴行為,則所做的正是將人對公共議題的參與機會從一個從國家加以「排除」的行為。

一味地排除他人行使公領域決策權的機會,正是型塑一個階級社會的開端,以剝奪受刑人參與民主程序做為起點,逐步擴散的其他弱勢群體也並非不可能的事,如此一來,將可能使得民主國家化外之民的範圍逐漸擴散,如是,也與民主國家「人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基本假設背道而馳,而形成有投票權,及沒有機會行使投票權的不同階級,釀成民主制度運作的危機。長久以往,這個國家民主運作的未來確實令人憂心。

  • 本文作者辛年豐,台灣監所改革聯盟成員。
  •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受刑人投票權】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

  1. 王德瀛 說:

    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36條規定,現行『褫奪公權』的規定內容只有:不能為公務員及不能為公職候選人而已,投票權是沒有被剝奪的。

    • J 說:

      形式上投票權沒有被剝奪,但實際上的權利行使則被限制了。

  2. J 說:

    政府在此議題上,不應只是對外宣稱法條上並無剝奪受刑人的投票權利,

    而應積極尋求合理方法讓受刑人得以行使公民權。

    以往政府總在受刑人公民權保護 和 社會安全兩者間作價值衡量,

    但電腦網路科技的出現,其突破時空限制的特性,

    使得兼顧兩者所代表的利益變為可能,而不再只是一方得利、另一方必然損失的零和博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