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說教】邀請孩子當「善意使者」

文 / 陳生慶

二十五年來,森林小學的開學,不是從檢查服裝儀容、計較頭髮長度開始,沒有校長訓話、不驗收寒暑假作業、不需要收心操,而是以「學期主題」揭開序幕,每個學期都有創新的主軸,這學期,和孩子們談:來當「善意使者」。為什麼會訂定這個主題?表達善意有什麼好?

校長朱台翔說:「我小學時沒有念一年級,是直接從二上開始讀起,當時有一段課文寫著『歡迎歡迎我們的新朋友,初次見面我們來握握手…』現在看來,這段文字沒有特別漂亮,可是在小學那麼多課文當中,我只記得這一課。因為它讓我一個初來乍到的新生,有被歡迎、安心的感覺。

當別人對我們『表達善意』-也許是一個微笑,一句關心的話,或是實際的行動,甚至什麼都沒做,但我們知道對方這麼想,無論是語言、行動、眼神、念頭,都會讓人愉快。為什麼?因為『我很好』、『我不錯』,他才會這樣對我,那是一種被喜歡、被肯定的感覺,會讓人增加信心。

還有一重是一般人比較沒有想到的,也是我最近的體會:人都會有老病死,我們沒有辦法脫離群體獨自生活,無論是小孩還是大人,都有需要別人協助的時候,有小的、有大的,有容易的、有困難的,我們經常需要依靠別人,有時是需要具體的方法,有時甚至只是精神和情感上的支持。在那個當口,想到的第一個會協助你的人,通常都是對你表達過善意的人。表達善意,不知不覺會給人安全感,而且這樣的安全感會持續很久,存了好幾年之後都還在。當下一次需要幫忙時,只要一想到這個人,就會覺得安心。

另外一頭,對自己而言,當我能對人表達善意,我不只可以照顧自己、還有能力照顧別人,別人需要幫忙時會優先想到我,這也是一種高度的肯定。這樣的正向力量,一旦傳出去,就會再傳回來,交互影響。

甚至,當我看到甲對乙表達善意,或是乙對甲好,我只是第三方,都不是只有當事人受惠而已,也能讓其他人安心,因為我知道這個地方會有人願意幫忙我。

當一個善意使者,會大大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提升生活品質,也影響別人的生活品質。這樣的改變會非常快速,人一下就翻轉過來了。最重要的是,這其實是每個人都具備的能力,一旦開始練習,變成習慣,隨時想著『需要我幫忙嗎』,就隨時有機會能協助別人。日子會變得非常自在,喜悅。

過去幾個學期的學期主題,舉凡『運動』、『使別人快樂』、『看出他的好』、『成長實踐計劃』,森小小孩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現在,我們要邀請老師、父母和小孩一起來當善意的使者,從最根本的地方深化,對人、對生命有善意。」

在一般學校,常有家長擔心孩子在學校遭受霸凌,選擇隱忍不敢張揚,所以學校的宣導重點大多都放在鼓勵孩子「勇於揭發」;在森小,孩子之間有著更綿密頻繁的人際互動,校方卻不主張「防堵」,而是更積極正向的教會孩子「表達善意」。

開學典禮的舞台背景,是畢卡索的畫作「和平鴿」,寓意傳遞和平。老師們先以生動的開學劇,讓孩子們透過古今中外不同人物的對話,感受語言的力量。森林小學老師何淑真編寫出以下的開學劇本:

一開始,台上出現「來當善意使者」的字樣,一位使者出場問大家:知道什麼叫「使者」嗎?就是幫忙傳遞消息的人。古代國和國之間打仗,有些想法要溝通一下,沒有email、Line和FB,就要請「使者」幫忙傳遞消息。「使者」任務非常艱難,要深入敵營,跟敵人的大將軍溝通,溝通不良,大將軍聽了不高興,直接把你丟到油鍋裡,煮了!於是啊,「使者」,最後常常變成「死者」。勸大家,要仔細想一想,這「死者」、啊,「使者」,可不是好玩的。

接著,晏子上場:「有一次,我被派去楚國,到了楚國大門口,那楚王竟然不開門,故意開最小的一扇門,要我鑽過去!堂堂的一國大使,你們鑽不鑽?不鑽,就看不到楚王,鑽過去,很丟臉!怎麼辦?我啊,就慢慢的走到小門前面,跟楚國的大臣說:『咦!到狗國來,才會從狗門進去。今天我是來楚國,要從這個門進去嗎?』楚王心裡很不甘願,也只好乖乖開大門邀請我進去。這『使者』,一點也不難當,只要很會『說話』,就沒問題!」

這時,孔子說話了:「很會『說話』就能當『使者』?巧言令色鮮矣仁!很會說話、還會假裝好看的臉色,但是心裡沒有真正的『愛』,有什麼意義?說話,只是為了『贏』嗎?仁者,其言也訒。意思是,心中有愛的人,說話時會有點不忍,就會稍微隱忍。我是中國史上第一個大名鼎鼎的老師,也是最早的『善意使者』。只不過三千年前,我稱『善意使者』為『仁者』。不是倒掛在牆上的『忍者』,『仁者』,是『心中有愛的人』。」

出席開學典禮的,不只有東方的思想家,還包括蘇格拉底和他的學生。

學生:老師、老師,我告訴你一件事,你絕對沒聽過的…

蘇格拉底:等一下,你想告訴我的事是真的嗎?

學生:我剛剛在走廊上聽到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蘇格拉底:如果不是真的,至少也該是善意的。你要告訴我的事,是善意的嗎?

學生:嗯…不,正好相反。

蘇格拉底:哦,那麼,你這麼急著要告訴我,是重要的嗎?

學生:並不是很重要。

蘇格拉底:既然這個消息並不重要,又不是出自善意,更不知道它是真是假,你又何必說呢?說了也只會造成我們兩個人的困擾罷了。孩子啊,不要隨意聽信搬弄是非的人或誹謗者說的話,因為他不會是出自善意告訴你的,他既然會揭發別人的隱私,當然也會同樣地對待你。

學生:孔子說,「善意使者也是仁者,這仁者,是指心中有愛的人」。但,「仁愛」、「善意」是天生存在每個人的心裡的嗎?

蘇格拉底:咱們希臘人有一句諺語,「從智慧的土壤中生出三片綠芽:好的思想、好的語言、好的行動」我們就來用智慧長出這三片綠芽。先來想想,一個人沒有理解「善意」,心裡能夠保存著「善意」嗎?

聽蘇格拉底這麼問,荀子接話了:「理解善意、保存善意,這太難太難了。我是『荀子』,不是『筍子』,是『荀子』。我認為人的本性是邪惡的,人的心裡本來沒有善意,必須經過刻意的練習。怎麼練習呢?我建議大家常常自我反省。比方說,看到善意的行為,要馬上反省,自己有沒有這種善意的行為;看到不善意的,也要反省,看看自己有沒有這些不友善的舉動。如果發現自己已經有善意的行為,一定要努力的守住;如果有不友善的行為,就要趕快丟掉。當『善意使者』,就要這樣一直反省、時時反省。要讓人變成善意使者,就是靠反省的力量。這是很困難的!」

孟子接著說:「真的有這麼困難嗎?誰說人的本性是邪惡的?我認為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善意的種子。就好像,一個人突然看到小小孩快要掉到井裡,會非常緊張地拉住小孩,並不是因為認識小孩的爸媽、或者想跟朋友炫耀自己多善良,更不是因為討厭小孩的哭叫聲,而是人天生就有『善意的種子』,所以啊,只要想辦法『擴大』、『充實』這個內心的善意,讓善意的種子發芽、茁壯,每個人都自然會變成善意使者。問題是,要怎麼讓『善意的種子』發芽呢?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小時候,我媽為了讓我喜歡讀書,搬了很多次的家,從墳墓旁邊、搬到市場旁邊,最後搬到學校旁邊。所以我猜,要讓『善意的種子』發芽,也要提供它『善意的環境』吧。」

在一旁的阿倫.甘地也說話了:「沒錯,『善意的環境』確實很重要。我是阿倫.甘地,是印度聖雄甘地的孫子。我在南非長大,那是一個非常『不善意』的環境,南非有種族歧視,因為我是個混血兒,白人會打我,說我長得太黑,黑人也會打我,嫌我長得太白。在那個不友善的環境裡,我心裡充滿了憤怒。於是,爸爸送我去和阿公甘地一起住一陣子。和阿公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他每天跟我討論這一天的經歷,如果我跟人家打架,就把它歸入『身體的暴力』,我罵人、或人家罵我,就歸入『隱藏的暴力』。

阿公說,雖然『隱藏的暴力』不明顯,但是殺傷力還是很強。罵人,激怒了人,讓那個人出現暴力的反抗,我們對和平的努力再多,也都沒用了。『不善意的語言』,就是『火』的燃料供應。要想辦法切斷。別人對我們有惡意,我們可以進行『非暴力的溝通』,意思是說,他丟了燃料過來,我不用跟著燒起來,還可以用語言來『滅火』。聽起來很酷吧!我已經教森林小學老師怎麼用『非暴力的溝通』來『滅火』了,大家可以跟他們學。」

這個時候,來了一對母女,原來,剛剛這舞台上的人,都是「善意博物館」的人偶。

小孩問:媽媽,「來當善意使者」是什麼意思啊?

媽媽:就是妳從小已經很會的啊。

小孩:從小我已經很會?

媽媽:我記得,妳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啊,媽媽和妳一起睡覺,有一天,我睡醒時看見妳對我眨眨眼睛、笑咪咪的,還把頭靠到媽媽的身邊。那時候我心裡就覺得,這個小寶貝好會啊,還把心裡的甜蜜都傳到媽媽心裡了。

小孩:那是因為我愛媽媽啊。如果是遇到討厭的人,我就不會這樣。

媽媽:妳會怎麼樣?

小孩:我會罵他,罵他「很煩」。

媽媽:小寶貝,我猜,那是因為妳的心裡當下真的有一個「煩」,還不知道怎麼辦。小孩的內心都是很真誠的,心裡「甜蜜」,就會傳遞「甜蜜」;心裡有「煩」,就會傳遞「煩」。妳傳遞了「煩」,並不表示你不會傳遞「甜蜜」呀。

小孩:媽咪,我一下子傳遞「煩」,一下子傳遞「甜蜜」,那…怎麼可能當善意使者?而且有人把球丟歪了,我還會罵他「怎麼那麼笨」!
媽媽:寶貝啊,妳已經在感覺自己的狀態,這就是對自己最重要的善意。「來當善意使者」,最重要的,是先專注地感覺自己的狀態,了解自己在什麼情況下會呈現什麼狀態,是對自己的第一個善意行動。

小孩:感覺自己、了解自己?是什麼意思?媽咪,關於這「來當善意使者」我還有很多不懂耶。

媽媽: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懂、勇敢的說出來,也是對自己的善意。我就說妳會嘛!

小孩:只要說出自己有哪些不懂…聽妳這麼說,我好像真的有點會了耶。咦,不對,我還是覺得把球丟歪很笨…

媽媽:哦,小寶貝,我們慢慢聊。

母女離開,人偶中的荷米斯說話了:「人類真是太有趣了。我是希臘神話裡的荷米斯,負責傳遞訊息。現代希臘郵差的圖騰,就是從我演變來的。剛才那位人類小孩很困惑,自己有時候有善意,有時候又會罵人家很笨,怎麼當善意使者?

身為傳遞訊息的使者,我非常了解這種困惑。有時候眾神命令我傳遞好的訊息,有時候他們命令我傳遞不好的訊息,在神話故事裡,我必需聽從別人的指令,故事裡的我,是沒有自由意志的。而每個人在真實生活中,聽從誰的指令呢?

借用人類詩人愛默生說的話:『語言是一座城市,每個人都為這座城市的建設增添了磚瓦。』想搭建一座善意的城市,要用什麼樣的語言、堆砌哪些磚瓦呢?

人類的自由意志裡,應該是有答案…」

整場開學典禮,話題都圍繞著學期主題「來當善意使者」,一層一層地讓孩子們思考「善意」與自己的關係。現場的大人和小孩之間、小孩和狗之間,也洋溢著滿滿的、暖暖的善意。經過了開學劇和投影片的教學,老師們端出準備好的材料,讓孩子判斷這些日常的對話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讓小孩透過選擇,有機會立即「發現有學到」。

例如:
A小孩:你每次出去都不關門!
B小孩:我哪有每次!
這樣的對話,是善意的嗎?

又例如:
A大人:親愛的,你是不是該把你的髒衣服拿出來洗了啊!
B小孩:ㄏㄡ!好啦好啦!

這樣的對話,是善意的嗎?

隨著對話的複雜度越來越高,孩子之中開始有的人舉圈、有的人舉叉,漸漸體會到,有時,善意與惡意並不是非黑即白,當中有著一條幽微的界線。在森林小學,不談「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也不以教條的訓話來教孩子「每日一善」;因為,人的自然面貌是「善惡俱存」、是「向上、向善」。而教育的過程,應該要促使孩子們更能理解人的自然面貌、更有方法自我實現。

這麼豐富的設計和安排,只不過是森小開學典禮的一部分,開學週一整個禮拜,還將進行各種主題活動,包括理解自我、實驗計劃、語言的社會性、善意的語言,以及「發現有學到」的闖關。希望孩子在知性之外,更有感性的學習;不只不霸凌人欺負人,更能成為「善意的使者」。

第四十九學期了,森林小學的教學團隊,依然期許森小是台灣這進步的社會裡,能突破現有格局、打破僵化制度、拋開所有「不得已」的理想學校,這也是森林小學一直在走、正在走,也將會一直走下去的路。森小也即將更新硬體,改建校舍,更以人為本的校園空間,現正規畫中。

  • 本文作者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教育中心副主任。
  •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說教】邀請孩子當「善意使者」”

    1. 世界上有這樣一個地方
      ──不說教、細細烘培與呵護孩子的思考能力
      歡迎來上森林小學,當善意的使者!

      【2014 森林小學入學說明會】

      第一場:5月04日(日)14:00 ~ 16:00
      地點:台灣大學普通教學大樓102教室
      主講人:森林小學主任 林青蘭

      第二場:5月31日(六)14:00 ~ 16:00
      地點: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捷運台電大樓站5號出口)
      主講人:森林小學校長 朱台翔
      (需事先預約,兩場擇一參加)

      電話報名:02-23661906 #305
      網路報名:http://www.hef.org.tw/forest/forestschool/forestschool.html

    2. 森小的開學典禮,沒有下馬威,有的是不斷創新的學期主題;師生關係是教與學,而不是控制和對立。

      想成為這樣有創造力、能發揮影響力的老師,請來【2014 森林小學師資培訓】,一起掙脫阻礙,活絡思想,創造教育的活水!

      2014春季森林小學師資培訓(延至4/26開課)
      邀你一起來,顧小孩,顧未來!

      日期:4/26-27、5/3-4 及 5/17-18,共三個週末
      電話報名:02-23661906 #306
      網路報名:http://www.hef.org.tw/signup/foresteacher
      更多資訊:http://hef1987.pixnet.net/blog/post/3209618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