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說法】王令麟門檻與陳水扁標準

文 / 胡博硯

跨年期間除了琳瑯滿目的活動吸引台灣人民的目光外,許多民眾也將焦點轉到台中監獄,關切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是否可以保外就醫。

人不可能隨時隨地保持健康,在一個自由的環境如此,在一個拘束的環境亦然,因此《監獄行刑法》規定有衛生與醫治專章。該法第54條規定,「罹急病者,應於附設之病監收容之。前項病監,應與其他房屋分界,並依疾病之種類,為必要之隔離」。第57條亦規定,「罹疾病之受刑人請求自費延醫診治時,監獄長官應予許可」。法律規範看似完善,但實際上不然。2012年,法務部矯正署因為收容人超收20%,及醫護人力與設備更嚴重不足等問題,遭到監察院糾正。

醫護人力不足的問題,根據2011年統計,矯正機關醫護人員308人,要負責6萬5千多位受刑人的健康。專任醫師資源缺乏,只好以特約方式任用醫師為受刑人診治。但是部分特約醫師年齡高達80歲,普遍不受受刑人之信任,變成只能由受刑人家屬送藥至監所,而受刑人並未接受任何醫生診治的荒謬情況。監察院糾正後,法務部矯正署曾謀求解決之道,例如新建舍房、修訂《全民健康保險提供矯正機關醫療服務作業須知》以便利受刑人至監所外之醫院就醫。但超收的問題,直到2014年7月仍未有顯著改善。監察院再提糾正文,建議將吸食毒品「病犯」以醫療方式處理,是否有效解決超收問題,仍待觀察。

回到前總統陳水扁先生,他在2013年被移至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收治。培德醫院設置於2004年,設備完整,並且委託私立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團隊辦理,堪稱全國監所中醫療資源最為充足之監所。2015年第一件大事,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因為病重,在聯合醫療小組的鑑定之下,法務部矯正署依據監獄行刑法第58條第1項規定,「受刑人現罹疾病,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者,得斟酌情形,報請監督機關許可保外醫治或移送病監或醫院」,於1月5日准予保外就醫。

幾乎相同的時間,於1989羈押迄今的受刑人邱和順[1],因監所裡的衛生條件不佳,於2014年底卻因皮膚病併發蜂窩性組織炎,嚴重到行走都困難。邱和順向監所申請自費至亞東醫院就醫卻不被允許,一直到聲援團體的抗議,才允許邱和順前往亞東醫院就診。

對照邱和順與陳水扁總統的處遇,可說是天差地別。這不代表的是陳水扁總統不應該就醫,而是每一位受刑人應該都享有相同的醫療水準的要求。

最近,東森集團負責人王令麟先生因為涉及監獄舞弊事件而被起訴,起訴之時他發了一個聲明,引用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0條第1項與第3項規定:「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監獄制度所定監犯之處遇,應以使其悛悔自新,重適社會生活為基本目的。」並為自己的行為喊冤。這樣的做法被引起訕笑,原因無他,在於其在監獄裡面的處遇比起其他的受刑人來的好太多。

然而,該聲明當中所提到的監所人犯的一般處遇、通信權等問題,卻是獄政單位必須要嚴肅面對的。監所人犯因為違反法律規定而被限制人身自由,但並不代表其通信之權利、投票權利以及其他一般自由權即必然的限制。人民的無奈與弱勢,不管是否位居權貴,面對國家時都是一個小角色,但是法律的保障,不管面對任何人都應該平等,監獄執行規定如此,刑事訴訟程序上也是如此。


 

[1]邱和順案為司改會等民間團體救援的重大冤案之一,也是台灣司法史上羈押最久的人。其遭指控涉入1987年「業務員柯洪玉蘭分屍案」、「國小學童陸正綁架案」兩案,在2011年遭最高法院判決死刑定讞。然而,除監察院調查報認為可能為冤案外,判決以被告等人遭到警方刑求的自白為依據,而刑求的警員已經遭法院判決有罪確定。目前邱案判決正聲請司法院判決審查中。

 

  • 本文作者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