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說法】警察該不該追車?

文 / 高榮志

警察追緝闖紅燈的兩名無照少女,造成一死一傷。15歲年輕殞命,眾人嘆息。警方執法是否過當,又引發社會爭議。本來該是檢討、精緻化警方執法技巧的好時機,可惜因著媒體過度簡化問題,變成一場零和之爭。

更誇張的是,隨著各方加碼的煽風點火,被害人的聲音被抹消,心理受創員警的複雜情緒,也被其他人爭相代言。當事人的心聲被壓制,彷彿只剩下代言人之間的立場大戰。這些都激化了對立,簡化了問題,還強化了當事人彼此,被他人「善意」解讀後,貼上莫須有標籤的痛苦。真正該討論的問題被隱藏。

 

兩個時點來思考

平心細想,警察見有違規或犯罪,起身追查,原則上當然是對的,但如何是一個合理的界線與範圍,值得討論。民眾無照騎車又闖紅燈,當然是違法的,但顯然不應該因此而喪命。相信這些都是大家可以接受的出發點,我們應該從彼此同意的論點上,繼續往下追問。

首先,或許有必要先理解兩個不同的時間點,才能精緻化討論「警察該不該追車」的困難。一個時間點,是在當下,另一個時間點,是在事後。犯罪或違規的當下,事發可能突然、急迫,後續的情況也可能瞬息萬變。警方立即作出的判斷,很可能只是基於直覺,電光火石間的判斷。這時候,追究警方責任的標準要稍寬,或者說,要把這種「急迫性」考量進去。

只是,不論是追究行政、民事、或刑事責任,都難免站在「事後」的立場,往前分析與判斷。這時候,由於沒有處在當下的急迫情境,或者是當下急迫情境的細節太難還原,事後評斷與考量的細節,會比較周延且精細。

想的周密,當然不是一種錯誤。只是,如果沒有把「急迫性」納入考量,標準有時會顯得過於嚴格,事後追究警方責任的法官或上級長官,就會顯得不近人情,或者根本就是在要求別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

在這些理解之後,我們仍然必須用「比例原則」來分析。操作比例原則並不難,難的是類似這種案子,並不能只有「事後觀點」,否則都只是一種「事後諸葛」。除此之後,還必須考量案發當時的具體情況與脈絡,加上違犯者客觀上所彰顯出來的行為態樣,以及警方採取行動的動機與內心的想法。

 

事實不清的結論只是同情

於是,我們相信,如果當初警方知道會導致一死一傷的結果,應該就會放棄追逐。(反之,如果能證明警方當初根本不在意對方的死活,全力放手追逐,就是另外一回事,可能要承擔執法過當的責任。)

當下必須起身追逐,如果是一種執法的標準反應,也是執法的常態,警方就不太有需要被課責的地方。除非,我們日後為了警方(或沒戴安全帽的人、或年輕人)的安全,對於闖紅燈或無照逃逸者,都取採照相取締而不追逐的執法手段。這當然也是另一種執法的方式。

於是,在警方決定追逐之時,可能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沒有需要負的責任。只是,在開始追逐之後,情況可能瞬息萬變。若發生一些重要的情勢變更,警方可能要開始決定,究竟要「加碼」,呼叫警網聯合追緝,或是乾脆「放手」,停止追逐。

這些本於比例原則所要求、執法不應過當的維持,都必須要依據具體的情況脈絡來判斷。判斷的參考因素,跟追逐的動機目的、追逐時間的長短、過程所造成的損傷、後續可能的危險結果,都有密切的關係。

除非我們願意賦予警察極大權力,只要發現任何的違法情事,哪怕只是為了一張1800元的罰單,也同意警方得以恣意撞爛路旁車子、傷及無辜路人、毋庸考量被追逐者的死活。否則,無窮無盡的追緝,就有執法過當的可能。

這些都是針對本案的可能分析。只要隨著不斷想像與創造出新的可能事實,都還可以更加精細。只是,這個案子的來龍去脈,我們其實連最基本的事實,都還沒能搞的清楚。資訊量少,很難作出合適的判斷。

更何況,員警和少女們的行為動機,藏在他們的心裡,沒有適當的方法,不容易全面性的探究。在沒有釐清事實與細節之前,充其量,就只能透過想像,抽象地分類與演繹。若說能夠就此就下定論,決定誰是誰非,未免言過其實。說到底,不過就是一種任擇同情立場的聲援罷了。

 

  • 本文作者高榮志,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說法專欄,每周三刊登。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8 篇回應 to “【說法】警察該不該追車?”

  1. 郭昱偉 說:

    根本就沒有警察執法過當的問題好嗎?警察看見違規去攔查有什麼不對?看見警察開始跑,誰知道他只是違規還是做了什麼不法勾當?下次如果警察與民眾一同在等紅燈,一輛機車從旁呼嘯而過,一樣不去追不做任何作為嗎?今天是角色上的差異問題才會讓大眾同情女學生,今天如果是無惡不做的流氓,因警方追捕自撞死亡還會同情他嗎?不要什麼事都要討論,政府公權力是不容侵犯的,卻因媒體炒作使基層員警受苦,最基本的違規都不用去追了,那因為這違規闖紅燈而去撞死別人變成刑案再來處理嗎?

  2. 王傳明 說:

    飛車追逐過程,
    嫌犯是否可能撞到人?
    警察是否可能撞到人?

    窮寇莫追,不是沒道理的;
    救護車都可能撞到用路人了,
    何況是逃亡的寇、和追人的警。

    何況又不是只能用追的,
    包圍搜索、錄影蒐證、前方攔截…
    都是可能選項。

    可惜自以為正義的鄉民裝得一副群情激憤,
    就可以是非不分。

    「基層士氣」一詞真好用。

    鄉民們洪福齊天,不會被逃亡的嫌犯或追人的警察撞到。

    希望大家都那麼好運囉。

  3. 笑了 說:

    整篇看完只能笑了
    用了一堆專業文字
    最後還不是在「事後諸葛」
    講得一嘴好時機
    那怎不檢討被抓當下不停反而逃跑的時機ㄋㄜ

  4. 違法者就是錯 說:

    窮寇莫追?
    那以後殺人強姦犯都騎車開車
    只要被警察發現,就開車逃逸
    為了安全,警察不能追

    殺人強姦犯:太爽啦~~

    開槍可能波及無辜的民眾
    所以殺人強盜開槍逃逸時
    為了安全,警察不能追,更不能開槍

    殺人強姦犯:太爽啦~~

    有沒有「因噎廢食」的八卦阿?

  5. 許某某 說:

    若照律師文中所言,警察在第一線執法時所面對的臨場危機,當下要選擇追車禍不追車,選擇追車後又要判斷該少女是否會發生危害來判斷是否繼續追下去。再來若選擇不追車,假設那名少女是竊車犯,那該名執勤警察是否有被社會大眾質疑的空間?
    再者,警察依法執行勤務包含(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雖屬行政罰,若該名少女所犯是刑事罰(現行犯),試問你當下如何取決?
    再來,警察依法行政,依法執法,法律是否有保障過執法者的執法保障?若無執法保障,我相信台灣智安只會一天比一天惡化,改天若報警求助,人人只能自掃門前雪,因為台灣法律已經沒有辦法保障第一線執法者該有的保障。

  6. 判斷力 說:

    如果我是警察 我會判斷為什麼跑給我追,單純的交通違規而跑,所以我才會追但目視是青少年且著短褲,如是一般犯罪者 我也不宜追 需請求支援 不然就不用赫槍實彈設臨檢站了 ,因為每個警員都是神勇的

  7. 沈信宏 說:

    鄙見:沒有一位員警可以預見嫌犯逃脫後不危害他人,
    也無法預見每一位嫌犯逃脫後一定會危害他人。
    也沒有人可以篤定追車不生出危害,
    更沒有人可以篤定追車一定都會生出危害。
    「只有一個絕對沒有人能對危害負責」。
    在台灣的監視器覆蓋率如此普遍,警政署迄今不思整合、建構即時機制,讓警察不用追車也可以適時掌握,與快打部隊系統配合預先於適當地點部屬攔截,或於嫌犯下車點進行事後的圍捕。
    「XX」是因為整天有些假犯罪專家、特定媒體與警察整天,以警察、一般大眾、嫌犯等的人權做煙霧彈,用爭吵的方式去掩蓋真正的事實,台灣警察辦案能力無能的控訴。
    請恕我直言,台灣人有這種警察XX外,也很可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