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回家】災後十六年 邵族仍然面對危機

圖與文 / 黃奕瀠

長達20日的邵族祖靈祭於昨(13)日展開。適逢假日,日月潭伊達邵碼頭商店街盡是觀光人潮,正進行逐戶家祭的女祭司在邵勇士包圍下,依然困窘,差點喊救命──究竟該如何在大街上擺出祖靈籃,又該如何不受干擾地祭祀?觀光客好奇圍觀,女祭司在嘈雜爭擠中,勉強做完儀式,往下一家仍然困難。

過年前一晚舂石音亦然,邵人聚集在頭目位在市街的家中,輪流擊杵,空間狹隘,人們在門口圍觀。杵音終成為表徵,因為擴散出去的聲響,皆被旅館高樓和車聲擋下。只因民國七十年代,今日伊達邵村落面臨市地重劃,因水庫興建被迫遷及其他因素失去大量土地的邵,再被剝層皮,於是家戶皆有的祭場不見,開門即是鬧街。

年復一年,邵都在這困境裡維持傳統,在幾乎快被現實擊倒,族人失去撐住文化心力之際,九二一地震發生。1999年9月21日正是邵族祖靈祭期間,當夜,忙累了的族人睡沉之時,兩波地震搖晃。

近八十歲的邵族長老高倉豐回憶,日月潭潭面如滾水,地震發出的呼呼聲令人錯以為是颱風,他在第二波地震時逃了出來,再也不敢回去。他的房子出現裂縫,也有族人房子傾倒,約計八成房屋損毁。

2015 0913-001-邵族

邵人聚集在頭目位在市街的家中,輪流擊杵,空間狹隘。(黃奕瀠攝)

隔日,族人在空地搭起帳篷,捱過一兩個月時間。日月潭觀光蕭條,邵人生計無以為繼,為了避免這才三百人的弱小族群流離失所,文化凋零,在民間團體幫助下,邵人在原屬於自己的土地上,以協力造屋方式,重建家園。部分邵人得以入住。

「但其實就是回到自己的土地上不願離開,而政府也不想將這地歸還邵族。」震後進駐、協助重建的社區工作者鄭空空解釋,現在的邵族社區原是耕田,國民政府以興建山地文化中心之由,以低價強制徵收,委外經營,後因經營不善關閉。邵族在此建起村落後,南投縣政府一直想收回,畢竟此區臨近日月潭,發展觀光容易,試圖以邵族人的土地來換這塊土地,邵人自然不為所動。

邵族氏族議員高春貴解釋,為了安置,地震後重建在緊急命令期限內,不受建築法規限制,而山地文化中心震毁,邵人將毁壞物清除,順勢在此重建。因為如此,在南投縣政府尚未意識到之時,台電已來牽電,縣府阻止已來不及。也因此,十六年來,這個社區都是臨時用電,電費高出商店街一倍。「但如果沒有這塊地,零散於各處的邵人無法聚集,文化就會崩解。」

國民政府來台後,漢人逐漸移入,像高倉豐這樣上了年紀的邵族長輩,說的都是一口流利的台語,在商業觀光的沖刷下,文化更趨衰微。族人外流嚴重,求職生活不順的打擊,也讓青壯世代死亡眾多,亟需文化重心。

因此,九二一後,邵族有了社區這樣的文化復育基地,文化復振的信心與驅力才加強。「邵以前迷迷糊糊失去土地,不知怎麼要回來,」高春貴說,「現在,有了算是安定的地方,就產生保護文化和土地的目標。」

2001年,邵族獲得正名,在原民會始有族群代表;2006年,邵族民族議會成立,部落與政府之事,亦由議會共同討論、決議。當時,議會提出文化復育園區的提議,以堅持主體性為原則,在園區內還原邵族傳統文化,延續邵族生命。這案子交由原民會編列預算。過兩三年發生莫拉克風災,挪用預算後未再編列,文化復育之事停擺至今,毫無動靜。與此同時,南投縣政府大量BOT案虎視眈眈盯著邵的舊有土地,包含如今這塊居住地。

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榮輝嚴正表示,文化復育十分重要,從文化到土地,都不能再失去。然而,南投縣政府計畫在邵族社區三分之二土地上興建12層樓高旅館、公園和停車場的BOT消息,祖靈祭這幾天亦在邵人之間流傳,人們議論紛紛,不免憤慨。高榮輝怒言:這是把邵族逼到牆角。

2015 0913-003-邵族

邵人抗議南投縣府BOT案覬覦邵族舊有土地。(相片提供:鄭空空)

「政府一邊發給你文化認證,一邊在你的社區蓋飯店,這是什麼意思?」鄭空空氣了一整天。祖靈祭開始這早,文化部長洪孟啟到訪邵族社區,針對邵族祖靈祭(Lus’an)授以「國家重要民俗指定證書」,而人們在邊角討論BOT消息。鄭空空直言,邵族擁有旱稻水稻耕作文化,又同時擁有山林水域文化,舉世少有。對她而言,邵族文化是世界級,不需國家認證,「況且,一邊肯定你,一邊奪走你根植文化的土地,很荒謬。」

邵族頭目石豐正意見相同:「怎麼能文化部一邊做文化認證,一邊又無視我們的土地被拿去BOT,蓋飯店?」他堅決反對社區土地被拿去利用,「在此之前,我們自己必須不被動搖,不能妥協。而這是我們的絕對共識。」

石豐正才31歲,是年輕頭目。他們這個世代更有清楚的文化意識,自覺文化不能斷。文化復育園區計畫得繼續爭取,「聽說預算會從四、五億降到三億。」他於除夕前晚(11日)便與年輕邵族男性上山,進行muruza,亦即守山。這項傳統因為失去土地,無法搭牛棚,也無法狩獵而停止六十年。前兩年,在38歲的瑪蓋丹與夥伴提議下,今年復辦。

「邵族祭典是一系列:小米祭後是白鰻祭,再來是狩獵祭,杵音是為了迎接獵人。但狩獵祭停止這多年,不論男女都在敲杵音,這很奇怪。我們的文化不是缺一塊了嗎?」瑪蓋丹覺得不安,於是與同輩共同回復,並努力詢問研究細節。下山後,他們呼著口號前進,與杵音遙遙呼應,邵族長輩無不感動落淚,在場眾人熱烈鼓掌,守山的男子們也很激動,「很有意義,很有成就感。一定要繼續下去。」

逐戶家祭

長達20日的邵族祖靈祭於昨(13)日展開。各戶將祖靈籃請到祭祀廣場並準備糯米飯。接著各家戶再將祖靈籃請到自家門前,由負責祭司(先生媽)進行逐戶家祭。(黃奕瀠攝)

Muruza,亦即守山。這項傳統停止六十年。前兩年,在38歲的瑪蓋丹(左)與夥伴提議下,今年復辦。

Muruza,亦即守山的傳統停止六十年。前兩年,38歲的Marguydon(左,漢名石嘉量)、Qaynu(中,漢名高瑞遠)發起,Malihan(右,陳忠駿)聯繫下,今年復辦。(黃奕瀠攝)

 

~【回家】系列報導 3之1~

 

【延伸閱讀】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