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回家】窩居組合屋14年 哈凱終於等到自己的家

文 / 黃奕瀠

雨水沖刷過後的拉拉山,漫著一片清新翠綠。棚子裡20張排列整齊的圓桌坐滿了人,棚子外的鍋鼎旁,站了十幾個哈凱 (Hagay),帶著些許緊張又喜悅的心情,望著眼前的嘈嚷,他們原以為大雨傾盆,會讓賓客打退堂鼓,提心吊膽。不料,人們不僅熱絡到訪,甚至在宴席開始前,天就放晴。「上帝真是幽默,給部落開了個玩笑。」忙進忙出的哈凱媳婦戴禮娟,不免自嘲。

畢竟,這天讓他們期待很久。8月16日下午,哈凱部落舉辦「入住感恩會」,感謝包含台灣人權促進會、台大創意創業學程學生會等各界團體、朋友,在他們部落受幾次風災毀壞,於是流離失所近20年後,協助他們重建安居。當族人在八月陸續入住時,也準備了這個宴席,答謝眾人的幫忙。

哈凱,是桃園復興鄉的泰雅部落。這個世居深山的部落,面對外界現代化變遷,逐漸感覺到生活不便,為了讓族人容易就學與謀生,於是在1966年,北橫公路開通後,決議買下大嵙崁溪上游巴陵橋附近土地,遷居於此。但為了解決石門水庫淤砂問題,政府在1977年於部落上游建造巴陵攔沙壩,哈凱部落地基因而漸漸被掏空,加上幾次強烈颱風侵襲,使得他們的家園不再穩固。

開心準備食物的哈凱族人。

開心準備食物的哈凱族人。

哈凱部落的記憶。

哈凱部落的記憶。

1996年賀伯颱風是第一個危機,當時巴陵橋被列危險區域,哈凱部落也有幾處崩落,不再是安全居所。彼時風災機制不全,族人也不知該如何求助,許多人在外流浪,自找居所,部落搖搖欲墜撐著。2004年艾莉颱風造成地基崩塌,幸好,2001年政府在下蘇樂搭建了一處臨時組合屋,當夜族人皆往這裡遷移,避開災禍,不料隔日回家,只見全毀的部落。哈凱已無處可去。

這個臨時的組合屋,依法規,只能住3年,就應該搬到永久屋,但政府忽視哈凱,遲遲不處理,讓他們在這寒冷、潮溼,甚至出現了小裂縫的的12坪鐵皮組合屋住了整整14年。

過往,他們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忍耐,直至2009年聽聞新任縣長吳志揚到訪復興鄉,主動出擊,當面陳情,始獲回應。但僅僅是簡單回應,沒有任何接續動作,陳情像是丟進池塘的石頭。2010年,戴禮娟看著組合屋因發霉而快崩落的天花板,心想:這種日子不能再過下去了,決心出面抗爭,她上網搜尋,發現台灣人權促進會曾協助司馬庫斯打官司,於是向台權會求援,並在部落籌組自救會,數次向政府陳情,終獲遷建機會。

然而,問題並沒有解決。因為政府採購法以及種種限制,哈凱重建還是面臨許多困難。但因為有了台權會的推助,才有對外募款的聲道和窗口,哈凱的困境也慢慢被注意,不僅民間文創團體義賣協助,台大學生也善用自己學習的機會,為哈凱奔走籌款。各方力量相加,籌募到超過五百萬的款項,讓哈凱實踐重建家屋的夢想。2013年10月,地基動工,一直到今年春天,內裝完成,都還是條不容易的路。

哈凱部落戴禮娟與新家

戴禮娟與新家。

這天中午,協助哈凱的公益時尚品牌 BCIxRabbit 負責人劉貝塔與夥伴,及台大創意創業學程學生會創會會長侯朝元也都上了山。他們車行在北橫公路上,一邊研究手機導航,一邊聊著與哈凱相遇後的各種心情,有笑有甜,盡是收穫。「有一天,我們從組合屋準備下山時,看見了一道彩虹。便尖叫出聲,這是好兆頭。」看著豆大雨點打在車窗上,劉貝塔回憶初上山印象,話說完不久,繞上往哈凱的小路,陽光就灑下來,天晴了。感恩活動也開始了。

「以前,我們原住民看到沒有人的地,就可以在那邊建起部落。」感恩會開始時,牧師撒盎斯發表感言:「但現在,什麼土地都是國家的,要蓋個房子也要國家同意。」聽來嘲弄,但語氣卻很溫柔,他繼續說,這沒有什麼好埋怨的,畢竟,再困難,只要有堅強的信心跟團結,都可以完成心願,哈凱的新屋就是證明。

在蔥綠群山的包圍下,紅頂、灰白磁磚鋪面的新房舍,就在撒盎斯旁邊閃著光,最外側的一面牆仍是水泥胚面,偶有搞笑的白色粉筆塗鴉點綴。這牆面,留待哈凱藝術家阿邁‧西嵐帶領族人,一起磁磚拼貼,創造屬於哈凱的意象。這是他們彩虹故鄉建成的最後一步。

而內裡,早已讓所有參加感恩會的來賓興奮不已,丟下美味的食物,爭忙參觀。家家戶戶根據自己的需求,設計內裝外,還有不少家戶的廁所是族人自己的磁磚拼貼,用色大膽且迷人。「阿邁的弟弟羅信帶領大家組工班,並一起討論,選擇自己住屋的樣子。」戴禮娟解釋,從今年1月開始動工,3月份左右陸續完成,到夏天才一一入住。

哈凱部落藝術家阿邁的畫室。

哈凱藝術家阿邁的畫室。

哈凱新屋不少家戶的廁所是族人自己的磁磚拼貼,用色大膽且迷人。

哈凱新屋不少家戶的廁所是族人自己的磁磚拼貼,用色大膽且迷人。

「幸好已經住進來,如果在組合屋,不敢想像會有什麼狀況。」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打力忍不住搖頭。這天,是蘇迪樂掃過後的第一個週末,這個強颱在台灣各地釀災,復興鄉的泰雅部落甚至遭逢土石流。一直遭到風劫的哈凱,終於在這安穩的新居渡過這場颱風。

接下來,如何讓哈凱部落在新的基礎上往前走,就是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打力的責任。1983年出生的他,一邊讀書,一邊工作,又一邊忙著部落的事:「以前窮,書讀完就早早賺錢,如今發現原住民不可以沒有知識,沒有知識就無法解決問題。」在部落重建的這條路上,打力有許多心得感慨。看著族人歡天喜地地招呼客人、喝酒吃飯,他也跟著微笑,認為只要大家有心,家園一定都在。

活動結束,夜幕也拉起,伴隨著賓客下山的,是數不盡的滿天星斗,不帶一絲雲抹。哈凱終於重建,部落在此刻迎向重生。戴禮娟與家人抬頭仰望著天:「明天,是個好天。」

最外側的一面牆仍是水泥胚面,留待哈凱藝術家阿邁‧西嵐帶領族人一起磁磚拼貼,創造屬於哈凱的意象。

哈凱終於重建,部落在此刻迎向重生。最外側的一面牆仍是水泥胚面,留待哈凱藝術家阿邁‧西嵐帶領族人一起磁磚拼貼,創造屬於哈凱的意象。

~【回家】系列報導 3之3~

PNN 相關報導與評論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