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文 / 史英

前幾天,在「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臉書上看到:「如果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那麼不得不改變一切」;忽然覺得,這麼好的一句話,我怎麼沒想到,而被他們先說了去呢?

上個月,我說了大選全勝之後的三個挑戰(見《人本教育札記》第320期 〈倒垃圾的資格〉):第一是要真誠地表現自己的高興,不必故做淡定;第二是,但也不能讓不同立場的人受到傷害(這要非常用心才能做到);第三,就是要把握所有機會,盡可能地說明事實的真相,讓仍然蒙在鼓裡的人能夠理解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受到「歷史教師」的啟發之後,我覺得,包括以上三點在內,總的來說,我們就是要深切體會「變與不變」的道理。

「變與不變」之間,有一個辯証法的「矛盾的統一」,舉例而言,對於我們這種恆溫動物來說,「維持體溫的現狀」可是一件生死攸關的大事;然而,為了維持這個「現狀」,天可憐見的,我們得做多少「改變」!夏天我們開足了冷氣,還被以此為由打臉,說你不是反核嗎?隨著天候的變化,我們穿穿脫脫的,直到寒流來襲把自己裹成一顆粽子,害得外星人以為地球上出現了新的物種。總之,我們必須時時改變,以應付外在的瞬息萬變;為的什麼呢?不過是為了保持自己的不變!

但有的時候,雖然外在的環境確實是恆定的,但我們還是得「以改變,求不變」:沒聽過「學如逆水行舟」嗎?即使幾年之間所學內容都一樣,但由於自身內在有一種天然的「後退的傾向」,不用就忘了,不練就生疏了。等等,要想保持原有水準,還是非得以「今是」取代「昨非」,時時改變自己才能及時跟上;必須「茍日新,日日新」,隨時地「又日新」,才能逃過自然的老舊凋謝。詩經上不是說過: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何況我們在台灣是要建立「新邦」的呢?

說到這兒,我就想起宋楚瑜曾以「滅六國者,非六國也」批評國民黨,當時朱立倫就用的是「…其命維新」去回他。你看,人家高來高去,都請出古人來替自己說話,多麼風雅;其實,同樣八個字,中國前總理溫家寶也引過,我懷疑朱根本是學溫的,哪像小英完全沒有「學問」,只用「維持現狀」四個字的白話文,就想交代兩岸政策。說到這兒,我就發現自己深受中華文化的不良影響,一不小心就引出古文,還引出別人的引用;但古文講的完全是另一個時空的另一件事,只會打亂文章的理路…

言歸正傳,話說小英的「維持現狀」,既遭對手質疑為空洞,復受台派嫌棄為保守,又不像中國人肯用高妙的文字去包裝,那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呢?我當然不能替她說話,但以常理來看,那就是「必須改變一切」。何以見得?除了前述「外在環境瞬息萬變」、「自身內在老舊凋謝」這些當然的因素,使得任何想要「維持現狀」者,都得面對「改變一切」的挑戰;之外,就兩岸關係而言,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馬政府這八年來,已經一點一滴地把兩岸關係推向另一個方向,而那個方向是與全民期待的「現狀」背道而馳的。所以,這「維持現狀」目標,還包括著把已經歪過去的事情扭回來,就新政府所要面對的千頭萬緒而言,這絕不可能是空洞或保守的訴求。

舉例而言,從九二年以來的「一中各表」,大家都知道只是維持顏面的一種「台詞」,「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大陸也是我們的」這種話,隨你怎麼「自表」,中國固然不會理,台灣也沒有人把它當真,國際社會大概根本沒聽過(因為沒有人敢對外明講),這應該就是從九二年以來的所謂「現狀」。然而大選快到的時候,先是有人一天到晚拿它當選戰武器,接著有人把它改為「一中同表」,而到了習近平面前,馬英九竟然乾脆連表都不表了;這還不打緊,在此前後,馬政府又利用所謂「微調」,把這種鬼話偷渡到「國家課程綱要」裡面,使各出版社無一可以逃避,使全國學生無一可以倖免。在這情況下,如果新政府「真心」想要維持現狀,難道不是要把課綱重新改過嗎?這種「打掉重練」的事情,當然就是「改變一切」的一個代表。

另一方面,當人民用選票証明了「九二共識」已經被「子瑜共識」所取代,這就表示前者已經被「打掉」,而後者正需要被「重練」,所以正是「必須改變」的另外一個「一切」。我們不妨再以此為例,順著「子瑜共識」也來思考一下,關於國旗的事情,新政府要做出什麼改變?一個改變的方向,已經有人在倡議,就是仿效紐西蘭,以「避免和澳洲太過相似」而票選新國旗,我們就以「避免和某黨黨旗太過相似」,來展開換旗活動,反正無論用什麼旗,中國都認為是代表台獨。這當然要看能否通過人民的同意,但我想提一個更淺近,卻更迫切的問題:下次中國官員來訪的時候,新政府還能限制民眾揮舞自家國旗嗎?

答案很明確,就是絕對不行:新政府絕不可能再像馬政府那樣唾面還不肯等它自乾。然而這不是問題的結束,反而是問題的開始,因為,馬政府之前一定和中方有某種默契,現在要打消這個默契,勢必增加交涉上的困難。當然,最爽快的做法就是告訴中國人,你不想看到我們的國旗,那也就不必來台灣了;這當然也很合理,但我總以為,要和惡鄰相處,可以更依賴智慧,而非僅靠勇氣。

我們可以向對方表達這樣的善意:首先,在封閉的場所裡,絕不出現任何旗,這和過去一樣;但在開放的場所,我們可以協助「驅離」所有中方媒體,這樣就不會讓中國人民看到台灣人揮舞自己的國旗。另外,我們也可以特別安排夾道揮「五星旗」的歡迎儀式,優先讓中媒拍攝。至於到哪去找人揮五星旗呢?這任務當然就有請「中華統一黨」的朋友來負責,隨他們要一人發五百元或一千元,順便告訴對方,這就是民主自由的好處,無論什麼事都不怕找不到人做。這麼一來,除了特別安排給中媒的路段之外,到處都可以看到「兩國」的旗幟,就和歡迎美國總統來台一樣,您看,這是多麼高的規格!

然而,以上的提議,並不僅僅是為了中方,同時,也是讓我們台灣人有一個「學習」的一個機會:由於長期受到國民黨的洗腦,大部份台灣人看到五星旗都會有一種極端厭惡又十分恐懼的心理,這是不正常的;在成熟的公民社會裡,任何公共的旗幟或符號,都應該以平常心看待。所以白狼等人在台灣揮五星旗,是他們對台灣的一個「貢獻」:讓我們有一個「去過敏」的機會;現在,則可以利用中國官員來訪的機會,擴大這個去過敏的學習效應。

有人會說,這是你自己想得高興,中方根本不會同意;這當然不無可能,到了那時,新政府就可以對世人公佈我們以最大誠意努力追求和解,如上述設想的種種,而又橫遭拒絕的過程。這樣做,雖然不能保證什麼,但比起什麼都不改變,至少可以爭取到國際的理解和同情。要知道,在現在這種普及全國的「子瑜共識」之下,新政府如果還繼續以前那種「取締自家國旗」的「政策」,那就不只是失去中方的來訪,而是,根本會失去執政的「正當性」。

稍有良心的人都知道,在強大的中國威脅之下,要在台灣維持一個真正的民主政制和自由多元的生活方式,本來就是極為困難的事情!為此,我們願意忍辱負重以維持現狀,而為了維持現狀,我們必須改變一切;同時,一刻也不能忘記,我們這樣努力維持現狀,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改變子孫萬代的未來!

  • 本文作者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1. 貓咪 說:

    有兩種觀點,一種是歷史課本寫撤退來台和之前中國發生的事,中國國父(中國黨選出來的)、中國國旗、國(黨)歌,中國,中國人

    台灣則是受到不斷外來殖民式的迫害(文化政治經濟)扭曲和反抗,台灣,台灣人

    只要曾去思考探討,就會輕易發現這兩者的矛盾和真正理解今日台灣在國際上”問題”的原因

    「台灣是個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嗎?V.5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081427

    台灣是國家嗎?
    https://m.facebook.com/FormosaandPescadores/albums/1104457336278180/?refid=28&_ft_=qid.6256750156853760215:mf_story_key.-7607643599468071226

    TAIWAN is TAIWAN, not the ROC(Republic of China). 台灣不是中華民國
    https://m.facebook.com/notes/huang-lin-chieh/taiwan-is-taiwan-not-the-rocrepublic-of-china-台灣不是中華民國/1015318292219662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