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東亞迫遷法庭】以公共建設為名 我家就該讓給你?

邱彥瑜 / 台北報導

此次東亞迫遷法庭(7/2~7/4)圓桌論壇的尾聲,從東北亞的日本、韓國到東南亞的泰國、菲律賓等國迫遷案例的交流,雖然語言大不相同,但可以看出這些案例大多都面臨以公共建設之名的開發趨勢威脅。

 

最特別的是來自韓國西南方濟州島江汀村反對興建海軍基地的居民,他們帶著一面以韓、中、日、英四種語言寫著「不要迫遷我們的生命,撤回軍事基地」的布條來到東亞迫遷法庭,諷刺的是,被稱為「和平之島」的濟州島,卻成為實踐韓國「大洋海軍」藍圖的軍事基地。

 

韓國濟州島:無法擺脫戰爭惡夢的和平之島

 

「和平之島」是為紀念二戰後至韓戰間濟州島發生「四三事件」,韓國濟州四三研究所所長李圭倍的研究顯示,與台灣二二八事件相似,濟州四三事件也起因於戰後生活困難、官吏貪腐造成民怨,加上警察對示威群眾開火等導火線,同時引發南韓勞動黨以武裝反對當局政府的「單獨政權」,又遇上南北韓局勢一觸即發,導致南韓政府實施戒嚴並武力鎮壓當地居民,造成兩萬多人死亡。2005年,韓國政府提出正式道歉,指定濟州島為和平之島。韓國海軍卻同時提出在濟州島興建軍事基地的計畫,主打「民軍兩用觀光美港」之名,歷經唯美、和順兩村反對,最後落腳江汀村,歷經十年興建已於今年完成。

 

江汀村為何接受海軍基地又反悔?韓國江汀村反海軍基地對策委員會代表高權一指出,江汀村前村長在多數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舉行秘密投票,在江汀村1200位擁有投票權的居民中,僅87人出席會議,卻「拍手」通過這項建設案,江汀村民罷免前村長後,自行發起公投,多達680人投下反對票,但韓國政府忽視居民投票意願,仍強勢興建軍事基地。在當地民意反對下,韓國海軍強制徵收許多土地,並取消江汀村海岸原屬的生態保育的「絕對保護地域」限制,也未落實執行環境影響評估。

2016 0703-073-東亞迫遷法庭 D2

濟州島江汀村反海軍基地對策委員會代表高權一 。(點圖看影片)

 

江汀村居民抗爭長達10年,也數度與軍方、建設工人發生肢體衝突,被捕人數達697人,包括遭起訴者入獄者57人,累積罰金達4億韓元(約一千萬台幣)。因抗爭延遲興建計劃,韓國海軍更向當地居民求償34.5億韓元(約八千萬台幣)。

 

 

 

當地軍事基地不斷徵收附近民地以擴張鄰近道路,軍事設施與武裝訓練也常出現在居民的生活範圍,讓居民相當頭痛。除了海軍基地,更傳出濟州島將興建城山邑第二機場,擴展濟州島軍事化面積,都是濟州島居民未來的隱憂。高權一指出,來到東亞迫遷法庭的意義便在於串連亞洲各地也面臨軍事基地議題的地區,像是沖繩、菲律賓、關島、台灣等,他認為即便是國家安全,也必須顧及人民追求和平的生存權與居住權。

 

「濟州島號稱韓國最美麗的地方,卻在這裡興建如此可怕的東西,讓很多人感到反感」高權一坦言,反對國家安保的江汀村,容易被當成危險份子,但他認為,安保事業的前提應該是讓國民感到安心。高權一也認為,與其說保衛南韓安全,濟州島軍事基地主要還是中美對峙的軍事產物,雖然軍事基地已經興建完成,但對於和平生活的想像,仍值得持續追求。從2012年開始,江汀村居民每年都舉行大遊行,今年春天更舉行江汀村國際和平映畫節,透過文化活動與媒體曝光表達訴求。

 

菲律賓民答那峨島:原住民面臨資源掠奪

 

不只韓國濟州島面對國家以公共建設為名迫遷,東亞南端的菲律賓也有類似案件。菲律賓南部民答那峨島上有許多原住民部落,他們自稱為Lumad(宿霧語),有些是穆斯林,有些則是基督徒,因為許多移民前來開墾,原住民成為佔菲律賓人口約14%的少數族群。

 

在菲律賓政府許可下,外國採礦公司進入民答那峨島開發,雖然帶來工作機會,卻也破壞自然生態。菲律賓政府軍方以及民兵保護採礦公司,與抗爭的原住民發生肢體衝突。還有大型農業公司也進入開墾,造成四萬名原住民流離失所必須前往條件不良的庇護所,學校也關閉,孩童的受教權完全被剝奪。Michael Beltran也提到,菲律賓政府今年宣布將加強民答那峨島的軍事部署,目前已有三千至四千軍人在島上,保護當地的礦業開發公司。

 

難以反抗的公共建設之夢

 

與迫遷居民站在對立面的,不只主張開發的國家或是建設公司,有時還有輿論。因2020奧運而必須拆遷的日本霞之丘公共住宅迫遷案,聲援者小川哲生就坦言「反對東京奧運變成無法說出口的一種主張」,他認為東京奧運是強烈國族主義下的活動,反對奧運的抗議者都會被貼上「非國民」的不愛國標籤。

 

 

 

 

 

台灣迫遷者對此也不陌生,像是新北的樂生療養院被選為捷運新莊線的維修機廠,2007年支持捷運的新莊市民、民代等也曾發起「拚捷運求生存」遊行,引發支持原地保留的反對者跟支持捷運帶來交通方便的爭論。支持樂生院民的運動者此次出席論壇也指出,位於山坡地的樂生並非捷運機廠最初選址,但因為是國有地,加上樂生院的漢生病患長期受到歧視,年紀又大,處理起來「最不麻煩」,才成為迫遷目標。如今捷運已通,捷運機廠卻因山坡地地質問題屢屢延後完工。

 

 

 

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等聲援者在法庭外召開記者會,訴求「立即停工 環評重做」。

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等聲援者在法庭外召開記者會,訴求「立即停工 環評重做」。(2015年資料照片)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