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全球現場 – 深度週報 2016/08/13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 1. 湄公河源自青海 流經6國入南海
  • 2. 亞資中資湧入加國 溫哥華房價飆
  • 3. 莫斯科大舉都更 今夏交通黑暗期
  • 4. 菲律賓掃毒殺紅眼 已逾770人橫死
  • 5. UN難民總署 日本是第2大捐助國

 

本週節錄:
4. 菲律賓掃毒殺紅眼 已逾770人橫死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任後誓殺毒犯,才一個多月就有7百多人橫死。菲律賓舆論本來不太敢挑戰強人總統,但最近一位人力車伕枉死的影片到處流傳,才讓質疑的聲浪高漲。菲律賓警察總監最近還指出,菲國販毒集團已經找上伊斯蘭國IS,打算聯手暗殺他和杜特蒂。

5. UN難民總署 日本是第2大捐助國
「擴大參與國際活動」,是安倍政府修憲的重要理由,但從攸關人權與安全的難民事務來檢驗,日本表面上是聯合國難民總署的第二大捐助國,實際上卻對難民處處設限。以遠離迫害來到日本的庫德族人為例,他們申請不到居留權、要不到健保、小孩不准上學,日本官方文件上,甚至直接就把他們列為「不受歡迎」


1. 湄公河源自青海 流經6國入南海

(影片可觀賞至2016/08/20)


湄公河發源於中國青海,上游是中國的瀾滄江,之後流經東南亞五國,它不但是東南亞最大河流,也孕育出世界米倉,不過,九0年代中國先在湄公河上游,蓋了六座水壩,破壞下游生態,現在寮國也一口氣要興建九座水壩,讓泰國、柬埔寨和越南的魚米之鄉,未來勢必面臨耕地惡化和水源困境,而這個世界米倉,也將會汲汲可危。

伊河豚在湄公河上跳躍翻滾,這個柬埔寨桔井小鎮的天然奇景,總是吸引觀光客慕名而來,然而鄰近寮國即將開發的水壩工程,正使瀕危的淡水海豚飽受威脅。

有東方多瑙河美譽的湄公河,流經中國,緬甸,寮國,泰國,柬埔寨和越南六國,是亞洲第七大河流,在中國雲南境內叫做瀾滄江,1990年代中期,中國在瀾滄江攔水興建六座大壩,對下游造成嚴重衝擊,泰北清萊和寮國以湄公河為界的清孔縣,十多年前漁夫每天還能自湄公河打撈十多公斤的漁獲,現在頂多一兩公斤,有時甚至什麼也抓不到,部份魚類品種已經消失。今年春天聖嬰現象作祟,越南等地鬧乾旱,湄公河也無法發揮紓解功能,這些都是中國建水壩的後遺症。

如今和中國交好的寮國, 決定向老大哥看齊,正在湄公河興建兩座大壩,其中距離柬埔寨不到兩公里的棟沙宏大壩,已經築起防水堰,未來寮國總計將興建九座水壩,作為水力發電,下游的柬埔寨和越南都已提出抗議,泰國清孔縣的環保團體,也跳出來反對

總長4800公里的湄公河,維繫著沿岸6千萬人口的生存命脈,它原本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內陸漁源,孕育著湄公河三角洲,有稻米之碗稱號的糧倉,然而水壩不斷興建,就有越來越多農地萬劫不復,永沉水底

丹麥水專家也提出報告,推斷寮國大壩一旦全部興建完成,為下游提供養分的沉積物被攔截,將導致下游稻米產量驟減;而沉積物減少,也將提高海水入侵,導致土地貧瘠的風險。報告評估,越南和柬埔寨將因此分別蒙受每年7.6億美元和4.5億美元的農漁損失。另一項澳洲的研究則顯示,超過半數的河岸耕地將會消失。

湄公河大壩的開發,影響的不只是海豚的存亡,或河流的保育,更攸關人民的福祉,個別國家為拼經濟犧牲水資源,作為大地之母的湄公河,恐怕也要哭泣。

記者 曾惠敏報導

 

2. 亞資中資湧入加國 溫哥華房價飆

(影片可觀賞至2016/08/20)


以中國為主的亞裔移民和資金,近年快速湧入加拿大,讓卑詩省房價狂飆,其中溫哥華的房價,一年就漲了三成;投資客多半把手上的好房產空著,要等增值,需要租房的人,要不是租不到房子,就是租金暴漲,引爆民怨,卑詩省這個月開始重拳打房,外來投資客無論是要購屋,或是買了房子養蚊子,都要課重稅。

依山傍水,四季分明,寬闊的空間與自然環境,讓溫哥華住起來舒服,成為華人移民首選目標之一。早年移民以香港,台灣人為主,近年來則成為中國富豪的置產天堂。

移民溫哥華五年的中國商人魏先生,對當地房價物價讚不絕口,他名下有六台奢華轎車,包括合台幣七百多萬的超跑奧斯頓馬丁,1300萬的賓利轎車。

對這些富豪而言,投資移民幾百萬加元的門檻不成問題,買房買樓更是落地生根,財產保值升值的必要之路。彭博社報導,2015年溫哥華的房屋交易,三分之一是中國買主出手,有的溢價很高,成交總值折合台幣超過330億元,推升溫哥華的房價一年內漲了三成,變成全加拿大最貴的地方,央行早已憂心房市泡沫化。

許多投資客買完就放著等增值,目前蚊子館約有一萬多戶,本地人買不起也租不起,已經引發怨言,甚至釀成反中情緒。

卑詩省政府希望穩定房市,明年大選前讓人民有感,六月起陸續推出打房政策,一拳比一拳重,七月初規定非永久居民買房,要填報國籍資料,七月12號通過房屋空置稅,但如何規範徵收還需經過立法,七月底再通過外國人買房要多課15%物業轉讓稅,八月二號火速上路。

新稅制讓海外買家措手不及,無法趕在七月29號完成過戶跟產權登記者,都得多繳這新稅制讓海外買家措手不及,無法趕在七月29號完成過戶跟產權登記者,都得多繳這實力還不錯的留學生家長則改為觀望,先租房,等拿到身分再買樓,業界預期房市即將快速降溫,短期房價可能跌5%,未來三季住房價格恐怕會下修兩成。

過去十年有十萬華裔人口移民到溫哥華,富二代很多,他們揮霍父母的財產,享受上流人生,成為加國電視實境秀公主我最大的主角,也反應出當地獨特的移民現象。韓國來的Diana Kim大學畢業,可望領到父母獎勵的幾百萬加元,24歲的她獨自住在溫哥華豪宅,上萬元的瑪歌堡紅酒,她跟一票中國閨密們都用吸管喝。

對這些錢淹腳目的富豪而言,身家財產總需要個安穩的去處,國際市場正擔心ABC三大黑天鵝因素,也就是美國大選,英國脫歐,跟中國經濟疲軟。多重因素讓加拿大持續受到外資青睞,目前安大略省的多倫多,尼加拉等移民熱門城市,都在觀察溫哥華的打房成效,必要時將會跟進。

記者施慧中報導
 

3. 莫斯科大舉都更 今夏交通黑暗期

(影片可觀賞至2016/08/20)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正在進行大規模都更翻新,市區有200多條路先後施工,一些古老傳統也因此不保,例如街頭藝人聚集的阿爾巴特大道,表演者就像垃圾一樣,被無情的趕走了。

今年夏天造訪莫斯科,市中心精華區所到之處恐怕常常會遇到挖路鋪路,坑坑巴巴的交通黑暗期。這是莫斯科市的三年都更大計,大舉鋪設寬敞平坦,帶有自行車道的人行道,此外還有新的大眾運輸,以及休閒娛樂設施,目標是打造一個比西歐國家更先進怡人的首都。當局表示,這是1980年莫斯科奧運以來,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波都市更新。

不過都更不只瞄準老舊道路,莫斯科重要觀光地標,聚集畫家,歌手跟雜耍等街頭表演者的阿爾巴特大道,也遭了殃。當局高舉捍衛法律與秩序的大旗,把小販攤位當違建拆光光,賣藝幾十年的街頭藝人也變成破壞市容的毒瘤,除之而後快。許多藝人不滿,政府規劃的未來竟然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還被扣上糾眾擾亂公共秩序等罪名開單告發,堅持繼續表演下去的人,最後連樂器都被沒收,市府倉庫已經被樂器填滿。

一公里長的阿爾巴特大道失去靈魂,藝術家天馬行空的創意沒有了,音樂歌聲沒有了,取而代之是制式化,搭配政府政策規劃的表演台,跟販賣一模一樣產品的小攤子,逛街樂趣消失殆盡。雖然地鐵系統內多了藝術表演指定空間,但只有五個位置開放給全市上千位街頭藝人申請,根本杯水車薪。獨立藝術表演也發現,越來越找不到表演場地,光這個月就有兩場另類音樂會,在開幕前被迫取消。

莫斯科有1500萬人口,市長索比亞寧2013年競選連任時,主要政見就是提高市民生活品質,解決塞車污染等老問題,他當年高票勝選,政治生涯很有機會更上層樓。根據市府民調,高達七成以上民眾支持這波都市更新,一條50公里長,環莫斯科市的鐵路,也即將在今年秋天開始營運。不過,包括2013年跟索比亞寧角逐市長選舉的律師兼揭弊部落客納瓦尼在內,許多反對者都批評都更充滿貪腐,用外來的,粗糙的東西,取代城市裡古老豐富的生活方式與文化遺產,根本只是表面功夫。

記者施慧中報導
 

4. 菲律賓掃毒殺紅眼 已逾770人橫死

(影片可觀賞至2016/08/20)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任後對毒犯殺殺殺,才一個多月就有7百多人橫死。菲律賓舆論本來不太敢挑戰強人總統,但最近一位人力車伕枉死的影片到處流傳,才讓質疑的聲浪高漲起來。菲律賓警察總監最近還透露,菲國販毒集團已經找上伊斯蘭國IS,打算聯手暗殺他和杜特蒂。

馬尼拉貧民區持續出現遭到槍殺、分屍的男性屍體。從總統杜特蒂上台以來,被警察就地正法的毒犯,官方說四百人,人權團體則估計已經超過770人。上個月28號,30歲的人力車伕席艾隆,打算接了最後一位客人就回家。不料途中遇上警察被懷疑販毒,當場被槍殺。席艾隆的妻子趕到現場撫屍痛哭的畫面,被一旁的攝影師拍下來引爆輿論譁然。

杜特蒂還在國營電視台,公布涉毒政客的名單。人數多達150人,名單中,至少有7名法官、52名現任和卸任的正副市長、3名國會議員以及95名軍警人員。杜特蒂要這些人自行向警方自首,否則將出動軍警全力追捕。不過這份杜特蒂名單隨後就被當地媒體揪出至少有三人已經亡故多年。包括一名因為反毒遭到犯毒集團殺害的法官。離譜的錯誤讓民眾開始質疑當局掃毒的可信度。

杜特蒂鐵腕掃毒,下令警察在掃蕩毒販時,如果對方頑強抵抗可以直接開槍,甚至連民兵團體和一般民眾也可以執法,私刑氾濫的結果導致街頭屍橫遍野,另外四千多人被捕,60萬人為了躲避追殺自首,讓早就人滿為患的菲律賓監獄,雪上加霜引發300個國際人道團體抗議。連歐巴馬政府都表示關切。

杜特蒂不顧人權一意孤行格殺毒犯的作法,據說已經惹火菲律賓毒梟,菲律賓警察總長德拉羅沙表示,菲國的販毒集團已經跟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聯手,計畫暗殺他跟總統杜特蒂。

記者 陳秋玫 報導

5. UN難民總署 日本是第2大捐助國

(影片可觀賞至2016/08/20)


「擴大參與國際活動」,是安倍政府修憲的重要理由,但從攸關人權與安全的難民事務來檢驗,日本表面上是聯合國難民總署的第二大捐助國,實際上卻對難民處處設限。以遠離迫害來到日本的庫德族人為例,他們申請不到居留權、要不到健保、小孩不准上學,日本官方文件上,甚至直接就把他們列為「不受歡迎」。

現年38歲的穆斯塔法庫拉克,出生於土耳其東部的庫德族村落希瓦斯,十年前他受夠了不時遭土耳其士兵欺凌的生活,前往日本尋求更好的人生。現在他和妻子以及兩個在日本出生的孩子,住在蕨市這間房子,但多年來他向日本政府申請的庇護許可始終遭到拒絕。

琦玉地區和他一樣被日本政「臨時釋放」的庫德族人,人數約在一千兩百人左右,日本當局的官方文件將他們列為「不受歡迎」,沒有合法居留權,隨時隨地可以被下令出境,不能租房子、不能在銀行開帳戶、不能簽手機合約、沒有健保、小孩也不能上學。這種幽靈人口的處境迫使他們只能私下,向有居留許可的親友借身份,或是在危險的工地做些日本勞工不願意做的工作。

庫拉克五歲的女兒與三歲的兒子,都是在日本出生,卻不能申請日本護照,而且身份全都和家長一樣列為「臨時釋放」。對此,日本法務省的解釋是,既然他們的父母總有一天要離開,自然沒有理由給小孩合法的居留許可。

沒有健保生病得自費,庫拉克因為兒子氣喘,欠了當地醫院將近三十萬日幣醫藥費,太太腎臟方面的問題,只能一直拖著沒辦法治,有些人甚至還得麻煩遠在土耳其的親友寄藥到日本來。

日本雖是聯合國難民總署的第二大捐助國,但是在實際的難民收容政策,卻顯得雞腸鳥肚,難民身分批准及接收比例,是已開發國家中最低的。對這個小心翼翼保護民族文化統一性的國家來說,儘管遭遇退休人口激增,勞動人口銳減的問題,政治人物也絕不會把降低移民門檻列為考慮的選項之一。

記者 王蕙文 報導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