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將自由世界訊息帶入秘境的「對北廣播」

~兩韓峰會特別報導

楊虔豪 / 首爾報導

「各位聽眾晚安,這裡是4月19日星期四的《新聞瞭望台》,我是李璟珠。繼美朝與南北的終戰宣言後,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為讓美朝峰會能成功舉行,一切能做的事,都會盡量辦到……」

 

晚春午後,首爾麻浦區的國民統一放送,傳來一陣陣新聞播報的聲音。韓文及日文中,「放送」若當作動詞,指的是「播出」、「播送」的意思;當作名詞,就代表「廣播電台」或「電視台」。

 

國民統一放送由原本的自由朝鮮及開放北韓放送兩家電台合併而成,目前擁有200千瓦功率,播送範圍擴及北韓境內,是目前南韓規模最大的民營對北電台。

 

目前電台於平日每天晚上9到12點播出3小時,隔日凌晨重播;週末則擴大為4小時,內容以新聞時事為主,也有部分音樂節目。而為防止北韓當局刻意干擾電波傳送,國民統一放送選擇將發射機位置,設置在塔吉克首都杜桑比。

 

國民統一放送平日每天晚上9到12點播出3小時,隔日凌晨重播;週末則擴大為4小時,內容以新聞時事為主,也有部分音樂節目。

 

事實上,北韓民眾無法連結到境外網際網路,就連家庭內要設置電視與收音機,都得前往鄉鎮公所「改造」一番,不僅要拔除可能接收境外電波的裝置,不少城鎮也設有電波檢驗裝置。儘管如此,仍有許多人渴求獲取不同於國內的資訊,願意鋌而走險,在午夜時分「偷聽」外部世界的聲音。

 

今年27歲、主持《新聞展望台》的國民統一放送主播李璟珠向記者表示,因為北韓封閉,相較外部世界,資訊傳遞與互動機制暢通,獲取聽眾回饋容易,要得到北韓受眾的反應,就非常困難,但她還是回憶起極特別的經驗。

 

 

「有被派到俄羅斯的北韓勞工傳來訊息說,有好好在聽我們節目,也很感謝透過節目,讓他感受到北韓內部接觸不到的自由…我作為對北廣播節目的主持人,也體會到自己有很大責任。」李璟珠興奮地向記者分享經驗道。

 

由於受眾是北韓百姓,製作團隊在用語上,也得「量身訂做」。李璟珠說道:「我們主持節目時,遣詞得下些功夫。南北韓用語無太大差異,但各自熟悉的字詞不同,主持時就得改變用詞表現形式,或要更淺顯易懂地說明……比如說外國地名,『敘利亞』就得以『書利亞』呈現、『俄羅斯』要改成『俄魯斯』……」

 

今年48歲的國民統一放送代表(經營者)李光白,從事北韓人權運動近15年。80年代末期,在社會要求民主化的浪潮中,年輕時的李光白與許多南韓學運圈人士一樣,對屢遭打壓的社會主義懷有憧憬,沒料到出社會後,自己會投身對北廣播的行列。

 

年輕時的李光白與許多南韓學運圈人士一樣,對屢遭打壓的社會主義懷有憧憬,沒料到出社會後,自己會投身對北廣播的行列。

 

「我在蘇聯崩潰前,進入大學就讀。當時南韓也存在進步運動、左派運動和馬克思運動的思潮。北韓不是和我們同民族嗎?當時學運圈的主流意見,是以北韓作為推進社會主義運動的典範,我們叫做『主體思想派』。」李光白說道。

 

他並笑著對記者回想起回憶起過往經歷稱:「圈子裡有很多學生在聽北韓的對南宣傳廣播…我還想起以前,自己也拿著台灣製的短波收音機做過這種事;把內容錄下來,大家一起學習。但我後來想,若我們也來做廣播,北韓應該也有人能聽到,能帶給他們希望。」

 

李光白認為,若北韓社會若無變化,居民的人權問題,根本無法解決。但北韓是封閉社會,外人無法進出,能讓促進變化發生的方法不多。唯一能發揮若干影響力的手段,就是透過直接或間接的媒體傳播,為居民萌發人權意識,並將外部世界事務帶入境內,讓居民體悟到北韓社會的問題。

 

根據電台與北韓人權團體向在中與來韓的脫北者所實施的問卷調查顯示,每100位脫北者中,就有2到3人收聽過對北廣播,而國民統一放送正是大宗。對北廣播問世已超過13年,橫跨金正日與金正恩兩代北韓領袖執政,這段期間,北韓民間,在接受境外資訊上,出現相當大的變化。

 

對北廣播超過13年,橫跨金正日與金正恩兩代北韓領袖執政時期。(王興中攝)

 

「北韓當局檢驗、禁止與處罰居民接收境外媒體的制度並無變化,但實際管控力量弱化很多。北韓底層官僚月薪大約只有3000到5000朝幣,現在匯率是1美元兌8500朝幣,所以薪水連1美元都不到,是不可能生存的,官僚就得以各種方式,利用權力,從北韓居民身上接受賄絡來生存。」李光白說道。

 

他分析稱:「接收境外電視劇或聽收音機的人,若被舉發,就要被處罰,但只要給官員賄賂,就能避掉。官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能有財路,出現這種奇怪結構,處罰強度就弱化、實質監控就越來越不行,所以接收外部情報的北韓居民,急速增加中。」

 

儘管尚無正式統計資料,但近來電台已明顯感受到,電視影音受眾群快速上升,對北廣播如今面臨閱聽眾成長鈍化的困境。除現今年輕階層本來就注重聲光外,通常無政治色彩的內容,危險性降低,流入境內速度更快,居民花更少的賄賂就能買通官僚「放水」。

 

相較之下,收音機的傳播內容,以新聞報導及時事評論為大宗,多涉及敏感的政治議題,傳遞成本和代價也因而變高,居民若被發現接觸相關內容,就得花費更多金錢才能免於受罰。但願意聆聽收音機節目的受眾群,多集中在具有經濟能力的中老年階層與菁英人士,讓對北廣播仍具很大影響力。

 

目前,國民統一放送,有60%的資金,來自國際基金支援,其餘則由政府企業廣告及民間募款支撐。過去,對北韓強硬的保守派政權,給予他們較多關心與支援,但輪到主張對北韓友好、促進對話及避免激怒北韓的進步派執政後,他們卻遭遇冷落。

 

李光白向記者表示:「民間本該與政府合作,推動促進北韓人權的工作,但政府現在很消極,連個步伐也沒踏出,我們民間也納悶,政府與民間的夥伴關係沒樹立起。現在的狀況,就是民間組織獨自在惡劣環境中苦撐。」

 

他希望進步派的文在寅總統,在推動南北韓官方對話的同時,能更加重視北韓百姓處境與人權運動,並積極和民間對北事業合作。李光白認為,文在寅與金正恩要一起宣告結束戰爭,非常容易。但實際上,要讓北韓真的移除核設施,還有讓南北韓人民自由溝通與往來,並不容易。

 

李光白認為,北韓擁核的原因,是政權體制屬性所造成。他表示:「我理解文總統心情,誰不希望和平?但他得思考威脅韓半島的要素,還有北韓製造核武的原因。長期為維持獨裁政權,剝奪民眾自由,還有這體制也不跟諸國來往,讓大家甚感負擔,結果產生矛盾,自己研發核武來防衛。」

 

最後,他持懷疑態度反問道:「政治若無發生變化,只是兩人互相擁抱,和平真的就能到來嗎?」

 

政治若無發生變化,只是兩人互相擁抱,和平真的就能到來嗎?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