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把我被北韓綁架的爸爸帶回家」

~兩韓峰會特別報導

楊虔豪 / 首爾報導

睽違11年的南北高峰會登場,海內外媒體無不集中關注。但在南韓社會的角落,有人對峰會投以冷漠與絕望的眼光,對進步派文在寅總統主張開啟與北韓對話的政策,感到懷疑,因為他們自己,歷經兩次高峰會,希望卻撲了空。

 

4月24日早上,一位中年男子在南韓總統府青瓦台前舉牌示威,上頭用英文標註:「北韓釋放我父親」、「文總統,說出來,把我爸遣送回來!」。

 

「我爸爸沒理由被強制拘留在北韓,在受壓迫下,想回家也無法回來,為解決這個難過的事,我需要拜託各位幫助和合作。」這名舉牌的男子說道。

 

他叫黃仁澈,今年51歲,是大韓航空客機拉北被害家屬代表。黃仁澈的父親黃原,原本是MBC電視台製作人,1969年12月11日,他代替新聞部主管出差,搭上大韓航空YS-11客機,從江原道返回漢城(今首爾),沒想到,這卻成為父親的不歸路。

 

這輛客機上,載有51人,其中包含兩名北韓間諜,他們在飛行途中挾持座艙長,讓飛機開往北韓,機上所有乘客,就這樣被「綁架」過去。

 

此事驚動全國,當時朴正熙政府以強硬態度向平壤當局交涉,要求放人,北韓最初回應「機長自願越北」,直到事發兩個月後,才將其中39名乘客送回。但包括黃原在內,共11人,並未包含在名單內。

 

這些人包括座艙長、空服員、電視台人員、商人與醫生,都是當時的菁英分子,北韓疑似是要藉綁架人才,將各種技術輸入至國內。1970年,聯合國安理會和總會,先後通過譴責決議案,要求北韓將人員送回,平壤當局卻毫不理睬。

 

「這張是我父親被綁架前幾個月所拍的照片,左邊是我,右邊是我表妹。」黃仁澈拿著最後與父親的合照,對記者說道。當時,黃原32歲,黃仁澈才2歲,他對這件事並無記憶,直到就讀小學二年級時,叔父們才決定把這件事告訴黃仁澈。

 

黃仁澈的父親被綁架前,與他和表妹的最後合照。

 

南韓將這起事件稱為「KAL客機納北事件」,但黃仁澈說道:「當時還沒有『納北』這詞,只有『越北』(自己越過北韓),為了怕被人抹黑成是『間諜』的兒子,除了真的很親密的朋友外,我沒有跟任何人說。」但父親被綁架後,黃仁澈的家庭生活,出現巨變。

 

「我母親遭受精神衝擊,平凡人再也不是平凡人,她擔心任何問題隨時可能發生。如果我騎腳踏車,她就會怕我會不會跌倒或死掉,出現脫離常態的想像。她內心總是很不安,甚至無法外出。」 黃仁澈回憶起小時候的生活,母親總是過度恐慌擔心,黃仁澈自己也得提防母親的巨大情緒起伏,兩人都飽受折磨。

 

1998年,南韓首次政權輪替,進步派金大中當選總統。打出「陽光政策」的他,開始推動與北韓的和解對話。當時,黃仁澈認為,唯有雙方開啟對話,被綁架者問題才能獲解決。他表示:「過去第一次南北高峰會,我非常期待,也很信賴政府,認為政府好好解決南北關係的僵局,所有事就能回歸正常。」

 

3年後,南北韓舉行離散家屬會晤,和黃原搭乘同一架飛機後、一同被綁架的大韓航空空服員成敬熙,順利與南韓家人會面,這讓黃仁澈燃起希望。嘗試透過離散家屬會晤與父親重逢的黃仁澈,提交人身鑑別申請,但最後,北韓方面回應稱黃原「生死無法確認」,這讓黃仁澈甚感荒謬。

 

「我父親被綁架,證實人還活在北韓;說我爸『生死不明』,就代表現在他還活著,我當時要求南韓政府採取後續應對措施,統一部回應非常果斷,他們把被綁架的飛機乘客,歸類在『離散家屬』。」黃仁澈向記者說道。

 

北韓方面稱黃原「生死無法確認」,這讓黃仁澈甚感荒謬。

 

他回想起當時情況稱:「為跟離散家屬會面,就得讓北韓受理確認生死;不論北韓給出什麼回應,離散家屬多達3千萬,為給其他家屬也有見面的機會,南韓政府也無對策能解決。」當時他向南韓政府表達抗議,要求統一部積極處理,最後卻被趕出來。過去幾年,對南北對話抱持期待的黃仁澈,希望完全幻滅。

 

「我們充分體會到,南韓政府所說的要改善南北關係,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種單純關係,只是為了討好北韓,所以我們無法再信任南韓政府了……當時每個人都拿著韓半島旗幟,願望都是統一,結果南韓只是照著北韓決定的事在行動。」 黃仁澈失落地說道。

 

自此,他的立場開始趨向保守。但不論哪個陣營執政,被綁架者的問題,都沒有得到南韓政府太多關心。

 

黃仁澈透過從事北韓人權運動的掮客,多重蒐集情報與打聽,得知在北韓的父親仍健在,也掌握到父親居住地。事實上,早在2001年離散家屬會面時,被綁架者們的家屬,就透過成敬熙的口中確認,幾位還被扣留在北韓的人,都還健在。因此,北韓聲稱黃原「生死無法確認」,並不具說服力。

 

為了將父親救出,他持續透過掮客輾轉聯繫,確認父親有返回南韓的意願,並於2013年開始安排秘密脫北之路。不料,出發當天,碰上北韓發動第3次核子試驗,海陸交通全部封鎖,父親也被發現脫北意圖,自此受到更嚴密的監控,幾乎被軟禁在家。

 

由於南韓政府長期的消極態度,目前黃仁徹正向積極發聲,希望透過國際力量,反向施壓南韓政府有所作為,順利將父親從北韓接回。來到青瓦台前面舉行一人示威的黃仁澈,這天也決定提交請願書,希望政府重視被綁架者問題。

 

 

事實上,黃仁澈對兩韓峰會表達憂慮的看法。他表示:「進步派主張與北韓和解,卻都是照北韓決定在行事,讓家屬喪失對政府的信任。文在寅總統若要和金正恩簽訂終戰協定,應先交涉解決被綁架者送還的問題。說要召開南北峰會,若最重要的人權問題都沒法同時解決,我不認為北韓會多麼有誠意。」

 

10多年來,為把被綁架在北韓的父親接回,黃仁澈辛苦奔波,甚至因此而無法正常工作,只能靠不斷打零工維持生計,家庭經濟長期陷入困頓。「我老婆跟我說,你為了找回父親而努力沒錯,但是不是也要顧家庭溫飽?她因為一直忍受生活困頓而發了脾氣。」黃仁澈說道。

 

「結果我女兒跟她說,媽媽,爸爸不就是為了爺爺而工作嗎?所以就算很苦也忍一忍吧,一起承擔不就好了嗎?我聽到這席話,才感受到家庭之愛,流著淚跟女兒說謝謝。」劫機綁架事件發生49年,如今父親已經81歲。儘管艱困、儘管歷經期盼幻滅,黃仁澈並未放棄「把爸爸帶回家」的目標。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