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P頭條蔡瑞月逝世十周年 柯文哲:盡最大力量保存本土文化

立委管碧玲致詞時則表示,希望柯市府建立真正的文創BOT模式,而非「資本主義商業的文創BOT、附屬事業綁架主體文創的BOT,蔡瑞月舞蹈社提供我們非常好的基礎,去對照這種假的BOT。…為什麼他們的BOT是30年,我們(蔡瑞月舞蹈社)的BOT是3年?有一天蔡瑞月舞蹈研究社離開蔡瑞月舞蹈研究社,那不是非常荒謬的事嗎?」她希望外科醫師出身的柯市長,「永遠不要劃下那一刀」。

P評【高吊反壓迫】以身體超越古蹟建築的物質性-「蔡瑞月舞蹈社」保存與經營經驗給我們的啟示

文 / 蘇明修 壹、前言 「蔡瑞月舞蹈社」為公有古蹟,公部門依法對古蹟修復及再利用的物質性規範,只能作為消極遵守的依據,無法保證再利用的成功及永續性。這可從國內許多古蹟修復後仍然閒置或經營不善可以獲得印證。另外,有些雖獲得財務上的成功,但減損了古蹟的價值,這種扭曲文化資產價值的作為,甚至在自給自足、文化創意產業的旗幟下獲得許多的支持,從較早期的、同樣在中山北路上的「台北光點」,從領事館變為餐飲設施 […]

P評【高吊反壓迫】蔡瑞月異托邦:從「傀儡上陣」舞碼看舞蹈社的抵抗性

文 / 石計生

我是把全身拋出去,並去掉裝飾性,赤裸裸地表達動作,較接近我個人的情緒線條…現代舞的頸椎到尾椎則較富有展度變化,作品依個人的美學喜愛,有了更寬廣的創作空間,形式是自由的…我體會到中國傳統的舞蹈著重在手腳,大多得依賴道具的陪襯,我儘量讓動作原動力從丹田出發,來延伸身體。

我婆婆非常溫和,很少用嚴厲字眼批評誰,即使它在被囚禁釋放後到日本,見了昔日恩師石井綠,拿寫的舞碼作品給她看後,石井綠罵她說:『經歷了那麼痛苦的折磨,竟還寫這樣平靜的東西』!…大火燒掉舞蹈社重建時,大家都心急如焚,忙東忙西,只有蔡老師一人坐在還漏雨殘骸中的藤椅上,聽著音樂隨著節奏舞動著雙手,微微笑怡然自得。彷彿說,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她的生命裡只有充滿韻律的舞蹈,舞蹈就是一切…老師教我舞蹈時,常說藝術並非世人常說的自然的誘惑,那是使舞者以所謂的美麗,去取悅別人;藝術應是表達自己對世界的看法,不是取悅於人。

P頭條【高吊反壓迫】蔡瑞月:白色恐怖打不倒的溫婉玫瑰

蔡老師是典型的台灣人,很純真、善良,即使別人欺負你,也沒想過要報復。蔡老師對國民黨摧殘她的一生、家庭,也看過許多人因此受苦,心裡不是沒有感受,但她不會謾罵。

蕭渥廷回憶,她們曾於1990年前往中國探望雷石榆,旅途的第一站先去北京,探望當初寄信導致雷石榆入獄的駱璋,蔡瑞月看見淚流滿面的駱璋,卻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過去了」,也未進一步追究讓自己與先生分隔半世紀的原因。面對大半人生活在白色恐怖陰影下的蔡瑞月,蕭渥廷也被她的溫柔與堅毅感動,即便有再多恐懼與不滿,也專注於舞碼創作,透過如《傀儡上陣》、《牢獄與玫瑰》等舞劇抒發心聲。

P頭條【高吊反壓迫】家園在空中 搶救蔡瑞月風雨20年

那是一個星期日的下午,(中山北路二段)48巷的紅色小木門,打開門的是蔡瑞月老師,心裡想說,這就是我的老師:她梳了一個髻,脖子到肩膀的線條很漂亮,有點發福,但也不是過胖。她帶我從中庭進來,我看到一大片木地板,陽光灑下來的感覺,我想說,對,這就是我要跳舞的地方。那時候我什麼都不會,但看到空間很感動,一定是這位藝術家,在這個地方醞釀成不同凡響的氣氛。

現任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的舞蹈家蕭渥廷,回憶起民國66年,第一次前往蔡瑞月舞蹈社的記憶,她眼光閃爍,彷彿還是那個想學跳舞的少女,第一次站在那片陽光灑落的木地板前。這時候的蔡瑞月舞蹈社,已經不若早期頻繁演出,蕭渥廷回憶,當時的舞蹈社很像被社會遺忘,授課班級不多,除非有年度發表、演出之際,才會很熱鬧。

P卡秋蔡瑞月舞者 演繹邱和順遭刑求過程

地板擺放三角錐,被蒙住雙眼的舞者在寫著死刑二字的鐵桶上,全身不停顫抖著,鐵桶旁邊穿著黑衣的警察,不斷地揮舞棍子朝他身上毆打。最終舞者全身被纏繞封鎖線,靜默地蹲在鐵桶。

這是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特別為「邱和順案」設計的行動劇,呈現當年邱和順在偵查階段遭受刑求的畫面。本次飾演邱和順的舞者林志遠也表示,演出時心中有滿大的震撼和反省,短短十分鐘內已可以感受被刑求的痛苦,就算比起邱和順經歷的只有千萬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