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影展看天堂花園談婦女受暴 王蘋:多元對話比壓迫司改有力

艾曉明的記錄片雖然有點煽情,但她確在誠實表明立場之餘,仍客觀的程現多方觀點,讓事實去說話,試圖創造讓事情對話的可能性,而非一面倒的批判控訴。《天堂花園》中一開始呈現了受害人黃靜與犯罪嫌疑人雙方父母對事件的說法,中間也節錄了談話性節目《魯預有約》上,犯罪嫌疑人的辯護律師的說法。「它讓一些觀點出來,甚至在中間還去問了黃靜的姐姐,如果人們說犯罪嫌疑人的是被冤枉的,她會怎麼看這些事情。」

片中令王蘋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山大學的驗屍教授接受訪問時的一句話:「原來我的工作是這麼受到公眾矚目」,這話凸顯了現代社會講求科學證據的價值觀,卻也讓王蘋反思,「我們受到冤屈的時候,仰賴的是公正的驗屍報告、公正的司法制度來澄清~難道我們就只能等公正的證據發言嗎?其實再怎麼公正的證據,在對話過程中雙方都會有不同的解釋,有一些是可以增進理解的。」

P影展艾曉明導演的道歉信

回想起為什麼會不專心,也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這裡那裡緊鑼密鼓的抓人、同一天桂林和廣州兩起爆炸、虐童、性騷擾、審薄與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有關轉發不實微博超過500就涉嫌犯罪……每天每天,都感到怎麼可能倒退墮落到如此地步?與此同時,每天也有許多良知公民在微博上吶喊,不屈地發出批評和抵抗的聲音。在中國,正在進行的是一場交戰;這個民族如果不能進入現代公民社會,如果沒有憲政,必將衰亡,已經衰亡。

P影展田喜回家:用影像記錄中國愛滋人權

1990年代,中國農村在政府的鼓勵之下,開始大規模的獻血。河南新蔡的田喜,9歲時也參與獻血,卻因此感染愛滋。
所謂獻血,是將血液抽出後,經過分離機過濾出凝血因子,再將血液輸送回人體。中國官方告訴民眾,抽出的凝血因子將用在治療血友病,而獻血也可以使血變乾淨,對身體有益。除此之外,參與獻血的人則可以獲得不等的報酬。對於貧困的村民而言,是一筆不錯的收入。然而,缺乏醫療、衛生知識,重複使用遭受汙染的分離機,獻血最後變成大規模的愛滋傳染,血漿經濟變成了中原血禍。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田喜回家!(911,7pm)

田喜9歲時在新蔡縣第一人民醫院輸血感染愛滋,直到2004年才確診為愛滋病患,他不斷嘗試與醫院協商,但醫院卻不願賠償,田喜向法院提訴訟,沒想到法院也不給立案,田喜自此成為愛滋病維權人士,為愛滋病友四處奔走,被當地政府盯上成了「穩控對象」。

2010年田喜愛滋病藥即將服完,到第一人民醫院找院長借藥,並向醫院求償,院長卻都置之不理,田喜一怒之下破壞了院長辦公室的物品,被河南政府收押,被當局以「故意破壞財物」之罪名起訴。政府動用公安機關介入,讓田喜這根眼中釘順利被拔除。

在進出看守所半年後,2011年2月11日,當地傳出田喜即將被釋放的消息,家人與病友、志工們歡天喜地的在法院外,等著迎接田喜回家,沒想到等到的結果,竟是一年的徒刑。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天堂花園(911,1:30pm)

《天堂花園》開頭以「孫志剛收容致死案」的不公案件引出影片主軸──黃靜案。湖南年輕女教師黃靜離奇裸斃,兇嫌直指其男友,誰知案件牽涉幹部子弟,公安不立案,法庭也不讓告,這起冰山一角的性暴力案,赤裸裸地把中國司法不公的真面目展現。

艾曉明以黃靜案為故事主軸,除了紀錄下黃母與關注女權的志工們奮力維權的努力,更以女性視角檢視社會,才女遇害引起社會關注,在「惋惜英才」的感嘆下,豈知有更多無產階級、非知識份子的婦女受到性暴力對待?黃靜案只不過是眾多事件的滄海一粟,艾曉明未將此事做為個別案例,在影片中帶出一系列更基層、草根的婦女,在性暴力威脅下的生活處境,在敘事上開展女性維權議題。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烏坎三日

「烏坎事件」是中國廣東近年一起農民群體與政府發生衝突的維權事件。2011年9月因烏坎村村委多年來私賣土地三千多畝,不知情的村民卻只得到極少補助款,數十次上訪無效後,烏坎爆發大規模人民遊行。不滿的村民歷經三個月的抗爭,在官方鎮壓圍堵的重重陰影下,最終選出「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實踐了中國鄉村首次現代民主自治的創舉。

《烏坎三日》導演艾曉明在2011 年12月19日至21日這峰迴路轉的三天,她與網友潛入烏坎村,通過四十多個小時的採訪、拍攝,記錄了烏坎人民從失望、絕望到出現希望的過程。在短短的48個關鍵小時內,從地方政府斷水斷電封村、村民堅守抗爭,到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至烏坎與村民代表對話,人口不到六千人的小農村,透過農民運動竟能對抗政府,驅逐官員,這戲劇性的轉變,更見證了中國人民力爭自身權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