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試答徐自強的練習題

文 / 孫健智 1995年9月1日,徐自強案--或稱北市商人黃春樹命案--發生的時候,我還在念國中。我當然不記得那天我在做什麼,大概是不情不願地起床、上學、八堂課後又放學回家,去補習班,回家吃晚飯、寫作業。當時,蘇建和案已經判決確定了,那個年代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網路也不普及,但已經立志要念法律系的我,多多少少也接觸過相關資訊。 1996年11月23日,徐自強第一次被判處死刑,那時我已經上高中了;2 […]

P評蝴蝶翩翩飛──寫在電影「鹹水雞的滋味」之後

文 / 王宗雄 他報告典獄長說:「長官,窗子太高了!」 而他得到的回答卻是:「不,他們瞻望歲月。」 -商禽<<長頸鹿>> 電影並非如此詩意的起筆。 我們必須承認,若不是透過影像,難以體會時間無盡、空間極小化所交織出的荒涼。狹小囚室關了8位受刑人,加起來100多年的刑期。前路茫茫,唯一可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呷飯、等待放封、等待會客。等待無法預期會不會來的未來。

P評華航虧損不是因為勞工加薪

文 / 盧其宏 華航空服員罷工一周年,從交通部次長、華航董事長,甚至股市名嘴謝金河都開始紛紛抨擊空服員罷工,理由包括適可而止、工會含血噴人、空服員加薪導致公司虧損。「空服員貪得無厭,導致全民埋單」成為這一波反撲的主調。遠一點的,像張忠謀也跳出來指控台灣工會籌組門檻太低,不利企業營運。   這些沒有意外,當工會取得足夠力量挑戰政府與資方的宰制時,所有偽善的面具全部被剝除,剩下的是最真實的打 […]

P評苦行,直到生命盡頭 ~ 中國留台學生悼劉曉波

文 / 陸永波 在6月26日,驚聞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身患肝癌的消息。而在已經7月13日晚,劉曉波去世的消息,在自由世界,人們不斷悼念,當晚#Liu Xiaobo的標籤在推特的趨勢排名第一。   而在中國大陸,在社交軟體嚴密的封殺機制下,仍然有不少人表達悼念之意,連平時隻字不提政治之人也隱晦表達,微博上被刪除得很快,而微信上也出現圖片不可見的狀況。之前聽朋友說,2010年時劉 […]

P評設立地方行政法院刻不容緩

文 / 黃奕超 2010年立法者增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下稱地行),採取一地院一地行、雨露均霑的「分散式」結構,目的無非在便利人民訴訟、民眾可就近獲得諮詢服務及保障人民權利。然實際運作結果,因各地行政訴訟案件量差距甚大,但又至少要維持2名行政法官,以準備高等行政法院廢棄發回更審時,有法官可用,於是造成各地行法官人數齊頭式平等(幾乎都是2人),但受理行政訴訟案件量天差地遠的情形(105年度平均每人新 […]

P評後事實時代的司法改革

文 / 王子榮 去年度無論是在外國或國內,都很流行的英語代表字為「post-truth」,或有人翻譯成「後真相」,亦或有人翻譯成「後事實」。字面所代表的意思並非所指述的事情沒有客觀上的真實或真相,而是接受訊息的人們不再著眼於事件的真實性。我們決定我們想相信什麼,人們在意的是這個「後事實」描述的現象,能否反映其心情和立場。人們判斷的依據不再是「事實」,而是取決於「觀感」。「不管你信不信,總之我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