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回復祖名吧!這是身為「人」的權利啊!

文 / Bagkall Haivangan (邦卡兒‧海放南)

我的名字回復了,我已經認同我的族群以及站了起來,當原住民有自我認同之後,對許多事才有新的看法與新的體認。

我的名字是全鴻德,聽起來好像很有學問,但是實際上山上的環境只能放牛,所以名字取得好也沒有用。

我的漢名是全鴻德,念起來很好聽,寫起來也非常漂亮。我的名字是部落裡的醫生取的,這位醫生理著光頭穿梭在小路上。我不稱部落裡的街道為小巷,是因為部落裡的步道不是平的,是上上下下的,不若都市平緩街道小巷。

P部落世界母語日 聽埔里噶哈巫「番婆鬼」的故事!

文、圖 / 方克舟

「埔里也有原住民族嗎?」

有的,多著呢!去年世界母語日過後,《Mata‧Taiwan》就曾帶著一群網友,到埔里拜訪當地俗稱「四庄番」的噶哈巫族(Kaxabu)!

活動在守城部落的新公廳舉行。這裡沒有茅草屋、沒有營火,只有外頭一座大型瞭望台,仍保有都市人對於「部落」的刻板期待 。

然而,一個文化所存留的證據,絕不會是外表所見。

P頭條P部落原住民族服裝新思維 李美花老師的世界

記者林建成 / 台北報導

台灣原住民族服裝和頭飾各有傳統特色,雖一眼望去有些類似,但走近仔細觀察圖騰、花樣、顏色、吊飾等,就可看出相異處。不僅如此,原住民十四族的穿戴還分有男、女、老、中、青、耆老、頭目、貴族、勇士,乃至盛服、常服都有不同。

「別說漢人不瞭解原住民族服裝和頭戴,很多原住民和下一代也不清楚。即便是小小的腳套或披肩,也有左右之分;頭飾如何戴,甚至有族人也不知道。每次講到這,我都很難過,也很疑惑。」在原住民族服裝設計界享有美譽的李美花老師 (Meijian‧Lafanl) 呼籲族人父母多讓下一代參加部落活動,才能永續族人文化和精神;如果父母不參與,就會不懂,也無法教子女。

P部落親善大使亂穿 原民批「披麻帶孝」

特約記者 陳睿哲 / 台北報導

數個原住民團體、大學原民社團、學者、立委田秋堇、立委鄭天財在今日舉行記者會,痛批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是「醜化、錯誤呈現原住民文化」,要求外交部正視此事件的嚴重性,向國人和原住民族道歉,並徹底清查過失,提出改進辦法。他們呼籲教育部及原民會等單位,應落實多元文化政策。

成功大學原住民交流社前社長李品涵說:「阿美族的男人會有情人袋,那他(青年大使)明顯戴反,代表家裡有喪事的意思。」她認為這樣去外國進行交流,根本是天大的笑話。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代表阮俊達也質疑「如果馬總統出訪中南美洲友邦,卻用披麻帶孝方式代表漢人文化,那總統須不須要道歉?」

P部落【部落客報到】以觀光價值為取向的消極救災態度!

眼看道路「搶通」現場進度緩慢,族人更對茫茫無期的道路修復工程進度,心急又心慌。截至7月20日已超過八天之久,除了第七天終於確保後山部落居民皆取得物資、身體健康無虞以外,受困山中的居民仍然身處於斷水、斷電、斷路、通信中斷的生活!公部門「依法行政」的處理方式,令國人對政府的救災能力與態度,感到擔憂和恐慌!只能祈求颱風、地震…災情不要到我家!

P部落【部落客報到】蘇力災後 霞喀羅徒步救援記

陳家興描述說,當7月15日第一批物資順利空投之後,霞喀羅居民陸陸續續在兩至三天內徒步來領回物資,但有少數幾位耆老可能因為體力、身體狀況無法步行太遠,所以始終沒有見到來領取物資,可終歸物資只能暫時紓困,道路得要儘快搶修才能確保部落內居民的生存生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