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勞委會’

P評關廠工人案的一點小心得

以律師來說,我認為應該作的是:把更多聲音帶進法院,那些應該被聽到卻聽不到的聲音。Ely 教授將司法定位為補強代議政治的重要角色,那麼律師、民間團體,應該就是補強司法審判程序的重要角色,藉以推動民主與法治的落實。就此,我的啟蒙老師曾言,一般人論及法律,往往只關切法院最後的判決,並將法院視作獨立而不受社會影響的組織。殊不知一個經典判決,尤其是民權運動判決的作成,其實不知累積了多少運動資源與歷史。沒有多年的民權運動、社會運動與其他政治因素相配合,法院不可能憑空想像並採行一套新論述!確屬的論。只是未來還有很多路要走,關廠案或許獲得了還算不錯的結果,但確實有著天時地利及人和。

P評【說法】關廠案 勞委會卸責始終如一

明明「就業安定基金」就是引進外籍勞工的「人頭稅」,本來就是預期會衝擊國內的勞工就業,要作為「安定勞工生活」之用的。發給被惡性倒閉的勞工,名正言順,也沒有花到納稅人的一毛錢。卻又擔心扛責,留了個遮遮掩掩、稱作是「借貸」的闌尾巴,十五年後,盲腸炎果然發作,折磨勞工十七年,只因為害怕被究責。

終於,在行政法院的法官,作出第一件勞工勝訴的判決之後,勞動部表示願意「全面撤告」,並發表了一份「促進社會和諧,保障弱勢勞工權益」的新聞稿。縱觀全文,仍然繼續在逞口舌之快,認為之所以撤告,是因為「不同法院的法官見解歧異、各自主張不同」,讓「真相」難以釐清,一副勞動部才是受害者的姿態。似乎忘了,勞委會才是這一切紛紛擾擾的始作俑者。一路卸責,始終如一。

P頭條關廠工人行政訴訟 三月七日首波宣判

「我們今天和這群工人一起站在這裡,打這個官司,代表台灣的勞工仍然活在地獄裡面。」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昨天就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追討「貸款」案中,五件由民事訴訟轉為行政訴訟的案件進行言辭辯論。開庭前,十二位關廠工人案的義務律師在法院門口一字排開舉行記者會。關廠工人義務辯護律師之一的吳俊達批評勞委會根本沒有誠意解決這個已經延宕了十六年的問題,總統馬英九還說出「台灣的工人其實沒有過得那麼辛苦」這樣的話,令人匪夷所思。

今天開庭的五個案件當中,有四件將於三月七日宣判,成為關廠工人案當中,首批移轉行政訴訟後宣判的案件。

P頭條關廠工人臥軌週年 社運連線宣布開「戰」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今天是大年初六,傳統上,這是許多公司行號「開工」的日子。無巧不巧,今天也是關廠工人「臥軌週年」的日子,包含關廠工人連線、反核團體、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華隆自救會、苑裡反瘋車自救會、樂生青年聯盟等社運團體,也選在這個對2013年來說具有重要意義的抗爭紀念日「開戰」,宣示2014年他們會持續為奪回人民應有的權利繼續抗爭、監督政府,絕不鬆懈。 在去年底因聲援關廠工人抗爭(呼籲政 […]

P頭條「光榮出獄,毫無悔意」 關廠工人持續抗爭

林子文說,雖然政府不斷打壓社運與言論自由,他和毛振飛在入監前,也確實如驚弓之鳥般懷著忐忑不安心情入獄,但如今他們走完這遭,才發現監牢沒有想像中可怕,反而讓他得以思考更多問題。

林子文認為,如果台灣只有200名社運抗爭者,或許還撼動不了政府,但若有2千人就能擠滿台北監獄,2萬人則能擠滿北部所有監獄,如果最後有20萬名抗爭者,那台灣不但沒有監獄容納得下,最後這些人反而會進入總統府發號司令,所以抗爭者不能懼怕監牢,今天他是懷抱「光榮出獄,毫無悔意」的心情重回社運懷抱。

P頭條P全球菲律賓 Josephine:我來工作,還是來當奴隸?

林玲瑩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戴著口罩,露出黑白分明的雙眼,感冒使得Josephine的臉上帶著疲態,但比起五個月前,在馬祖鎮日勞動下的憔悴身形,此刻她看上去安好許多。現年50歲的Josephine來自菲律賓呂宋島的鄉村。身為長女,她一肩扛起照顧父母與三名弟妹的責任。在菲律賓的裁縫工廠倒閉後,她曾前往賽普勒斯擔任家庭幫傭,隨後申請到台灣擔任看護,工作地點是台北。

Josephine 清楚記得,2013年7月11日那天,她才剛踏上台灣陸地不到48小時,仲介隨即把她帶往松山機場。「當仲介把我帶到機場,我怕他要把我遣返,可是我不會講中文,很緊張卻不知道怎麼辦。」Josephine 露出無助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