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台北監獄’

P頭條華光社區挖出古城牆 文史團體籲保存

邱彥瑜、蘇品銓 / 台北報導 被列為四大金磚開發計劃之一的「華光社區」,歷經去年的拆遷衝突之後,近期展開拆除工程。人搬走了,掩埋在聚落之下的日治時期古城牆卻露了出來,引起文史團體的注意,今天一早在台北監獄遺址外召開記者會,呼籲台北市文化局重啟文資審查,並暫緩已進行的拆除工程。 位於金山南路二段44巷口的台北監獄遺址,前身是日治時期的台北刑務所,沿用清朝台北城城牆石材興建,其中北牆在1998年已被指 […]

P頭條月入22K? 監所內工作所得看得到拿不到

監獄本身是一個封閉、不透明的環境,大多社會良善民眾們,也只能透過偶爾的新聞看到片斷的形象,如果只是被動的接受新聞與洗腦加強刻板印象,監獄的真相只是更不透明、受刑人的處境也益形不受諒解。

P評黑森林裡的黑森林~台北監獄違規房實錄

嘉義市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以上的事情都在台北監獄愛三舍,五坪大的考核房 ~ 您所見不到的角落上演。諸多限制其實都是包裝在行政裁量權下的精神與肉體凌虐。這些狀況縱然可能都違反監獄行刑法第50條、第60條及第61條,但監獄有恃無恐。國軍禁閉室監視影像消失了80分鐘,而監獄方面耗費不貲設置的監視器影像,則對外宣稱只保存14天。如果哪一天,外界要入監調查,能看到什麼?實在令人懷疑。

監獄違規房種種,從飲食生活到違規懲罰,比起軍中是否有過之無不及?懇請各界在促成改革軍方不當管教時,也一併看到社會另一個人權暗角所發生的事情。

P專題【我們的島】當華光散盡

林燕如 鄭嘉明 陳添寶等 / 採訪報導

中正紀念堂旁,一處看似雜亂的違章建築,零落中有其秩序,和周遭大樓相比,華光地區的存在,顯得格格不入。走在巷弄間,很難想像,它身處繁華的台北市中心,瞭解它背後的故事和歷史脈絡後,才發現,華光社區擁有的,是台北市發展史的縮影,也是城鄉移民史的見證,隨著法務部強制拆除地上物,九月底要淨空交給財政部國有財產署,違建戶持續抗爭,華光社區的故事,會怎樣說下去?

這片由黑瓦和鐵皮搭建的低矮房舍,就是華光社區,套上古地圖來看,這塊地是日治時期的台北刑役所,也是日本人在台灣蓋的第一座西式監獄。國民政府接收後,黑瓦的日式建築成為法務部宿舍,沒有地方住的職工,就在長官默許下自行搭建,在那個以為只是短期居住的歷史時空下,居民自立自強,用簡單的建材搭起各式各樣的家。由於環境特殊,華光社區並不是一般人理想的居住場所,倒是一些經濟能力比較不好的人,會選擇落腳的地方。

P評跳票六十年的居住正義

華光社區周邊的土地開發歷史正是催生了國有財產局的關鍵歷程。從民國四十八年起,之前位於華光的原台北監獄搬遷,以及周邊面積達四公頃餘的監獄農場開發,才有該機關之誕生。民國五十年間國有財產局隨即公告,台北監獄農場用地「百分之七十土地供給市民建屋,其餘保留建築公共設施」,並計劃由市政府收購土地,興建市民住宅。然而國有財產局和市政府之間始終無法就收購和財務規劃達成協議,最終國有財產局把土地分割,一一賣給民間,以後見之明來看,這私有化過程預示了我國難有合宜住宅政策,台北市無殼蝸牛問題必然產生。

P頭條【華光褪盡】法務部:訴訟是唯一手段

落腳數十年,華光居民或許清楚,這裡是昔日法務部眷舍,但不明白的是,當初自力興建,或是向職員購買來的房屋,怎麼在法務部一紙公文下,就變為非法占用的違占戶,拆屋還地之外,還須被追討上億元的不當得利?

民國38年,兩百萬軍民隨國民政府撥遷來台,現有住宅無法容納大量民眾,不少民眾只得自力造屋,華光社區也不例外,基層軍官與法院職員在政府與法務部的默許下自行搭建房舍,也有不少人向當時的法官、書記官或看守所管理人員購買房屋。全台一個個違建聚落興起,中央及地方政府都明白這是歷史共業,因此華光社區裡不論職舍、眷舍或違建戶,皆供應水電並設置門牌,居民也依法繳交保險和稅金,然而六十年後,國家急著收回土地,卻是以非法占用對居民提起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