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和平醫院’

P專題【獨立特派員】老後‧南機場

婁雅君、賴秉寰 / 採訪報導

入夜,位在台北市西南隅的南機場夜市,亮起了霓虹燈,這是多數人熟悉的南機場。整個區域披上了喧鬧的外衣,淹沒了悄然無聲的南機場公寓。每棟公寓裡各自上演著不同的人間風景,它們充滿希望,或者,更為荒涼。

「幾號?趕快叫救護車!」這天早上不太平靜,傳來吵雜驚慌的人聲。萬華區忠勤里里長方荷生被居民叫來,小跑步上樓。

「一個老先生暈倒在家裡,」他匆忙對我們丟下這句話。

「可以幫他急救嗎?趕快!」鄰居都跑出來了。

P專題【獨立特派員】SARS:十年遺毒 (2) 戰疫專家

何美鄉:「華昌國宅不應該封街的...我做了幾個專訪之後,我說也不用採血也不用移出去,我就是這麼決定,一個學者怎麼敢說這樣的話,我當然是很確定。」(照片截自獨立特派員)

「有個日期就是23號,一直在我的腦袋裡面。」何美鄉印象非常深刻,她說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前,她進去看了X光放射室,當時成堆的衣服丟棄在一旁沒人處理,直覺很快地告訴她,醫院已經進入了某種混亂。之後,上面指派了她和蘇益仁,張上淳三個人處理和平封院。

「我記得我徹夜跟美國CDC的人討論這件事情,我就一直在猶豫要怎麼說可以被接受的時候,結果邱淑媞進來宣布關院,我們都愣住了。配套?不清楚,我只能這麼說。」

P專題【獨立特派員】SARS:十年遺毒 (1) 地下的洗衣工

歷經和平醫院SARS風暴的洗衣工童建榮。(照片截自獨立特派員)

封院之前的半個月,送到洗衣房消毒包數量突然暴增,身為洗衣房工頭的童建榮開始起疑,醫院是不是有SARS?他說,按照程序,有傳染性高危險的衣服,應該先拿到消毒鍋滅菌再送洗,但那半個月,一堆沒有消毒卻用紅色消毒包,貼著「接觸過SARS病患」的衣服,不斷地送往洗衣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