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國家’

P評從恩惠到權利?學術審查面對司法審查的社運SOLO

文 / 陳竹上

2014/03/02 傍晚的一通電話

「科學權力監督聯盟?」沉穩中仍不免帶點狐疑的聲音,從電話那頭說出這八個字的,是自由時報的編輯。

「ㄟ,是的。」我有點心虛地回答。

「可是我們上網搜尋,一直找不到這個組織…」

「嗯,不好意思,我們還在籌備中…」,其實所謂「我們」,當下就只有我與同樣走上司法訴訟的許教授兩人;如果說「聯盟」的語意是至少要三人,那或許要趕快把我那還在唸博班的太太也拉近來湊數。

P全球民主法治讓國家變得更好:劫後挪威的價值選擇

文 / 方潔 2011年7月22日(以下簡稱七二二事件)成為挪威國民心中永遠的傷痛。僅僅一小時內,首都奧斯陸接連發生了政府大樓爆炸,以及于托亞島勞工黨青年營的槍擊事件。行為人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總共造成七十七人死亡,九十六人受傷。這是挪威自二戰以來規模最大的死傷。案發後,不只是挪威,全球都在觀望,原本和平、開放的挪威社會將會變得如何變化。 在真相尚未明朗,在人心 […]

P評印度洋的風為誰而吹?族群、國族和帝國性的想像

文、圖 / 林秀幸

我並非出於自願的到這個印度洋小島做田野,而是我身在客家學院。我們院長是那種關鍵字「客家」的那種人類,所以我是被他半強迫推銷到這裡進行我的第二個春天的(如果說研究前景就像春天一樣那麼令人難以捉摸的話)。

來之前,我查閱了一些資料,這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曾經是法國屬地(天曉得法屬地的真正含意是什麼,以法國人的慵懶而言),接著法國人被英國人打敗了(說著,就凸搥了)。然後當年被法國人「進口」(那時真的是進口,不要罵我像罵柯P一樣)來當奴工種蔗田的非洲人,被英國人解放了(原來兩個世仇在海外殖民的記錄也是如此競爭),因此需要大量的契約人工。這時候印度人和南中國沿海的居民以不同的方式和機會來到這裡。南中國的移民,先由廣府人開頭,接著客家移民接續了這個橫越印度洋的移民之歌。而二次大戰後來到的客家人,島嶼已經無法接納,轉而到非洲大陸發展。

P評「童年」的社會學分析:從國家主人翁到消費福利主體

文 / 藍佩嘉

1952年的兒童節,國民政府流亡到台灣甫三年,《聯合報》社論絲毫沒有慶祝節日的歡愉氣氛,反而充滿憂國憂民的沈重感懷。文中批評有些父母學習傳自歐美的教養模式,「不明真諦,徒學皮毛,以致從童年就養成驕佚頑劣的習性」,呼籲為父母者「能以驕縱,溺愛,姑息為戒,而不忽略基本的童年教育」。文末更不忘呼籲反攻大陸的神聖使命:[*註1]

我們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懷念大陸上的億萬兒童!他們在朱毛匪幫的血腥魔掌下,不祇已失去父母的慈愛,家庭的溫暖:和安心讀書的機會,而且被匪幫驅使成為鬥爭的工具…我們今日在復興基地的台灣慶祝兒童節,必須不要忘記他們,並積極努力,加緊準備,早日反攻大陸,拯救魔掌下的同胞和兒童!

P專題看見社會,在瘟疫蔓延時

文 / 簡妤儒

如果不是因為伊波拉病毒(Ebola)在西非蔓延好幾個月,致死率將近五成,奪走了超過四千條人命,非洲對大多數台灣人(包括我)來說,應該就是個遙遠、邊陲,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踏上的土地。

但隨著死亡人數持續攀升,連西班牙、美國也紛紛出現境外移入和醫護人員感染個案,台灣也和全球各國一樣,開始注意起這個原本被定調為西非問題的疾病,紛紛升高警戒,祭出監控、檢疫和醫護因應等措施,誓言把病毒阻隔於境外。

高危險性的傳染病越來越容易跨越國界擴散,大概是近年來國際公衛領域中最讓人頭痛且棘手的問題之一。從SARS、禽流感、到今年開始重新在西非蔓延的伊波拉病毒,每一次大規模傳染病疫情,都凸顯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雖然資本、貨物和人都能夠更加便利地跨國流動,卻也成就了公共衛生防疫體系越來越脆弱的難題。

P評【說教】蘇格蘭幻想曲

文 / 史英

上個月的論壇,我寫了題為〈夢想〉的隨筆,說「夢想」總是站在「幻想」和「理想」的中間,當時還弄不清蘇格蘭就要舉行公投了。說來慚愧,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不過,這也証明了我的無辜:並不像那些「偏激份子」,每天都想著獨立的事!但現在看到蘇格蘭人的「幻想」,一步步往「夢想」靠近,而且還真有實現的可能,怎麼能假裝沒看到呢?

說那是他們的幻想,一點都不誇張的,因為在此之前,不要說英格蘭人、愛爾蘭人、歐洲人、全世界的人,當然更包括著絕大多數的蘇格蘭人自己,沒有人會把蘇格蘭的獨立當做一回事。大家心裡想的,包括絕大多數蘇格蘭人心裡想的,都覺得那只是少數閒極無聊的傢伙,在酒館裡的胡言亂語罷了。梅爾吉勃遜的那部電影,演的是十三世紀的「絕世英豪」,跟現在的關係絕少;1707年蘇英合併以來的這三百年,基本上沒有什麼獨立抗爭。當然,獨立黨或某些社團的推動是一直都有的,但那只比酒後亂語好一點,不過是有些懷著浪漫情懷的人,閒暇時的一種社交活動罷了。如果你不丟炸彈,不搞暗殺,而也沒有人自焚,有誰會把你的話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