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國際審查’

P評國際專家九點居住權建議 政府有聽沒有懂?

~兩公約人權報告 查過水無痕(上) 文 / 林彥彤    四年,又過去了。第二次的「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國際審查」,在今年1月20日順利落幕。來自十個國家、總共十位具備豐富聯合國經驗的國際人權專家,在當天公布總共78點的「結論性意見」;其中,單單是「居住權」一項,專家就給出了高達9點的建議,數目與內容都遠遠超過2013年首次國際審查的結論。顯然,四年來,政府並未認真反省,任由鼓勵投機的制度 […]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監所不需要人權嗎?

台灣目前的監獄強烈訴求正常的渴望,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默認監獄中的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各種羞辱,所以像是收容人看醫生,沒有隱私權,大家排排站,相互觀看;收容人便溺,得在眾目睽睽下為之。這顯示著我們沒有將收容人認真地當成一個人,就因為他們犯了罪,不再正常了,所以任由污名與各種羞辱爬滿了他整個身體,直到出獄,仍拖著這些印記蹣跚而行,監獄也等待著這一個不正常者的下一次到來,準備著下一次的羞辱與污名。

監獄不應該成為製造終身污名化的機構,也並非用來羞辱人民的場所,縱容著不人道的處遇與酷刑滋長,反而應該奠基於尊重人的態度,來達到刑罰事後處理機能,伴隨著矯治與社會復歸的可能。所以不只監所當中的超收和衛生醫療問題需要獲得解決,相關的教化與作業等事項應該也要讓更多主管機關來參與。並且建議政府日後於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時,亦應考慮設置防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應具備一定的權限可以視察監獄並進行調查之權限,確保監獄和看守所等刑事收容設施沒有酷刑的情形。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兩公約與原住民

…法務部似乎不甚明白國際審查進行的方式,NGO 發言協調會時竟有工作人員不知道兩公約「是兩份不同的公約」,審查進行時還一度以「未收到指示」為由阻擋民間團體進行遊說。其次,官方代表團成員面對委員們的提問,通常只能機械般地複誦法條或政策方針,絲毫沒有辦法說明現實情況、解釋法律保障未被落實的原因,更糟的情況則是不同部會間互踢皮球。再者,部分漢人官員顯露出的優越或無知心態著實令我們不敢恭維,戶政司司長說「原住民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改名權利…也可以同時擁有兩個名字」,顯見其完全不明白過去族人被強迫登記漢人姓名的慘痛經驗,「改名」和「復名」的意涵天差地遠;營建署代表則根本連原住民族保留地與傳統領域都分不清楚,無怪乎答非所問,誇口「原住民土地上的開發案都有經過事先同意」。以上種種,再再呈顯出公務員人權教育及多元文化認知的嚴重貧乏…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國際審查結束 審過水無痕?

媒體壟斷問題也獲得此次審查委員的極度重視,在審問政府代表的過程中不斷被提出來詢問,而集會遊行議題反而在此次審查中沒有太多被關注的機會。在審查委員的提問中,政府代表說執行集遊法的實際情況已經鬆綁及改善,委員也沒有再繼續追問。在結論意見中,審查委員把政府代表講的話都放進去,包括政府承認集遊法違反公約、政府承諾集遊法會改成報備制等。審查委員仍在結論意見中要求政府將違反公約的集遊法法條刪除,同時也鼓勵民間社會直接援引公約告上法庭,挑戰司法體系落實兩公約的決心。

當然,審查委員的結論意見並非法條,無法直接被援引,但不論是在未來的議題倡議或行政訴訟中,這些意見仍可以被視為證據或補充資料來使用。畢竟審查委員是受台灣政府之邀才來到台灣做出這些意見。台灣政府有義務遵守,也有義務向全民提出接下來的行動計畫,更必須在下一次的報告審查中回應其改進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