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外勞’

P全球【看見】鬥惡法

文 / 吳靜如 F來台兩個多月,便發生職災。雇主自信的說,「這機台已經19年,從來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對於勞檢報告上寫的「缺乏安全設備」,雇主說,「有啊!每個機台,都有個stop按鍵,緊急狀況發生,勞工只要按下那個按鍵,機台就會停了」。檢察官問,工人到職後,有沒有做安全訓練?雇主說,「有,每個新來的勞工,我們都會讓資深的勞工教他機台操作,且也都叫他要小心。」   自從滾燙的橡膠傾倒在F […]

P全球【看見】二十歲的手

圖與文 / 莊舒晴 第一次看見雅蒂是透過LINE。照片裡年輕的印尼女孩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右手的手掌消失,剩下烏青帶血的斷肢。   那天晚上,工廠老闆娘說必須趕訂單,要求已經工作一整天的雅蒂留下來加班。儘管疲憊,但她不能拒絕,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二十歲的她當初是如何滿懷期待地離開家鄉,以為邁入人生另一個光明的階段。對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少女而言,家裡沒有辦法繼續負擔升學的費用,比 […]

P全球【看見】斯米回不去

圖與文 / 陳秀蓮 2016年2月22日,新莊地藏庵,香煙裊繞的廟宇裡,一排長長的人龍端著一個籃子,裡面放著紙紮的人形立排,下面押著不同的金紙、貢品,人形牌背後寫著名字。麥克風一一唱名,家屬端著籃子按照唱名順序進入廟宇右方,圍著祭壇成半圓形,廟公國台語雙聲帶,唸著熟練到倒背如流的祭文:   信女斯米,現居台大醫院精神科病房七號房三床,求大眾爺保佑,祈求身體健康,若有冤親債主速速離去,一年 […]

P全球【看見】假日的印尼Silat時光

圖與文 / 莊舒晴 去年因為職災而住進TIWA安置中心的Imam,是個開朗熱心的人,說話有時小結巴,總是笑笑的,在另一個職災工人手術住院期間還會去探望、陪伴聊天。前幾週已經到新工廠工作的他突然回來找我們,說假日在河堤練習印尼傳統武術Silat時被民眾和警察關切,懷疑他們是ISIS,請我們幫忙在紙上用中文寫「我們只是在運動」幾個字,好讓不諳中文的他們能夠給台灣人看,不要讓難得的假日時光受到為難。 & […]

P頭條Indayani 家鄉的等待:何時從心靈的黑洞歸來?

文 / 陳素香 如果你等我 我定會回來 但是你必須全心全意的等我 等到天下黃雨 等到炎夏暴雪 等到所有的等待都停止   準備寫Indayani的故事之前,腦子一直浮起這幾句以前觸動過的句子。當然,Indayani的故事絕不是關於戰爭和愛情的,但是它的幽暗無解,悵然和悲懷也似一個時代的荒謬和無情。   104年5月18日凌晨4時16分,Indayani在新竹縣竹北市刺殺前女性雇主 […]

P頭條華潔洗衣工會罷工 迫資方協商調薪

經過兩次和資方協調破裂,華潔工會昨(5月31日)晚,以58比17通過罷工投票,隨後又通過設立糾察線。為了避免資方將貨運出,華潔工會隨即展開無限期罷工,70多名員工夜宿工廠,睡在工廠大門、出入口、卸貨區封廠,並於工廠大門口拉起糾察線,手勾手組成人牆,呼籲非工會會員不得進入,爭取底薪加薪1萬元。

今天早上8點多,一名非華潔工會會員來到廠區門口,質疑為何不能入廠上班,還找來一旁的員警詢問,最後由華潔工會理事長、桃產總出面溝通,才化解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