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外勞’

P專題當制度「殺人」:外籍看護在台灣的處境

文 / 張晉芬

社會學的精義之一,就是試圖說明:常民所說、常識以為的社會「問題」、「不良」行為、或「犯罪」大都是結構所致,而非可完全歸咎於個人。結構包括了規範、角色、差異性、群體、制度、組織、文化等。本文基於個人經驗、以外籍看護在台灣的處境為例,說明制度如何迫使人「不良」,以致於「犯罪」。

我母親由於長骨刺、大腿骨折、及關節退化等原因,在過去幾年間陸續動了三次大手術。雖然都不是性命攸關的手術,但髖關節、膝關節和脊椎開刀都影響病人的行動和日常起居,由此累積了不少聘僱及與看護共處的經驗。我們一共聘請過十一位看護,其中有越南籍、印尼籍、中國籍、和台灣人。其中有些是合法引進、有些是仲介轉介。有人只做了兩天、有人做了將近一年。有兩位因為不合適,是我們主動請仲介轉出。有一人不告而別。我想要陳述和分析的是從與看護互動和相處的經驗中,我對於照顧服務勞動過程的看法。此外,看護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也是我另外一個深刻經驗。

P全球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3/12/22

1. [巨石陣中心]
2. [耶誕集錦]
3. [水下畫廊]
4. [百元抽畢卡索]
5. [全球最佳城市]
6. [嘟嘟車遊世界]
7. [印度首投族]
8. [日外籍看護]

P頭條P全球應然與實然:長照外勞的見與不見

吳玉琴根據老盟經營照護機構的經驗,認為機構聘雇不可行。她認為身為非營利組織的居家服務單位沒有能力做大型的管理,光是聘雇一兩百位居服員,壓力就已經很大。因為到家服務老年人本身風險就很高,加上政府對於居服人力的補助二十年來未曾調漲,在人力的管理上,居服單位耗盡心力,卻未獲得相對應的報酬。

王增勇則提出階段性的進程,考量到長照體系無法一次納入大量外勞,他認為某些家庭,其實沒有能力管理跟訓練外勞,應該開放向有經驗的居服機構提出申請,提供專業的協助來訓練外勞。再者,對於之後新進的外勞,應該要直接由居服單位訓練跟管理,甚至鼓勵有經驗的機構聘雇外勞,派遣至有需要的家庭。經歷討論與溝通,TIWA也同意家總的看法,透過九年的落日,使外勞人力慢慢納入長照體系。

P評長照,罩不到我?

圖、文/邱彥瑜 【看見長照現場的移工身影 系列6】 從上星期四開始,PNN進行【看見長照現場的移工身影】系列報導,直到上星期天,移工大遊行的隊伍中,PNN也沒有缺席,看見了移工,那天,我們也看見了家庭照顧者(可能是家中的媽媽、孝子、媳婦、另一個老人、甚至是你),這是過往移工遊行中未曾見到的。這麼多人站出來,為的只是一件事情:「反血汗,要長照」。 我們開始困惑,政府口中「全球最完善的醫療照護體系」, […]

P評仁慈的奴役?

文 / 吳東牧

我彷彿看到台灣社會正在以一種面無表情、甚或是帶著微笑的仁慈姿態,對外籍家務工施展暴力,要將他們形塑為奴;不願為奴便是惡勞惡傭惡看護。

很多朋友說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台灣還是有好雇主。當然。不過有些自認為是好雇主的人的說法是:我們已經不錯了,只是要他們稍微多做一些額外的打掃、即使怕他們學壞逃跑而沒讓他們休假,也讓他們吃好住好 ~ 我只想反問:如果你或你的子女、父母必須到海外打拚賺錢養家,你敢袂毋甘?這固然是長期照護制度不健全狀況下的弱弱相殘,但我總覺得,在制度與人性尊嚴之間,台灣許許多多的雇主在改善家務工的勞動條件和基本尊重上,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P頭條移工遊行反血汗 訴求國家聘僱、納入長照

林玲瑩 邱彥瑜 李映昕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根據2012年勞委會統計,外籍家庭看護每日工時長達14小時,約10萬人全年無休。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研究員陳秀蓮強調,移工盟這次推出長照訴求,背後真正要談的是:當看護工負荷過重、沒得喘息,就無法提供好的照顧品質,被照顧人將暴露在風險下;從另一方面看,長照人力若不納入現有的外勞及家庭照顧者,那些受訓完畢的居服員也無法進入職場。

目前家庭看護平均薪資為15840元,遠低於基本薪資19047元,超時、無休情況更是時有所聞。關鍵之一在於家務工未納入勞基法,20萬名家庭看護的勞動權益公然被剝削。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理事長吳靜如表示,TIWA、家總及婦女新知等團體組成「長期照顧者監督聯盟」,主張由國家聘僱外勞,針對目前在家庭照顧的家屬及外勞做整體人力規劃,並逐漸取消家庭聘僱制。

「如此一來,勞動條件就有保障,或是能有充分的休息,讓他們像人、而不是像奴工。」吳靜如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