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屏東科技大學’

P專題【我們的島】找尋秋天的聲音

陳慶鍾 / 採訪報導

學界調查,全台灣黑鳶的數量,大約在三百到五百隻之間,被列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但是黑鳶在世界各國,特別是亞洲國家,其實是數量眾多且穩定的普遍性鳥種。屏東科技大學五年來投入黑鳶族群生活史的調查,希望找出牠們在台灣的生存限制。

屏東的黑鳶族群,大約有一百隻,是台灣數量最多的地方之一,不過這二、三十年來,族群數量一直沒有成長。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分析,屏東黑鳶存活率接近或低於七成以下,才會讓族群繁衍受到影響。

P專題反對雪谷纜車 與黑熊共存

文、圖 / 郭彥仁

「如果森林沒有了熊,心理會覺得孤單,就像森林沒有人住一樣。」這是從一位騁聘山林的布農族大哥發自內心說的一段話。

幾年前,我還不太能理解這句話的含意,但這幾年我在全島黑熊分布調查之餘,在許多鬱鬱蒼蒼婆娑森林遍尋不著黑熊痕跡,捫心自問:「這本該是美麗的黑熊森林,為何不見該有的黑熊呢?」當意識到野外黑熊數量比想像中的還稀少,我的心也開始孤單了。

機緣巧合安排下,我來到大雪山森林遊樂區進行黑熊生態調查。記得當第一筆黑熊影像被記錄下來那天,發現黑熊的喜悅讓我在森林開懷大笑,彷彿就像發現寶藏的探險家一樣。會這麼開心不是沒有道理,在北台灣發現黑熊族群確實難得,特別是北台灣的棲息地切割嚴重、推測棲地品質惡化、非法狩獵,導致黑熊族群少且呈現小族群的分佈。然而,發現黑熊的喜悅沒持續太久,隨之而來的是雪谷纜車案前期的環境調查陸續開始,當我得知纜車路線會經過黑熊活動的熱點區域,這將對當地黑熊族群造成莫大干擾,當下心情就更為複雜。

P專題多元成家不是核子彈:性別101的四堂課

文 / 廖珮如

政府自從2004年頒佈《性別平等教育法》以來,部分基督教人士組成了真愛聯盟,開始連署阻擋教育部實施多元性別教材。

近來一些民間性別團體致力於推動民法修正草案,使得部分基督教團體,空前絕後地與部分佛教團體、統一教等不同宗教團體結盟成「護家盟」,該聯盟大動作召開記者會、成立連署網站,將其反同志論述包裝於「家庭價值觀」、「倫理綱常」之下來訴求。

然而,「性別」二字之複雜,實非「天生自然」四字可含括的,「性別天生」這一想法,本身就應該被提出來檢討。這裡,我將以課堂上教學之經驗,分成四項課題來進行討論: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特質、性慾取向,盼望能為尚未進入性別研究領域,或有興趣了解性別研究的讀者,提供另外一道觀看「性別」的窗口[*註1]。

P專題【我們的島】死亡陷阱

陳慶鍾 陳添寶 張光宗 / 採訪報導 學界調查,全台灣的黑鳶數量,大約在300到500隻之間,被列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但是黑鳶在世界各國,特別是亞洲國家,是一種族群數量眾多且穩定的普遍性鳥種。屏東科技大學三年來,投入黑鳶族群生活史的調查,希望找出黑鳶在台灣的生存限制因素。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說,在屏東的黑鳶族群,大約有一百隻左右,平均一對黑鳶可以產出1.5隻的幼鳥 […]

P專題【我們的島】高屏大湖 井水犯河水

李慧宜 葉鎮中 / 採訪報導

十年來,政府只要說到高屏大湖,農民就抗議。無論是立法院、環保署,還是村子裡的大廟前,農民都挺身出來呼口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枯水期的高屏大湖,很可能會搶到農民的命脈-地下水…

還好有地下水

原本在台北動物園擔任獸醫的饒貴彰,30年前辭掉公務員工作,回到家鄉美濃養泰國蝦。他說,「因為我們屬於內陸,地下水很豐富,附近又完全沒有工廠污染,當初才會放下台北的一切,下定決心回家養蝦。」

P專題【我們的島】從自然到保護區

李慧宜 張光宗 / 採訪報導 自然,是什麼? 是小鳥高歌的地方, 是毛毛蟲睡覺的眠床, 是很多小花小草和大樹的家。 是森林、是溼地、是稻田、是海洋, 是文人雅士筆下的文章、眼裡的畫! 是矮房、是大廈,是健行步道, 還是一再變成遊樂區讓人開發? 如果政府畫出一條線, 是不是真的可以保護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