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思乃泱’

P部落不再忍辱 族人淨空奇美文物館

文 / 思乃泱

2015年5月9日母親節前夕,秀姑巒溪的奇美部落(Kiwit)族人,終於在部落文物館外拉起白布條,開始文化抗爭行動,不滿中央與地方政府粗暴對待「部落自主權」。

我看著網站一直被分享的照片和影片,心裡很難過,也很感動,六、七十歲的「以娜」們(yina/媽媽),頭綁「要自主」黃布條,高舉白布條大喊:「支持部落自主!反對行政暴力!」

一群年輕人把懸掛在文物館內的竹筏拆下,有些人打包歷史照片,以專業對待文物的方式,清空奇美文物館,留下族人的尊嚴。趁著遊子回家過母親節的日子,族人同心一起動手捍衛文化部落的自主價值。

P部落高一生遇害61週年忌 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文、圖 / 思乃泱

我們敬仰的原民自治前輩高一生如果在世,應該會這麼說吧:「水田不要賣、養雞場也不要蓋、還有那個什麼十八層地獄樂園!」

就因為法條有一公頃地無須環評,臺東縣新園里三百公尺外的農地被分批買走、切割申請,跑完所謂合法申請程序將近七成,等著建照核發後即動工蓋養雞場。這件事,居民事前完全不知情,只奇怪為什麼荒地全被整平,還面積那麼大,直到驚覺事情有異,當地居民的生活,就全因天上恐將掉下來五甲大養雞場設置案而起了天大變化。

沒人可想像與115個籃球場那麼大的雞舍為鄰,鎮日生活在六萬多隻肉雞的噪音、粉塵、雞糞與可能產生的疫情威脅下,我們還能怎樣待在自己家的環境?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

P部落【部落客報到】高一生與全國高一生

文 / 思乃泱

寫於高一生遇害60周年忌日

1954年4月17日,60年前鄒族第一位接受現代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被臺北憲兵隊綁赴馬場町刑場槍決。他背負莫須有罪名,給妻子的最後一封家書上寫著:「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高一生相信,當時間過去,後人必能破解當年執政者羅織他罪名的詭計,清白終將還給他。

Uyongu Yata’uyungana (吾雍.雅達烏猶卡那) 是他的鄒族名字,高一生這個漢名,則源自日本時代被稱為「矢多一生」而來。當年他接受日本教育,在師範學校就讀時,他熱切吸收新知,與來自中南部的青年人才互動、學習,想著未來如何規畫發展家鄉,假期時也回到山上教育所協助年幼孩子的教育工作。國民政府來台後,受委派擔任台南縣吳鳳鄉(今嘉義縣阿里山鄉)第一任鄉長,他不斷奔走爭取各種能夠促進族人發展經濟的興設、安排良好就學機會,在農林業與妻子進行各種實驗與嘗試,不論是推展水田、蔬菜、種植經濟作物、造林、供電、興建灌溉渠道、鼓勵族人移墾而有了現在的茶山、新美等部落,為的就是希望在鄒族朝向現代化發展的環節上,能善盡自己所學、不負族人託付,盡力擔下轉化的軸承。

P部落【部落客報到】「普悠瑪號」衝第一!感謝有你!

「普悠瑪號獲選了!獲選了!」7月26號台鐵東部幹線新式列車確定命名為「普悠瑪號」的消息一傳來,我們一群卯起來拉票的朋友們在臉書奔相走告灑花歡慶。為的是在那最後三天投票期限內強力動員、積極宣傳而終於帶來這打過美好一仗的結果,讓我見識到卑南族內部極高的歧異度以及不同部落族群互挺「普悠瑪號」與普悠瑪部落的團結力。更重要的是,趕在投票最後一天,普悠瑪部落青少年自發性到火車站展開一場最關鍵的拉票活動,更讓我看到年輕人行動的力量以及民眾集結創造奇蹟的可能性。

P部落【部落客報到】天團潮牌崛起 -「部落美男子」!

「部落美男子」樂團,這支被我譽為接下來一定會繼「圖騰」、「MATZKA」之後奪下大獎的原住民音樂團體,終於在2012年5月25日開記者會正式發片了。一早起來,我急著看網路新聞,但看到的敘述多半是記者揶揄他們反差很大,哪有美的粗勇外型(不是用粗曠形容),把記者會上爆料的趣事諸如還沒出道就喝垮經紀人的點心訊息當作正餐內容來報導:「美男子外型粗勇 團名瞎取差很大」。「部落美男子」的音樂特色沒被形容、創作靈感沒被提起、部落經驗沒被呈現,甚至這個團跟其他團最不一樣、還有同名潮牌堪稱原住民青年創業之光的特點都沒提到…。於是我實在忍不住想談這個未來天團,分享我感受到的「部落美男子」美在哪裡,到底。

P部落幕落。期待更多「百合戀」

文圖 / 思乃泱 在臺東火車站看到揹著包包的Kulis跟他妹妹,我立刻大喊。 「去哪裡你?」 「臺北呀,花博。」 「哇~~那你什麼都不用去看,去看『百合戀』就夠了。夢想館還有機會排隊,可是『百合戀』一過一月四號就結束囉。」 「就是要去看『百合戀』啊,Lamuro跟我說,那個舞台啊氣氛好到不行,一定要去看!」 「嗯嗯,尤其一定要去看下午四點半或是晚上七點半那兩場,那個燈光變換的色彩才會顯現出來,去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