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排灣族’

P部落【三鶯部落】轉型正義正步走

文 / 莫那能 親愛的姐妹弟兄,我是排灣族的,也是個盲人,可是我經常來到這裡跟大家在一起,因為我也自認是三鶯的一份子。我本來想非常非常用力地慶賀,可是從我的身份跟角度來講,真的很難有開懷的興奮。從1984年從事原住民運動到今天,32年才看到這樣一點點的成績,對所有的原住民來說,我只有更深的慚愧。 是的,我曾經這樣寫著:

P部落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與國家律法間的兩難

文 / 賴韻竹

我只能從新聞報導中了解法律與原住民間的不平等,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不平等會讓一個部落、一個族群甚至可能是所有原住民族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直到我在課堂聽到寶桑部落族人Kyukim Tamalrakaw(陳劉俐吟)這位妹妹提到發生在她們家族和部落的事時,我才恍然大悟。大獵祭結束當天,男人們從營區返回部落時,婦女、孩子們應該是以期盼歡喜的心情站在凱旋門等待家人歸來一同歡慶新年,然而那時卻是夾雜擔憂恐懼。當獵人們回到部落時,全部人衝向前,相擁而泣…

你能感受族人們是多麼團結、多麼盼望他們的歸來嗎?你能想像每個家庭的男人們帶著信心與光榮上山,入山執行一年裡最重要的事,卻沒一人能榮耀走過凱旋門,是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嗎?身為獵人無法將壞的留在山上、將好的帶回給族人共享,反而帶回壞消息,這在獵人們的心中是多大的遺憾和虧欠。

P評一張地圖回到三百年前

文 / 劉進興

國立台灣博物館最新的特展是:「樸埔風情:躍動的先民身影」,主展品是鎮館之寶「康熙臺灣輿圖」。從這張古地圖,加上同時展出的「番社采風圖」以及精彩動畫短片,你就可以窺見三百年前的平埔族是怎麼生活的。

但如果你能事先閱讀一六九七年郁永河寫的《裨海紀遊》,或聆聽台博館提供的導覽,你就能像搭時光機般地回到十八世紀初,想像自己與平埔族先民在西海岸一起散步、獵鹿、或者走標。

P部落從一件衣服開始 排灣族人尋根之路

文、圖 / 方克舟

當初得知台東南興部落要復振已中斷70年的小米收穫祭,我馬上去Google一下,卻發現以往每年南興部落就已經有在辦收穫祭了啊!

這下子得趕快詢問主辦的大姐Djenge Vaqisviq:「我看你們每年都有收穫祭,為何說沒有屬於自己的祭典呢?」

沒想到大姐說:「那是公部門辦的,不是我們魯加卡斯的祭典!」

P部落烏來原住民以歌舞歡迎張志軍被罵慘… 哪裡出錯?

文、圖 / 方克舟

6月26日,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到新北市烏來部落時,受到一群原住民族舞蹈團載歌載舞歡迎,但舞蹈團卻被罵慘…

嘖嘖嘖,到底哪裡出錯了?

我們撇開政治不談,就原民朋友最在乎的文化層面來看,這群舞蹈團有兩件爭議之處:

一、烏來是泰雅族部落,為何以阿美族歌舞服飾演出?


二、服飾卻也不是阿美族部落服飾,引發族人抗議!

P部落驚動十五警力「關切」的部落另類旅遊!

文、圖 / 方克舟

上週,我們參加了一場部落小旅行:我們到排灣族人的傳統領域溯溪,探索河川生態,晚上星空海邊;接著,我們將走回大武部落,與居民聊聊近年來部落環境的變化,晚上一起烤肉、一起喝酒…」

但,這場看起來似乎很正常的部落小旅行,竟然在第一天就引來 15 名當地警員的鎮守關注,還有副警察局長頻頻關切!原來都是因為這次部落小旅行的目的地,是大武一家違法砂石場。

另類部落旅遊:讓網友親自走入部落議題

小旅行的發起人與主持人,是荷蘭萊登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暨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的博士,同時也是臺東大武當地排灣族的女婿。談到會發起這次小旅行的初衷,原來是因為當他打算搬回花東定居,想讓剛出生的小孩快樂地在部落長大時,竟然發現住家日夜傳來擾人的噪音,而來源就是附近的立原砂石場。進一步追查後,竟然發現這座砂石場已經違法營運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