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曾勇夫’

P評【說教】戲

文 / 林文蔚 今年法務部長邱太三上任第五天就提到未來對獄政改革的藍圖,其中包括假釋或即將出獄者提早半年或一年,白天外出工作,晚上再回監所,以期早日讓收容人適應社會。 刑事政策需要的是全面檢討和改進,人進來關就應該想到有一天是要回歸社會,新的部長對此有新的規劃固然很好,但希望不是流於一時作秀,因為矯正署已經演過太多這種戲了,而我們基層就一直在跑龍套…

P評【說法】司法高層們,感受到「社會旋風」了嗎?

文 / 高榮志

媒體最近是一窩蜂,追著「柯氏旋風」,每天上山下海,跟著他「嗡嗡嗡」。柯文哲引發眾人的關注與討論。簡單也複雜,柯展現出「平常人、正常人」的樣子,和你我的差異不大。想的、做的,和一般市民相同,引起共嗚。加上明快與清晰的決策,與既往迥異,耳目一新。有人說,柯文哲只是在對的時機,展現出他的個人魅力。是福是禍,尚難評斷。畢竟,他的作風,仍帶有威權性格,活脫演出國民黨所企求「聖君賢王」、開明寡頭的「政治典範」,「比國民黨演的像國民黨」。只是,若說這就是民主法治社會領袖的典型,卻總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對味。畢竟,他人治的色彩濃厚,熱衷建立SOP,卻很少聽見暢談法治的精神或原則。有人說,柯氏旋風代表社會的中道力量,厭惡藍綠惡鬥,抵制朝野對抗,在柯文哲身上找到出口。敢於除舊佈新,就值得期許。於是,快人快語,固然仍常凸槌,但或許仍在蜜月期,或許是瑕不掩瑜,社會不斷給機會,懷抱著熱切的期待。未來如何,尚待觀察,然而,已經展現了「整個台北市,都是我的手術房」的作風,快刀斬亂麻,除舊立新政策,公開受民意評論與監督,不斷湧出清新氣息。

P評政務官因何走人?

潘世偉部長,承接前任王如玄女士的最重要政策,不是基本工資的堅持,而是關廠工人的訴訟承接,持續的將工人往懸崖中推去。倘若不是法院的決定讓這場勞委會告工人的大戲落幕,部長會不會到走人之前,還騎著自行車到祕書家中去研究,要不要對關廠工人繼續上訴?

這些政務官早該為政策負責而離開,而非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職。可是這樣的情況,恐怕還是會在馬政府當中繼續出現。顯然,政策的良善與人民的生活,不是馬總統關心的重點。

P頭條世界反死刑聯盟:還在等馬總統的說法

芙蘿倫斯雖然不認為台灣政府因為他們來台灣開會、拜會才刻意執行死刑,但她說,當局應該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畢竟必須經過法務部長簽名才能執行。她覺得政府刻意對他們隱瞞這個訊息,畢竟包括死刑犯的家屬,也都是在執行之後才知道家人已經被槍決。所以她不想用禮貌這個層次來談這件事,因為對家屬來說,從媒體得知自己親人遭到槍決,是多麼殘酷的事情,把執行死刑當成機密,令人難以置信。

P頭條強拆在即 華光居民籲「先安置再拆遷」

施逸翔指出,雖然華光社區位在「國有土地」,但不管是法務部或國有財產署,都只是國有土地「管理人」,並非「所有人」,為了落實國有土地「公用」的原則,不管要如何利用,都應該和人民進行充分溝通,政府如今卻以「所有人」自居,並用民事訴訟「私權」糾紛對居民提起訴訟,希望藉此達成後續開發,已和法務部宣稱的「公共利益」大相逕庭,所以他們將就訴訟、迫遷一事提起行政訴訟,也希望法務部在提出明確安置方案前,不要以暴力方式執行拆遷。

P評台灣正在向極權國家看齊

很多人都以為,西方廢死帝國主義只會欺負台灣這種沒有國際地位的國家,事實上,從1990年代歐盟確立反死刑之立場開始,歐洲國家與美國就為死刑存廢有諸多爭論。讓美國人感到驚訝的是,美國的死刑案件在歐洲被鉅細靡遺地報導,美國的死刑執行經常引起歐洲民眾的示威抗議,2000年義大利移民 Derek Rocco Barnabei 在美國被執行死刑時,正參加澳洲雪梨奧運的義大利代表隊甚至公開為 Barnabei 默哀,某個義大利小鎮甚至給予其榮譽公民的身份。在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訪歐時,法國教育部長Jack Lang 公開稱他為「連續殺人魔」(serial assassin),因為他是美國史上簽署最多死刑執行令的州長。某些歐洲公司的股東向公司的管理部門施壓,要求公司不得在美國尚有死刑的州設廠。知名義大利服飾公司Benetton甚至在美國推出「我們同為死刑犯」(We are on Death Row)的廣告,並將美國死囚的照片置入於廣告之中。另外,歐盟也花費相當多的經費與力氣,要求日本與美國這兩個參與歐盟的國家廢除死刑。在死刑議題上,國際人權團體與歐盟對所謂的強國與弱國並沒有如指控的差別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