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森林小學’

P評【説教】成為一個人的抉擇

文 / 陳妙嫻

我在考上教職之後,就因為參加森林小學師資培訓而接觸人本。在三個月的師培課程及兩週的試教結束後,我選擇參加了基金會的法院假日輔導義工團。

法院的假日輔導指的是某些青少年因為蹺家、打架、販賣盜版光碟、輟學等事件,而被少年法庭判決必須參加週六的輔導課程,其中包含一小時的法治教育課程(由法院人員進行)以及兩小時的輔導課程,由榮譽觀護人設計並實施課程。榮譽觀護人大多是民間團體,我們假輔義工團就是榮譽觀護人之一。義工團成員大多是與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有接觸,平常還有正職或還在學的學生,基金會則有一位工作人員參與行政和擔任義工。這個義工團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是基金會在青少年領域的工作之一。

P評【説教】幾個片段,看進森林小學

文 / 朱台翔

直式乘法是「數學想想」三下的進度,不過,孩子們在二下、三上時,我就沒有講道理地先教了。

當時,只是把它當作背九九乘法的一個工具,譬如,背6的乘法時,就會出一些題目;

23×6=___、
45×6=___、
67×6=___、
89×6=___…

終於要正式上「直式乘法」了,課本的安排是先讓孩子掌握。

P評【説教】森林小學畢業生的故事

文 / 朱台翔

森小已不知有多少畢業生了;他們在校時、離校後,只要有機會,孩子們與孩子們的爸媽,總是樂於述說畢業後的點點滴滴。

從女兒上國中的第一天開始,只要是上學的日子,她都會一大早就起床,六點半陪著女兒出門,搭捷運,再走一段路,送到學校後,直接去上班。

由於每天都要早起,每個星期到了星期三,她就非常疲累,而這樣的感覺讓她更能體會女兒的辛苦。也曾經想過:不要陪了!但是,她不願意讓女兒獨自去面對一些不太合理的事。譬如,不能睡飽、不能好好地吃早餐,拼命地趕在七點半之前到學校,只是為了要打掃和參加朝會;有的老師上課的方式是先畫重點,接著,就不斷地考試;國文老師要求孩子,考「註釋」時,要寫得跟課本上的一樣,一個字都不能錯;歷史老師在課堂上說,學運的那些學生都是暴民…

P評【說教】剛開學的幾個故事

文 / 朱台翔

這個學期,有十位新生,大多集中在中年級-兩位三年級、五位四年級。每一位都很聰慧、敏感又善良,不過,有好幾位男生會說髒話、性語言,而且稍稍不如意,就直接動手。

三年級的宇騫,就是充滿感情又富有同情心的孩子,但說話時,「幹」和「Fuck you.」常常掛在嘴邊。導師小何跟他談過幾次這些話的意義、對人際關係的影響。他說:「我忍不住。」

這一天,他又在爬竿上「幹」聲不斷,小何導師邀他到教室裡,請他安靜地坐著,聽聽外面有沒有人說「幹」。聽了三分鐘左右,他發現都沒有。

小何:「剛剛你在外面,我在教室裡,大約這樣的時間,我聽你至少講了五次。你希望我以後怎麼記得你?看到你的時候,我可能會想:1.宇騫是位很喜歡運動的人;2.宇騫是位很有同情心的人;3.宇騫是很會說『幹』的人。你希望我怎麼想『你』?」

P評【說教】看見讚美的力量

文 / 朱台翔

七月初,和一群孩子「愛智之旅」到布拉格與德勒斯登。第三天,幾個老師閒聊時談到,有兩個孩子獨來獨往的有些孤單。

致甫帶的一個國中男生不太跟人交談,不敢一個人下樓梯,要人陪著上廁所、浴室;珮筠帶的一個國中女生很有能力,但與人格格不入,臉部沒有什麼表情,看起來不大開心。

青蘭是領隊,問我怎麼辦?

「孩子會這樣,跟大人(爸媽、老師)的對待有關。」我說:「可能被要求、被否定得比較多;被欣賞、被接納得比較少。目前,最快速的方法就是讚美,請帶組老師每天想盡辦法讚美他們。」

從第四天開始,致甫找到機會,就讚美那個男孩。

P評【太陽花學運系列 7/8】選擇不同,卻能好好地在一起

文 / 林青蘭

一直以來,森林小學家長對於森林小學的教學,有機會了解,也有充份的信任。但是,對於全社會正吵嚷著的議題,我們知道家長之中,會有不同的看法。

我們向家長說明:特別課的要義,是要讓孩子感受民主的真義「視差異為珍寶」。這不僅僅是思索應對眼前事件的中心思想,也是孩子們日常生活中「個人與團體」相處,時時會出現的狀態。孩子們的相處,難免有個人與集體之間的拉扯。

有二十二位孩子的家長同意,有兩位孩子的爸媽有所顧慮。當爸媽和校方「不同調」時,森小的爸媽並不擔心我們「給小孩洗腦」,因為森小老師維護孩子獨立思考的「奮力」,爸媽很有感受了;他們所擔心的也許是「他們的小孩如何被看待」;而我們更在意,孩子如何看待他自己。就和這兩位孩子個別談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