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毒品’

P評新世代反毒策略──想望,但尚未到來

文 / 林瑋婷 行政院於2017年5月提出「新世代反毒策略」,宣稱以新世代的思維進行全面反毒。策略分成防毒策略、拒毒策略、緝毒策略、戒毒策略、修法建議及院際合作五大塊,預期達到毒品新生人口逐年下降、施用毒品及其衍生犯罪下降、讓人民安全有感等目標。行政院並宣示未來四年(2017-2020)將投入100億的經費於反毒行動上,並動員法務部、警政署、衛福部、教育部等部會。大量的經費、跨部會的動員,象徵著政 […]

P全球全球現場-深度週報 2015/05/02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1. 拳擊世紀之戰 2. 拳王交鋒 3. 印尼毒品氾濫 4. 越戰孤兒尋根 5. 克里姆林宮網軍 6. 英國選戰怪怪黨 7. 空巴A380十週年 英國有些另類小黨風格特異,像是「瘋狂傻瓜黨」,就曾主張冷氣機裝設戶外以對抗全球暖化,還有些社會團體和藝術家,打算利用大選年傳遞政治理念。美國梅威瑟對決菲律賓拳王帕奎奧,堪稱世紀之戰,出身困頓的兩人,如今功名有成,一人炫富,一人低調 […]

P專題毒品、個體與現代社會:現代性的兩難

文 / 劉名峰

當我們用毒品當關鍵字,在Google的新聞網頁裡簡單搜尋一下,很容易會發現毒品是如何聲名狼籍:一方面,它跟娼妓、偷竊、搶劫,黑幫…等等犯罪有關,而另一方面當出現對抗毒品的行動時,卻可得到盛重的讚賞,像是舉報自己親人用毒時的「大義滅親」,毒品使用者的「痛定思痛」、「改邪歸正」等等,彷彿毒品真是十惡不赦、罪無可恕。

然而,當從學術的角度思考毒品的之際,恐怕附著在它身上的「罪惡」,就不是那麼容易講得清楚了。就以直接與毒品之「罪惡」有關的法律來說,我們可以問的是:吸毒為什麼有罪?如果是因為吸毒損害身體健康,那麼別說傷害自己的行為比比皆是,就是推到極致,傷害的也是吸毒者自己,在沒有影響他人的情況下,法律為什麼要介入?如果說,使用毒品會使人容易犯罪,那麼法律的介入也應該在犯罪行為發生之後,如搶劫、竊盜等等,並以這些行為論處,而不必對沒有發生其它犯罪行為的吸毒,予以處罰。簡單地說,從現代法學的角度出發,如果吸毒不影響他人,不應該予以課刑;而如果吸毒影響了他人,也就具體地以發生了的犯罪行為來論處,而不是吸毒本身。

P評無臉的人生,殘敗的夢想:想我監所的姊妹們

嘉義舊監獄總務室的木窗與鐵欄杆。(攝影:吳東牧)

這些生命與敘事,並不是無臉的人生,亦不曾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任。然而,當她們與機制——開始處遇的路程,第一次的戒治、第一次服刑、第N次的戒治、服刑——交手之後,臉孔逐漸模糊,同時成了統計資料裡的母數或子數(視題目是什麼),心理社工精神醫學介入的個案,故事不再分歧,逐漸收束成同一的道德敘事。「她們」意圖重返人間/社會,卻尋不到入徑,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進進出出。而「我們」,一輩子遇不見一顆快樂丸,看見海洛因分辨不出來,見到路邊用力吸吮塑膠袋內裝強力膠的人,趕忙別過頭快速通過的「正常人」,是否曾有一次,正視過她們的臉孔,在他們的眼神裡,看見她們的渴望——希望出人頭地,希望美麗曼妙,希望工作順利,希望家人健康快樂——和我們相去不遠……

P評【說教】我們之所以必須反對學生尿檢政策

文 / 李慧貞

協助被性侵的學生討公道、要求學校讓不適任老師退場、處理能力分班、髮禁、強迫輔導課…等等,這些都是非常吃力,沒有奧援,困難重重的事情。但會有人來說:「謝謝你主持公道捍衛學生人權」。

這回我們出面反對新竹市政府對學生進行全面尿液篩檢,連多年沒出現的義工都來電關切:「你要知道現在小孩用毒很嚴重喔!這政策不一定不好。雖然有點…呃…侵犯人權。」

這件事情很有趣,很多人擔心不尿檢是害了小孩。但我們覺得,不認真投入資源帶小孩,才是害了小孩。而尿檢,算是種資源投入嗎?算是帶小孩嗎?

P專題【獨立特派員】 給力大涼山

李瓊月、周明文 / 採訪報導

前幾周,獨立特派員記者帶您走到四川涼山,看到痲瘋村的孩子翻山越嶺到大營盤唸書的故事。有人說:「不到昭覺,不算到過涼山」本周的獨立特派員就要帶您一起深入昭覺當地,了解貧窮在昭覺造成的教育困境,同時看看中國NGO組織的社工,如何幫助當地改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