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田喜’

P影展艾曉明導演的道歉信

回想起為什麼會不專心,也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這裡那裡緊鑼密鼓的抓人、同一天桂林和廣州兩起爆炸、虐童、性騷擾、審薄與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有關轉發不實微博超過500就涉嫌犯罪……每天每天,都感到怎麼可能倒退墮落到如此地步?與此同時,每天也有許多良知公民在微博上吶喊,不屈地發出批評和抵抗的聲音。在中國,正在進行的是一場交戰;這個民族如果不能進入現代公民社會,如果沒有憲政,必將衰亡,已經衰亡。

P影展田喜回家:用影像記錄中國愛滋人權

1990年代,中國農村在政府的鼓勵之下,開始大規模的獻血。河南新蔡的田喜,9歲時也參與獻血,卻因此感染愛滋。
所謂獻血,是將血液抽出後,經過分離機過濾出凝血因子,再將血液輸送回人體。中國官方告訴民眾,抽出的凝血因子將用在治療血友病,而獻血也可以使血變乾淨,對身體有益。除此之外,參與獻血的人則可以獲得不等的報酬。對於貧困的村民而言,是一筆不錯的收入。然而,缺乏醫療、衛生知識,重複使用遭受汙染的分離機,獻血最後變成大規模的愛滋傳染,血漿經濟變成了中原血禍。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田喜回家!(911,7pm)

田喜9歲時在新蔡縣第一人民醫院輸血感染愛滋,直到2004年才確診為愛滋病患,他不斷嘗試與醫院協商,但醫院卻不願賠償,田喜向法院提訴訟,沒想到法院也不給立案,田喜自此成為愛滋病維權人士,為愛滋病友四處奔走,被當地政府盯上成了「穩控對象」。

2010年田喜愛滋病藥即將服完,到第一人民醫院找院長借藥,並向醫院求償,院長卻都置之不理,田喜一怒之下破壞了院長辦公室的物品,被河南政府收押,被當局以「故意破壞財物」之罪名起訴。政府動用公安機關介入,讓田喜這根眼中釘順利被拔除。

在進出看守所半年後,2011年2月11日,當地傳出田喜即將被釋放的消息,家人與病友、志工們歡天喜地的在法院外,等著迎接田喜回家,沒想到等到的結果,竟是一年的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