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畢業’

P專題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文 / 林大森

近年來證照議題似乎逐漸升溫,特別是在高教擴張、文憑貶值的氣氛下。曾在大學博覽會聽到兩個高中生的有趣對話,A說:「現在聽說是證照時代,xx大學畢業可考到五張證照,聽說比文憑還有用。」B回應他:「那你去讀那學校啊!他真那麼厲害,那為什麼大家還是想念台大?」

我們常看到許多報章媒體上,人力銀行公布他的調查結果:「現在職場上最熱門的是xx工作,考上xx證照對於就業有加分作用;私人企業員工平均一個人擁有X張證照;年輕謀職者每年願意花XX元的預算來考證照…」這些訊息不絕於耳。

P評社會學有何用?政大社會系畢業典禮致詞

文、圖 / 陳宗文

大家午安,這個時候,大家心裡面百感交集吧!又高興又不捨,一個階段終於要結束了,接著要面對一個充滿著不可知的未來。

我跟各位畢業同學的糾葛很深,我想在座同學可能不少人上過我超過十學分的課。我記得你們每一位,至今還記得上你們大二的第一堂的社會組織。你們是非常特殊的一屆,凝聚力非常強,當中有轉系生、轉學生,也跟你們互動非常緊密。所以你們說:「大家同學都很Nice,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我想不是有什麼誤會,這就是你們這一屆最重要的屬性。

P專題鳳凰花開,又到了博士求職「祭」

文 / 曾薰慧

今天走過社會所樓下,看到幾位研究生穿著畢業袍拍照,歡樂的笑顏,襯著紅磚與綠草坪,美不勝收。這幅景象不禁讓我想起當年碩士班畢業後,因著一股對學術(作為一種生活/存狀態) 的嚮往而繼續的海外博士求學生涯。

然苦哈哈的論文寫作過程、畢業後如雲霄飛車般的人生際遇,母親「學海無涯,回頭是岸」的召喚,以及生活周遭種種關於「女博士」的言語恫嚇 (例如: 「沒人敢娶女博士的啦,妳小心孤老一生,死後屍骨被你養的小貓給啃爛了」等驚悚話語!),在在考驗著我找學術工作的意志。

P評教你的小孩 更大的框架「世界」!

文 / 郭依林

老實講,我覺得我們是非常衰的一代。從學校畢業以後,台灣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一開始是為民主化所付出的成本,接著又遇上了全球性的蕭條。一晃眼,十多年就這樣過去了,你人生最精華的這段時期什麼也沒施展出來,就這樣埋葬在苦悶之中。等到抬起頭,你已經40好幾了。

早一輩的,經歷過股票分紅的輝煌年代,點石成金下,早早就成了千萬富翁、買了自己的房子。更早的上一代,大半輩子都在享受完整的經濟成長,人生從無到有,只要有付出就有收獲。甚至有的人當初只是擁有一塊沒用的地,後來就變成精華區的大地主。

不過我寫這個,不是為了抱怨。

P評【說教】適性輔導?誰說了算?

文 / 馮喬蘭

看到報上有位高中老師投書,說是生涯規劃老師,當他問孩子未來想做什麼,學生只知讀醫學系當醫生,法律系當法官、律師…。而對於其他很多科系,茫茫然不知道畢業後能從事什麼工作。按照這樣的邏輯推演,如果沒有總統系、官僚系…,這國家如何能出這麼多官僚呢?

不過,這位高中老師本事不僅於此,他請小孩寫信給未來的自己。這一招出得滿漂亮呢。原投書文值得細看,摘錄如下:

校排名列前茅的孩子談到自己其實最喜歡攝影跟繪畫,卻害怕當畫家不得志,即使現在想當攝影師,但不覺得這是可以一直做的工作;一位班級成績十分優秀的孩子,立下志願往西點師傅的道路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