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監所人權’

P評監所死亡調查機制 從政府資訊公開做起

文 / 顏思妤 花蓮監獄今(2018)年2月發生兩名受刑人疑似呼吸道感染戒送外醫死亡事件,家屬質疑獄方延誤醫療導致病情惡化,獄方則聲明澄清並無延誤送醫之情事,面對雙方各執一詞且案情疑點重重,監察院亦開啟自動調查。   在缺乏證據基礎的現況下,斷言獄方疏失確實不盡公允。呼吸道感染病情變化快,在確診後48-72小時的關鍵期必須密集觀察。然而,本案兩位受刑人自症狀發生、確診至外醫前,分別存有長 […]

P頭條桃園地院判決:保外就醫不是國家恩惠 是受刑人權利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法務部矯正署和台北監獄,兩度拒絕一名詹姓罹癌受刑人保外醫治。三個半月後患者病情惡化,終於申請獲准,但入院一週即過世。家屬聲請國賠,桃園地院適用兩公約內容強調,保外醫治是受刑人的權利而非國家恩惠,認定兩個機關都有過失,應賠償遺屬共一百六十多萬元。   本案詹姓受刑人因違反安全駕駛入監後,三度病情嚴重被戒護送往桃園醫院。前兩次醫院建議讓他保外醫治,第一次由本人和家屬提出 […]

P評【受刑人投票權】民主國家的化外之民?

如果將這個問題簡單地化約成選舉權或投票權被限制的問題,就太小看此等問題背後的嚴肅性了。事實上,這個問題所牽涉的是國家是否認真看待民主制度的運作?對於民主國家成員就公領域議題表達意見的機會是否有足夠的尊重?此等公領域議題的參與,是否以享有為原則,限制為例外?在這些問題的背後,所考驗的更是一個國家人民對於「民主」及「人權」此等文明詞彙的理解、認識,乃至於實踐的程度。

P評黑森林裡的黑森林~台北監獄違規房實錄

嘉義市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以上的事情都在台北監獄愛三舍,五坪大的考核房 ~ 您所見不到的角落上演。諸多限制其實都是包裝在行政裁量權下的精神與肉體凌虐。這些狀況縱然可能都違反監獄行刑法第50條、第60條及第61條,但監獄有恃無恐。國軍禁閉室監視影像消失了80分鐘,而監獄方面耗費不貲設置的監視器影像,則對外宣稱只保存14天。如果哪一天,外界要入監調查,能看到什麼?實在令人懷疑。

監獄違規房種種,從飲食生活到違規懲罰,比起軍中是否有過之無不及?懇請各界在促成改革軍方不當管教時,也一併看到社會另一個人權暗角所發生的事情。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監所不需要人權嗎?

台灣目前的監獄強烈訴求正常的渴望,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默認監獄中的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各種羞辱,所以像是收容人看醫生,沒有隱私權,大家排排站,相互觀看;收容人便溺,得在眾目睽睽下為之。這顯示著我們沒有將收容人認真地當成一個人,就因為他們犯了罪,不再正常了,所以任由污名與各種羞辱爬滿了他整個身體,直到出獄,仍拖著這些印記蹣跚而行,監獄也等待著這一個不正常者的下一次到來,準備著下一次的羞辱與污名。

監獄不應該成為製造終身污名化的機構,也並非用來羞辱人民的場所,縱容著不人道的處遇與酷刑滋長,反而應該奠基於尊重人的態度,來達到刑罰事後處理機能,伴隨著矯治與社會復歸的可能。所以不只監所當中的超收和衛生醫療問題需要獲得解決,相關的教化與作業等事項應該也要讓更多主管機關來參與。並且建議政府日後於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時,亦應考慮設置防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應具備一定的權限可以視察監獄並進行調查之權限,確保監獄和看守所等刑事收容設施沒有酷刑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