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監獄超收’

P評這些年不斷超收的監獄

嘉義舊監獄(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監獄行刑法第48條規定:「監獄內應保持清潔,每半月舉行環境衛生檢查一次,並隨時督令受刑人擔任灑掃、洗濯及整理衣被、器具等必要事務。」空間上的擁擠易造成環境難以維持房舍整潔之需求,同時亦使資源困窘的監獄衛生醫療更加短絀。

令獄所方最為在意的是,環境擁擠容易使受刑人產生心理壓力,並易產生暴行、暴動、脫逃、自殺等戒護事故。依據日本平成19年(2007年)犯罪白書統計資料,平成9年之被收容人負擔比例(全體刑事設施一日平均收容人數除以該年度矯正管理人員數)為2.93,但於平成18年即上升至4.48,最終所造成之結果是戒護人力無法負荷,成為監所管理安全上的重大隱憂。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監所不需要人權嗎?

台灣目前的監獄強烈訴求正常的渴望,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默認監獄中的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各種羞辱,所以像是收容人看醫生,沒有隱私權,大家排排站,相互觀看;收容人便溺,得在眾目睽睽下為之。這顯示著我們沒有將收容人認真地當成一個人,就因為他們犯了罪,不再正常了,所以任由污名與各種羞辱爬滿了他整個身體,直到出獄,仍拖著這些印記蹣跚而行,監獄也等待著這一個不正常者的下一次到來,準備著下一次的羞辱與污名。

監獄不應該成為製造終身污名化的機構,也並非用來羞辱人民的場所,縱容著不人道的處遇與酷刑滋長,反而應該奠基於尊重人的態度,來達到刑罰事後處理機能,伴隨著矯治與社會復歸的可能。所以不只監所當中的超收和衛生醫療問題需要獲得解決,相關的教化與作業等事項應該也要讓更多主管機關來參與。並且建議政府日後於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時,亦應考慮設置防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應具備一定的權限可以視察監獄並進行調查之權限,確保監獄和看守所等刑事收容設施沒有酷刑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