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眼神’

P評【説教】他的眼睛

文 / 黃俐雅

我坐月子時,兒子常閉目睡覺,慢慢的我覺得他常處於眼睛上吊狀態,當他張開眼睛時,眼白比黑眼珠多很多。

當他平躺時,我會以手或物品讓他注視追蹤;有時慢慢往上、往下、 往左、 往右,偶而定點幾秒或緩慢繞小圈圈或慢動作畫直線、水平線、斜線,有時玩聲音,我的頭也常是讓他跟隨的標的物。我知道早期復建的重要,也早早就溫和自然、不讓兒子有壓迫感的開始復健。

兒子出生三個月後,我帶他去看兒科,我時而走動時而坐下的哄著他,找不到餵母奶的地方,又擔心護士隨時要交代事情。中午時,我身旁的老大說:「不是有個地方會有很多剛出生的小貝比嗎?可以借奶瓶跟牛奶餵弟弟!」嬰兒房的護士提供我泡好的一罐牛奶,我再去地下室買鮮奶給老大暫時止飢;忙亂中,兩歲的她關照了弟弟跟自己還有我。

P專題你不懂我眼中的悲傷

文 / 黃揚名

很多時候,我們常會覺得別人不能夠同理自己的狀態,特別是在自己有情緒反應的時候。例如,在電影社群網站中,男主角調侃了女主角念的學校不好,女主角已經很不爽了,但男主角卻不自知。這樣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尤其現代人過於自我專注,這樣的情形更是普遍。但是否有可能這其實不是別人故意不同理你,而是因為每個人的情緒處理有很大的個別差異呢?

這次要介紹兩個研究,都是在探討「情緒處理」的個別差異,如何對我們的訊息處理造成影響。第一個研究探討的是一個基因的突變 ADRA2B (缺少一個段落),過去研究顯示有這個基因型的個體,在經歷創傷事件後,較沒有辦法平復。研究者們好奇,為什麼有這類基因型的人,會較無法抹去創傷事件的記憶,於是他們檢驗了這些人和沒有這類基因型的人,他們在接收情緒訊息時是否有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