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社會學系’

P專題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文 / 林大森

近年來證照議題似乎逐漸升溫,特別是在高教擴張、文憑貶值的氣氛下。曾在大學博覽會聽到兩個高中生的有趣對話,A說:「現在聽說是證照時代,xx大學畢業可考到五張證照,聽說比文憑還有用。」B回應他:「那你去讀那學校啊!他真那麼厲害,那為什麼大家還是想念台大?」

我們常看到許多報章媒體上,人力銀行公布他的調查結果:「現在職場上最熱門的是xx工作,考上xx證照對於就業有加分作用;私人企業員工平均一個人擁有X張證照;年輕謀職者每年願意花XX元的預算來考證照…」這些訊息不絕於耳。

P頭條向馬總統丟書的青年-顏銘緯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2014年9月26日晚上,顏銘緯大聲喊出後,便將《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丟向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書擊中馬總統右腹,特勤人員立即壓倒顏銘緯,並帶離媒體攝影範圍外。

18歲的顏銘緯被警方訊問為何要向總統丟書?也被警方叱責丟書是暴力行為,警方反問如果有人拿書丟顏銘緯的父母,顏銘緯心中作何感想?

顏銘緯答:「我父母不是有權力的人,馬英九才是掌握權力的人,我們對有權力的人,當然是這樣的反抗方式。」歷經十多分鐘後律師抵達,因無人提告,顏銘緯被警方釋放。

P頭條不向怪病低頭 勤讀考進國立大學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24歲的曾柏穎,國小五年級時突然罹患妥瑞症(Tourette’s Syndrome)和強迫症,喉嚨會不自主地發出奇怪音聲和身體突發的靠攏動作,不知情的人會被嚇到。一直到大學畢業,他被同學霸凌及遭到路人取笑是常有的「基本款」,曾柏穎也常怨天怎會得這種怪病?

妥瑞症雖然不影響智商,但強迫症卻讓他無法讀書,不斷想拋接撕毀書本,所以成績都是最後一名。曾柏穎的母親說,原本在學校都擔任康樂股長的陽光小孩,怎會變成如此?她傷心摸索,試遍怪病解藥和偏方,仍不得其解。

P專題沉沒的船與韓國? 從世越號看韓國社會與文化

文 / 何撒娜

4月16日那天,當時仍在韓國某大學裡任教的我,有二堂大學部的課要上。我一如往常地一早到學校備課、上課;上完當天的社會學導論課後,我回到研究室裡,鬆了一口氣,打開電腦,隨便瀏覽著郵件與新聞。那時,看到一則不起眼的新聞快訊標題寫著:「仁川海域附近客運船發生船難‧大部分乘客獲救」,我心想著,幸好沒有釀成大災難,也暗暗誇獎了韓國的大眾運輸安全系統。

誰知道入夜以後,更多消息傳出來,原來,載有470多人的韓國「世越號」客輪在全羅南道珍島郡海域發生沉船事故,生還者只有172人。乘客包括325名前往濟州島旅行的京畿道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和14名教師,他們當中僅有數十人獲救,絕大多數的孩子們還困在船艙裡。

P評「和理非非」與香港佔中:談非暴力抗爭

文 / 黃厚銘

這年頭還有人敢寫文章談和平理性(外加非暴力),八成是腦袋有問題吧?(啊,我是在說我自己啦~)

前幾天間接在一位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篇香港網友轉貼的文章,內容是一位香港警官從他的角度談此次香港爭直選過程,他肯定大多數群眾都是和平理性的,但也有發生一些諸如「衝擊」或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的行為,並說明他們往往在這情形下被迫使用催淚彈,並且在過程中,不太可能不連帶影響到手段平和的其他人。更重要的是,警察經常在現場遭受民眾辱罵或指責。

他提出了幾個問題希望大家想想,簡單說,身為警察有他們的職責,盡責便是他們專業的表現。因此,他們也不可能聽從群眾的呼籲,而罷工、辭職或藉故請病假。最後,作者一連串的「請不要」來提出他的呼籲,例如「請不要對我說,你們的角色有思想,我們的角色沒有思想。請不要對我說,你們有良心,我們埋沒良心。請不要說你的角色是人,我的角色是狗。」等等(請參閱文末所附的連結)。

P評學習成為行動者:社會學風味的育嬰心得

文 / 何明修

我們家小梅在今年四月初滿週歲,本來想要在那時寫篇具有社會學風味的育嬰心得文章,紀錄過去一年來的點滴,當然我心裏也在想,等小梅長大後,某天不小心看到這篇文章,應該會小小的驚喜吧。

偏偏沒有想到,我們的執政黨不好好治國,沒事來搞一個什麼「半分忠」事件,害得巷仔口內的社會學家都忙著聲援太陽花運動。國難當前,只得將兒女私情先擱著一旁了,畢竟,讓國民黨這樣青青菜菜就通過了服貿協議,不就是剝奪了小梅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