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維權’

P頭條【燦爛時光會客室】維權本是律師天職 為何遭逮捕?

陳淑敏 / 整理 中國政府自7月9日凌晨起,全中國至少兩百名的維權律師、人權工作者陸續逮捕­、傳喚、監禁甚至失蹤。此次逮捕是歷來規模最大的打壓維權的行動,也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全面鎮壓公民社會的最新措施。香港大律師張耀良認為,這次特殊的行動不只是逮捕律師那麼簡單,大規模逮捕在社會上造成恐懼,造成律師之間的不信任,暗示律師們必須分裂、劃清界線,其實是非常恐怖的社會狀態。 維權律師跟一般律師有什麼不同? […]

P影展看天堂花園談婦女受暴 王蘋:多元對話比壓迫司改有力

艾曉明的記錄片雖然有點煽情,但她確在誠實表明立場之餘,仍客觀的程現多方觀點,讓事實去說話,試圖創造讓事情對話的可能性,而非一面倒的批判控訴。《天堂花園》中一開始呈現了受害人黃靜與犯罪嫌疑人雙方父母對事件的說法,中間也節錄了談話性節目《魯預有約》上,犯罪嫌疑人的辯護律師的說法。「它讓一些觀點出來,甚至在中間還去問了黃靜的姐姐,如果人們說犯罪嫌疑人的是被冤枉的,她會怎麼看這些事情。」

片中令王蘋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山大學的驗屍教授接受訪問時的一句話:「原來我的工作是這麼受到公眾矚目」,這話凸顯了現代社會講求科學證據的價值觀,卻也讓王蘋反思,「我們受到冤屈的時候,仰賴的是公正的驗屍報告、公正的司法制度來澄清~難道我們就只能等公正的證據發言嗎?其實再怎麼公正的證據,在對話過程中雙方都會有不同的解釋,有一些是可以增進理解的。」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烏坎三日

「烏坎事件」是中國廣東近年一起農民群體與政府發生衝突的維權事件。2011年9月因烏坎村村委多年來私賣土地三千多畝,不知情的村民卻只得到極少補助款,數十次上訪無效後,烏坎爆發大規模人民遊行。不滿的村民歷經三個月的抗爭,在官方鎮壓圍堵的重重陰影下,最終選出「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實踐了中國鄉村首次現代民主自治的創舉。

《烏坎三日》導演艾曉明在2011 年12月19日至21日這峰迴路轉的三天,她與網友潛入烏坎村,通過四十多個小時的採訪、拍攝,記錄了烏坎人民從失望、絕望到出現希望的過程。在短短的48個關鍵小時內,從地方政府斷水斷電封村、村民堅守抗爭,到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至烏坎與村民代表對話,人口不到六千人的小農村,透過農民運動竟能對抗政府,驅逐官員,這戲劇性的轉變,更見證了中國人民力爭自身權利的力量。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作為《公民調查》的續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繼續講述譚作人判刑入獄後,北京藝術家艾未未承接他的工作,組成志工團隊繼續調查在川震當中,究竟有多少學生死於倒塌的豆腐渣工程學校建築當中。

影片當中節錄艾未未《老媽蹄花》的片段,描述艾未未團隊一行人在2009年8月12日,應譚作人律師的邀請前往成都,準備替譚作人出庭作證前夕,遭到當地警方非法拘禁和毆打,以及事後要求公安說明的過程。艾未未巧妙運用攝影機與twitter等網路溝通工具,把公民調查演進到「影像傳播」的階段,國家暴力的真面目在鏡頭前一覽無遺。

影片最後回到因發起豆腐渣工程調查而遭羅織入獄的譚作人身上。譚作人的律師意外未被阻止帶著攝影機進入看守所探望,並且錄製了令人動容的對話。

P頭條【維權臉譜】陳光誠:實踐是法律人的使命

「法律的社會實踐,憑藉的就是學法之人」,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今晚(25日)在台大法學院演講「法律人在民主化過程中角色」,他以自身經歷勉勵台大法律系學生,學法律的人應該投入社會,用實踐代替固守法條,以維護社會公正及法律的尊嚴。

陳光誠出生於山東臨沂縣,年幼時因病雙眼失明,在學習資源匱乏的情況下,他憑藉對法律知識的熱忱,自學成為律師,多年來協助家鄉村民爭取權益。因為屢次挑戰公權力,陳光誠跟妻兒於2005年開始陸續遭到中國政府軟禁,長期處於暴力襲擊的陰影下,直到2012年4月,陳光誠在村民與聲援者的幫助下,順利逃離軟禁,現於美國紐約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來台訪問的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今天舉行國際記者會,他表示台灣的民主成就已經讓中國的獨裁政權感到威脅,也將成為中國大陸走向民主的重要關鍵。陳光誠今天不願多談美國紐約大學要求他離開校園的事情。而媒體關切的另一個焦點是陳光誠在台灣長達十八天的行程並沒有安排跟馬英九總統會面;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說馬總統還沒有準備好;另外原訂明天上午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的行程也臨時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