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聯絡簿’

P評【説教】陪伴與等待

文 / 素英

大兒子升小一時,聯絡簿常被老師寫得密密麻麻,我除了對孩子叨念外,還會大聲責罵,並夾雜著對自己不知所措的氣憤。

那時親子教養書成了我的求救對象,去圖書館只要看到跟親子有關的全部借回家。奇怪的是用了那些方法後,書裡的美好並沒有出現在我家,讓我愈看愈挫折,為什麼別人用了有效?而我都沒效?是我的小孩比較難教?還是我不像書中的父母盡責?不過卻讓我感受到同一套方法不可能適用在每個小孩。有了這樣的體悟後,我還可以怎麼做?

P評【説教】練習做自己的主人

文 / 江思妤

這幾年,基地有些孩子常被班上同學欺負,我們無法去學校幫孩子處理紛爭,只能在基地提供協助,讓人敬佩的是這一路的陪伴,我們看到孩子的靭性與能力,遠遠高過我們的預期。

亮亮是基地孩子的家長介紹來的。媽媽帶亮亮來參觀基地那天,毫不客氣的說小孩要打,說她壓力很大,婆婆很難相處…。談到亮亮,媽媽就說她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講、沒路用。看到媽媽這樣的直接,我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跟亮亮說,歡迎她來。

P評【說教】我女兒是不是有注意力缺失呢?

文 / 黃俐雅

有時,學校或安親班的老師反映問題給家長,好像是在善盡為人師的責任,背後的真實是自己有困難並把責任移交出去。聯絡簿上寫得紅通通的字,內容上常只有孩子做了什麼事,這不是告狀是什麼?

老師與其每天花很多時間寫孩子的問題,倒不如花些時間研究解決的方法。從事教育,理當要有教育專業,若重複慣有的教育方法而無效,就代表要再調整學習其他的。家長未必有教育專業,把孩子的問題反映給家長,結果常讓家長更焦慮,或因此而讓孩子下場更慘;所以在我看來,這是老師在讓渡自己的專業。不是說老師不能反映與說明孩子的問題,而是要經常檢視自己說、寫那些話的真正動機。

P評【說教】跟老師溝通,不要怕!

文 / 吳麗芬

經常被家長問如何跟老師溝通,講到最後答案往往只有一個,就是「不要怕」!家長怕的當然不會是安親班老師,然而學校老師有那麼可怕嗎?其實問題不一定出在老師,而是家長自己從小怕老師也害怕衝突的心態,同時也把「跟老師意見不一樣」就視為衝突,因此一遇到非跟學校老師溝通不可的問題時,他們總要先倒抽幾口氣,思之再三,展現出投票時都沒有的審慎;不過,只要成功一次,信心便油然而生了。

小柏媽媽自從小柏上小學之後,日子就不好過,老師三天兩頭寫聯絡簿說小柏不專心、不聽話、寫字要加強練習…於是夫妻倆人在家就拚命要求孩子配合,如果在學校被罰,回家一定再罰一次;然而孩子情況並沒有變好,升二年級之後,聯絡簿上的紅字多了「說謊、打人」等字眼,媽媽開始被老師請去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