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自殺’

P專題【我們的島】零安樂前夕

陳佳利、張光宗、陳添寶 / 採訪報導 喧鬧的台北市,曾有一分鐘的靜默,屬於四十七隻無辜的流浪犬。幾個星期後,一位年輕獸醫,以安樂犬隻專用藥物,結束自己生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前夕,暗夜深沉… 嘉義民雄收容所運送浪犬到莉丰慧館(民間狗場)途中,小小的卡車空間,塞了七十隻犬貓,一個多小時的路途,葬送四十七條生命。現在牠們的骨灰,靜靜放在立丰慧館的角落,哀思綿長。

P評【説教】命運青紅燈?

文、圖 / 林文蔚

「有個新收的在鬧,」中央台主任用力揮著手:「快快快!」

我們幾個備勤的抽出警棍奔向管制口,推開鐵門時只見法警和學長圍著一個矮小細瘦的新收受刑人,橫躺在地上的他,手梏腳鐐未解還頂著安全帽,長長的金髮和蒼白膚色不引人注意也難。他赤著腳,被脫掉的襪子全被塞進他張著的嘴,塞得鼓鼓的,以致臉形都變了。

我問站在一旁的護理師:「妳怎麼也來啦?」

她咬著嘴唇無奈答道:「啊科員就說又戒斷又癲癎的,要我過來看是真假,沒診斷書、沒藥的,醫生也不在,我怎…」

我猛點頭:「找妳背書嘛!我懂。」

P評凝視絕食者的痛苦:一個臨床醫師的反省

……絕食行動和過去傳統上我們所接受的,以延續生命為主的醫學訓練,有某種程度的衝突性。可是,也因為這樣的衝突性,絕食者的行動意義才得以被彰顯。如果以更廣義、整全的觀點來看,生命本身當然不是只有延續生命而已,還包括活著的尊嚴。絕食本身,絕對不是消極的對生命的殘害,而是這其中,有著生命的積極性。

台灣的新聞處理上,有一種荒謬性,亦即把絕食抗議的新聞處理為自殺的報導,甚至在文後還附上「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的「安心專線」,這種把抗爭行動扣上心理衛生的標籤,實在是一種不衛生的作法。誠然,在台灣或華人社會,有些倫常觀念也與身體自主對立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孝道之說,也牽動著我們對身體行動的看法。然而這個社會持續更新變化,例如生產過程的改變到身體的異化,究竟我們的身體是屬於誰的,也就相形複雜。那種心理衛生式的關懷,做為一種國家主義的家長思維,往往也掩蓋了現代社會中被各種權力剝奪的基本人權。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不滿桃園航空城徵地 老農走上絕路 正在進行都市計畫審查的桃園航空城開發案,因為徵收土地面積廣大引起不少居民反彈。今天更傳出有一位83歲的老農民喝下農藥走上絕路。而交通部方面指出目前徵地作業都還沒有展開,民眾如果有任何意見仍然可以透過各個管道提出訴求。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勞團控訴政府 帶頭大量用派遣工 根據主計總處的統計全國派遣人力,每10個派遣工裡面有一個人的老闆是政府,勞工團體批評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機關 會以派遣工來執行公務,台灣政府機關成為壓榨勞工的幫兇。 在合歡山松雪樓上班的徐小姐,因為非常喜歡山,在朋友介紹下,經由林務局面試到山上工作,錄取才知道自己是派遣工。工作三個月,越來越了解這份工作之後,發現這份工作處處苛扣員工。

P頭條揮別家暴

記者林建成 / 高雄報導

3歲時被送養,陳小姐在養父母家中,時常遭到打罵,直到16歲那年,她被喝醉酒的養父趕出家門,雖然她一直期待親情喚回,最後終於看開,因為連生父都冷漠無情,更何況是養父母。

陳小姐在升高一那年,參加學校的建教合作,用打工薪資支付學費和房租,縱使週末也在加工區加班,為的就是多賺每小時$55工資。生活拮据,升高三那年因湊不足欠缺的學費一千元,只好休學,全心投入二份工作。

婚後,陳小姐面對每日惡言相向威脅的先生,還得代先生償還債務、擔起三個兒女的養育費。兒時經歷家暴,婚後又不愉快,陳小姐決定揮別十年婚姻,向公婆表明長年委屈後,磕了三個響頭,告別夫家夢魘,開始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