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華人’

P評印度洋的風為誰而吹?族群、國族和帝國性的想像

文、圖 / 林秀幸

我並非出於自願的到這個印度洋小島做田野,而是我身在客家學院。我們院長是那種關鍵字「客家」的那種人類,所以我是被他半強迫推銷到這裡進行我的第二個春天的(如果說研究前景就像春天一樣那麼令人難以捉摸的話)。

來之前,我查閱了一些資料,這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曾經是法國屬地(天曉得法屬地的真正含意是什麼,以法國人的慵懶而言),接著法國人被英國人打敗了(說著,就凸搥了)。然後當年被法國人「進口」(那時真的是進口,不要罵我像罵柯P一樣)來當奴工種蔗田的非洲人,被英國人解放了(原來兩個世仇在海外殖民的記錄也是如此競爭),因此需要大量的契約人工。這時候印度人和南中國沿海的居民以不同的方式和機會來到這裡。南中國的移民,先由廣府人開頭,接著客家移民接續了這個橫越印度洋的移民之歌。而二次大戰後來到的客家人,島嶼已經無法接納,轉而到非洲大陸發展。

P全球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5/01/18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1. 巴黎愛樂廳 2. 開放街圖OSM 3. 澳搶救動物 4. 幸運韓肉狗 5. 巨無霸旅館 6. 丹麥人權監獄 7. 緬甸華人興學 耗費八年時間、三億九千萬歐元,所興建的巴黎愛樂廳,十四號晚間舉行了隆重的開幕典禮。這棟以鋼鋁金屬打造而成,位在巴黎東北部地區的新建築,被視為是法國建築史上又一新的世紀代表作。讓巴黎繼羅浮宮和歌劇院之後,也擁有一座世界級的音樂廳。 近幾年來,無 […]

P全球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4/11/16

這星期的「全球現場-漫遊天下」首先來看歐洲太空總署ESA的菲萊號探測器,在台灣時間13號,經歷幾個小時的波折後,總算成功登陸編號67P的彗星。另外,日本人口快速高齡化,除了造成勞動力不足,對經濟活動也產生一些特殊的現象。還有,比利時一家巧克力公司,去年才把用了90年的名字改成ISIS,但因為和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同名,觸犯不少客戶的禁忌,現在又得改名字。

P影展【TIDF】邊界移動兩百年

文 / 阿潑

「我是誰」或許是人類亙古以來不變的命題。不論大歷史如何更迭,人們都會期望在百變的社會中找到一個自己的位置,讓他們感到安心、有歸屬感和認同。於是總不停探問:「我是誰?」

而這探問時常成為藝文創作的主題──對背負著族群身世的創作者尤是。

例如V.S.奈波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奈波爾以「印度三部曲」獲得桂冠。他是千里達出生的印度裔,在加勒比海的世界他的家族卻保有著印度文物和文化(甚至種姓制度),這讓他們顯得與眾不同,但對他來說,印度從未真實過,不過是個面貌模糊的國家。但當他移居英國時,印度和其人民反而更虛虛實實影響著它,於是,他踏上這片土地,探求他身分血緣後頭的世界。或許因為如此,奈波爾筆鋒略帶犀利、刻薄,彷彿非將當代印度不堪與幽暗處戳破不可。

P專題【我們的島】遷徙-椰子蟹的Party

于立平 陳慶鍾 柯金源等/ 採訪報導
生態顧問 / 劉烘昌

點上一柱清香、虔誠祭拜祈求平安,隸屬澳洲的聖誕島,處處可見華人的氣息,聖誕島的開發歷史,可說是一場華人遷徙的血淚史。從礦業發展到國家公園生態保育,人與生物,如何在這座島嶼上共存,在這裡各自找到一片天…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