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蔡漢勳’

P專題【歷史隧道】1996年9月10日 日本證實釣魚台設置太陽能燈塔

文 / 蔡漢勳

由於日本右翼團體的「日本青年社」,繼1978年在釣魚台列嶼首次裝置充電瓶式燈塔,藉此宣示日本擁有「尖閣諸島主權領有」之企圖以來,由於每年都要上島補充電瓶,因此在1996年換裝太陽能燈塔以「一勞永逸」;結果,這件消息在9月10日經由日本共同通訊社對全球放送後,馬上掀起兩岸三地的「保釣」風潮,較諸1970年之美國各地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結果最後在9月26日發生香港保釣船之陳毓祥溺斃意外,終至畫下休止符。

台灣保釣人士雖於2010年10月7日闖關成功跳上釣魚台插旗,唯因兩岸政府不願與「美日安保條約」作對,十餘年來儘管風波不斷,但都未曾爆發1970年或1996年般的衝突。於是,美日兩國在2010年8月中旬透過「讀賣新聞」披露年底舉行的首次「離島奪回訓練」軍演,將在釣魚台海域進行,消息一出,於是乎再掀起了風浪。

P專題【歷史隧道】1960年9月6日 楊傳廣在奧運十項全能賽摘銀

文 / 蔡漢勳

2009年時,總統馬英九以國民黨主席身分參加高雄的造勢場合中,提及去年風風光光舉辦過的左營世運主場館,如今使用率偏低,暗批高雄市府疏於管理而有淪為「蚊子館」之虞。不料,陳菊競選辦公室馬上回敬「主場館係由行政院體委會管理」,形成中央與地方互踢皮球的官場現象,也使外界再次正視這座數十億打造的「龍騰體育館」,何去何從之省思。

猶記2007年元月24日那天,被譽為「亞洲鐵人」的楊傳廣因為中風而辭世時,便有人建議執政當局不妨考慮將破土興建中的世運主場館,在揭幕起用時以「楊傳廣紀念體育館」名之。因為,這種以體壇名人命名是有新竹「王貞治紀念棒球場」的前例可援。而且,楊傳廣自1980年起便應聘為左訓中心總教練,世運建館所在便是毗鄰左訓的同一塊國有地。

P專題【歷史隧道】1945年9月4日 國共「重慶會談」正式拉開序幕

文 / 蔡漢勳

2010年時,就在中華民國舉行中樞秋季祭典以紀念9月3日的「抗戰勝利紀念日」同一天,北京喉舌的機關報突以大篇幅社論強調:抗日是中共打贏的讕調,以致國民黨黨史會聞訊出面「澄清」,其餘的黨政高層則視若未睹。因為中國首位部長級的高幹來台訪問,兩岸正在緊鑼密鼓配合 ECFA 之水乳交融政策。所以,就算是中共昧於史實睜眼說瞎話,國民黨流亡來台的第二、三代也只能當耳邊風。

畢竟,連「一代偉人」蔣介石所主導的重慶談判,在1945年9月4日正式登場舌劍脣槍43天,最後簽個「雙十會談紀要」,但仍兵戎相向。中共不但拿下大江南北,還在時隔一甲子有餘的2010年6月29日,刻意安排國民黨代表重新回到重慶,讓代表蔣家接班人簽署包著糖衣之 ECFA,其居心正如同安排江丙坤等人首訪南京時,故意選擇4月24日訪問位於南京的總統府,只因這天在1949年時是升上五星旗。

P專題【歷史隧道】1944年9月1日 無冕王之「記者節」的另一面

文 / 蔡漢勳

國曆九月一日是一年一度的「記者節」,這是內政部與社會部「令飭中國新聞學會將該日舉行的意義與經過情形,呈報候核」之後,再請行政院長核示後「照准」,於是電飭各省市政府知照,從民國33年起9月1日訂定為「記者節」;但在實際運作上,行政院早於民國33年8月間,便根據國民黨江蘇省黨部呈請中央「通令全國各級政府及軍隊,確實保護記者」,導致政院在同年9月1日發文「該省黨部鑒於其它各地政府,對新聞人員不知愛護,甚且有任意摧殘情形,請通令保護,尚屬可行,准由內政部通令…確實保護,此令」,於是引起杭州記者公會提議制定該日為「記者節」。

P專題【歷史隧道】1968年8月25日 紅葉少棒隊痛宰日本「世界冠軍隊」

文 / 蔡漢勳

台北重慶國中棒球隊在睽違17年重獲「世界青少棒」冠軍後,市長郝龍斌聞訊表示要請成員吃牛排,並在每月發放隊員千元獎金。結果,卻被球隊吐槽出國比賽盤川欠缺時,向市府申請補助沒下文,載譽返台才想要「錦上添花」!

而同樣狀況也出現於馬英九總統身上-他居然在2010年職棒開幕戰致詞時,錯記三更半夜熬夜看紅葉少棒隊的「往事」;殊不料這支來自台東布農族村落的小將們,都是白天打球,而且從未赴美比賽!更不用說馬英九當時在成功嶺上受訓的事實了。對於首都市長與國家元首的言行,基於台灣早期社會在傳統上「本省人打棒球、外省人打籃球」的現象,馬郝之失言是可以理解,而且也不該予以苛責。

P專題【歷史隧道】1983年8月21日 艾奎諾在台北的「生死之旅」

文 / 蔡漢勳

昨日是菲律賓前參議員艾奎諾 (Benigno Simeon “Ninoy” Aquino, Jr) 遭槍殺身亡30週年紀念,他也是現任菲律賓總統艾奎諾 (Benigno Simeon Cojuangco Aquino III) 的父親。

二星期前,菲律賓政府正式對小琉球廣大興漁船事件罹難者洪石成之家屬正式道歉,起訴兇犯並賠償。影帶中公佈菲國海巡人員掃射機槍的嘴臉,是人性最惡質的一面,這樣的惡質,其實菲國現任總統母子倆也都承受過。最後這樣的結局,只能說是菲律賓良心發現後,最無奈的選擇了。人與人之間存乎「仁」,就不會發生這麼多悲劇了。

1983年8月21日上午,一位手持「馬西亞爾‧博尼亞西奧」護照的菲籍男子,在台北圓山飯店402號房過境三天兩夜後辦理退房,然後與隨行的妹夫柏原、日本記者若宮清等親友驅車前往中正機場,搭上華航 CI811 班機飛往馬尼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