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警察職權行使法’

P頭條律師被抓捕丟包 民團籲檢討警察職權行使法

施維長/台北報導 去年底民眾走上街頭反對勞基法修法,卻發生群眾被警方圍捕、現場協調的律師也遭逮捕丟包的情事。日前被抓捕的律師對警方提出刑事自訴,台北律師公會等民間團體也在今日舉行記者會,要求監察院介入調查,並藉此個案就《警察職權行使法》作通盤檢討。   勞基法修法引發爭議,勞團在去年12月23日發動「我血汗過勞、你功德個屁!」大遊行。活動在傍晚落幕,但仍有近百名群眾繼續在附近游擊抗爭。深 […]

P!Live集遊法管不住「刁民」 警方另闢蹊徑?

燦爛時光會客室#183 曹詠涵 / 整理 時代力量立委日前在總統府前絕食抗議反修勞基法,而引發外界關注的「禁制區」問題,當時「拒馬圍城」、禁止民眾為裡面靜坐抗議的立委們送熱飲、連記者的採訪都受到規範,被批評執法過當。   究竟警察執法是根據什麼法律?和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的集會遊行自由程度是如何?警方管制集會遊行的手段又有何不同?此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王曦一起談談本周主題 […]

P頭條【說法】你看你看司法的臉

基層檢察官或六神無主,或明哲保身,等待著上級的動向與意向,才能權衡與判斷,辦案究竟有多少的自主空間,不管是法令的見解或寬嚴的標準。加上檢察總長也才剛要上任,和法務部長之間的磨合有待觀察,這些都是檢察體系可能會遲滯後續發展的原因。

樂觀地說,真正的「審檢分立」,或許即將落實。悲觀地說,基層檢察官或檢察長們再不自立自強,「警察化」將會是一條不歸路,失去信任,權力就會被一一收回。相對地,如果警方能在這一波的衝擊與挑戰中,痛定思痛,或許不失為找回「偵查主體」的契機。屆時,檢察官的名字,可能只是公訴人。

P頭條警察濫權扣留 民眾赴分局爭回喇叭

中正一分局表示,這組喇叭機具是「為預防危害之必要先予以扣留」,警方執行驅離推進過程中,「發現有民眾藉以高分貝喇叭機具,煽惑群眾不斷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為避免陳抗首謀以激進言論鼓動現場群眾情緒,造成警方與群眾對立衝突擴大,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1條予以扣留保管。今天因為反核團體代表表明該組喇叭音響之所有權,「審酌該組機具非屬違禁、危險物品,且前揭之危害情形已消失」,依同法第24條返還。

不過當天參與指揮的公民組合代表楊宗澧表示,廢核平台當天透過喇叭發出訊息都是呼籲民眾不要跟警方衝突,但警方主動逼近民眾,甚至以噴水車攻擊民眾,指揮系統卻無法發聲,反而讓現場更為混亂。楊宗澧說,警方若指控主辦單位「煽惑」,就應該進行舉證。

P評【華光法律考】這不是「依法行政」

高榮志:理想的法律,會把情與理都考慮進去。不細究法律的精神,僅說是啥「情、理、法」先後的問題,無形中,便承認了政府使用法律是正確的,實情卻非如此。我國的法律並沒有那麼差,或許,問題是出在執法的人吧!(攝影:吳東牧)

法務部與法院,默許警察在前一天、尚未執行民事強制執行前,就進行「封街」,也不在乎警察只是隨便弄了「職權行使法」第6條、第27條兩條法律,就大剌剌「封街、抓人」。殊不知這兩條是規定警察在「執行勤務時」的權限,並不是「創造勤務」給警察的規定。說的白話點,這兩條文並沒有給警察「封街」的權力,警方違法在先,民眾要求說明時又態度傲慢、置之不理,僅會恐嚇威脅民眾不要妨害公務,卻連「公務」是什麼、在哪裡都搞不清楚,最後導致「(警察)先鎮、(人民)後暴」,又是另一齣「官逼民反」的悲劇。

如果,我們希望台灣是一個民主與法治國家,就請不要再相信什麼「情、理、法」孰輕孰重的說詞了。其實,理想的法律,會把情與理都考慮進去。不細究法律的精神,僅說是啥「情、理、法」先後的問題,無形中,便承認了政府使用法律是正確的,實情卻非如此。我國的法律並沒有那麼差,或許,問題是出在執法的人吧!

P頭條民眾不得對值勤員警蒐證?法務部:近期發表補充解釋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日前有媒體以「新法! 未經警同意 『錄影蒐證』恐觸法」為題,指日後民眾不得在員警執行公務時,自行蒐證錄影,經勸阻不聽則有觸「法」之虞,報導登出後引發諸多討論。該報導並未解釋民眾蒐證究竟觸犯什麼法,僅引述員警說法,指民眾自行蒐證將違反法務部函示相關規定。 根據2012/9/13所發出的法檢字第10104149290號函釋令,法務部認為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個人隱私權,對於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