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轉換雇主’

P全球【看見】青春關不住──移工年輕生命的樣子

文 / 陳素香 TIWA的移工庇護中心最近安置了幾位年紀很輕的女孩子,給庇護中心增添了許多輕快活潑的元素,讓原來因遭遇困頓而愁雲慘霧的的移工們,擁有短暫的一些歡愉氣氛。   但是,這也是庇護中心管理人員麻煩的開始。   首先,年輕女孩們半夜不睡覺,唧唧喳喳,與朋友視訊聊天,雖然一再告誡,晚上十一點之後,不可以大聲講電話,但是這種約束基本上沒有用。晚點名之後,工作人員關了大門,她 […]

P全球【看見】人吃人的世界

文 / 陳秀蓮 每週四的就業服務站,擠滿了等待轉換雇主的外籍勞工。他們多數是因為勞資爭議、雇主違法使用或工廠關廠歇業,被迫失業的工人。農曆年前開始,外勞轉換的工作機會不多,就服站裡都是失業等待轉出的外勞;雇主或仲介,有時候連一個都沒有。   失業代表沒有收入,轉換期限內找不到新工作,返國的日子日日逼近。大家都非常浮躁擔心,哭喪著臉,有人被迫回國,有人選擇不告而別再來訊息報平安跟道歉。

P全球【看見】在逃跑的前夕──記勞動部一起凌遲工人事件

文 / 陳素香 今年一月中,由皇昌營造公司引進來台興建世運選手村的118名印尼勞工集體申訴,表示契約無故被縮短,且雇主未為他們辦理期滿轉換手續,即將被迫遣返。這起勞資爭議案件,因爭議人數眾多,引起媒體及地方政府的重視,在新北市政府勞工局用力協助之後,分批解決了勞工與雇主、仲介的爭議:   皇昌營造回聘四十名勞工。 二十六名自願回國者,雇主支付機票及給付一萬元現金。 五十二名未被回聘也不願 […]

P全球【看見】剝削、低薪、扣掉仲介費之後

文 / 王利婷 R第一次來台灣工作,她是家護工,準備來臺灣照顧阿公。當她到台灣後,她的雇主在市場擺攤,每天凌晨兩點她被雇主載去市場搬運貨品,之後在市場工作到下午兩點。收攤後,被載去雇主的三個房子打掃,回到家通常超過八點,還要洗雇主全家吃完晚餐的碗盤。她的手因搬運過重的冷凍貨物而拉傷,每天超過18小時的工作讓她疲憊不堪,週日也沒有放假。打了很多次1995沒有獲得回應之後,她選擇離開雇主的家。 &nb […]

P全球【看見】所以我可以留在台灣嗎?

文 / 王基瑋 12月的午後,TIWA台中辦公室正在舉辦世界移工日的活動。一位位移工排隊等著難得的義剪服務,興奮地思索著等下要怎樣的新髮型。S經由朋友的介紹,也來到了這裡。然而臉上沒有任何開心的表情。在這「移工三年免出境」修法的一個多月後,S的未來卻依然茫茫渺渺。   「我的老闆都同意續約了,但仲介一直都不幫我辦理。」S憂心忡忡地說著。他說「一開始老闆跟仲介都說,法令通過了,所以可以直接 […]

P全球【看見】生病的權利

外籍看護工行政院前抗議長照制度

文 / 莊舒晴  T被解僱了,因為雇主認為她的反應太遲鈍,不好用,所以不要她了。   作為一個外籍看護工,T不僅要照顧老人,同時也要承擔起其他家務工作,每天早起晚休,日復一日。雇主認為她遲鈍,不夠機靈,有時候叫她都沒有反應,T表示身體不舒服、耳朵痛,終於一次雇主帶去醫院檢查才發現耳朵發炎,影響聽力,所以平常工作並不是不理會雇主的命令,而是聽力影響到她接收外界的訊息,讓她總是慢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