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醫療’

P專題【失智症系列二】我有失智?談篩檢

文 / 黃揚名

怎麼知道失智了?

在知道全球失智趨勢及失智症類型外,大家心中可能還有個問題:「那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或家人失智了呢?」

雖然在介紹失智症類型時,有提到一些早期徵狀,但並不是只有失智症才會有那些行為改變,所以一般民眾要察覺失智症,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對醫生來說,要確診失智,也不是一次問診就能夠確定的,只能推測。要真正確診失智,可能需要經過許多檢查,包含腦造影等,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夠確診。

P專題【失智症系列一】全球失智趨勢

文 / 黃揚名

多數朋友應該都聽過「失智症」,但你真的知道失智症是甚麼嗎?失智症對於人類會有多大的影響嗎?

首先,來了解目前全世界有多少失智人口。根據國際衛生組織報告,2010年世界有三千五百多萬失智人口,預測2030年會有六千五百多萬失智人口,2050年則會突破一億人口大關,約每二十年會倍增。阿茲海默症協會在今年的年度報告中指出,2015年全球失智人口為四千六百多萬人,他們預測2030年會達到七千四百多萬失智人口,2050年則會到達一億三千多萬人。雖然兩個報告的預估數值有頗大差異,但都顯示全球失智人口快速攀升的事實。

P發書《失智怎麼伴?》-24 位名人陪伴失智親人的故事

記者林建成 / 報導

書名:《失智怎麼伴?》-24位名人陪伴失智親人的故事

編著:聯合晚報編輯部

出版: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


這本書沒有教條式理論,而是透過一般生活故事去瞭解失智症照護:從症狀發生到家屬的心路歷程。如果你尚未經歷照顧失智者,恭喜你,你的生活步調依舊,但閱讀此書可讓你體會照護者每天面臨的情況;如果你已在照護失智家人,這本書可佐以參考,看看其他家庭用何種方式和觀念在渡過難關,避免可能的誤失。

其實,台灣有很多家庭是由家屬親自或輪流照顧退智親人,不僅每天面對身心和經濟雙重壓力,眼看摯親慢慢走向黃昏,心中的不捨與掙扎,無奈與感傷,每天都是衝擊。家屬從失智者發病、發覺、照顧、請外勞、送養護中心等,一步步的決定和過程,沒經歷過的人不會知道其中的艱辛。

P評受刑人的心理健康照護?

文 / 黃揚名

美國科學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MIND在2014年三月號中有篇文章「受刑人需要心理健康照護」(Criminals Need Mental Health Care)。這議題大概很少人會想到,但多數人應該在電影、新聞中,都聽過有罪犯因為精神疾病因而獲得減刑。

在真實世界裡,其實多數罪犯並不會因為有精神疾病而獲得減刑,雖然實情是幾乎所有罪犯都有一個以上的精神疾病。針對這些有病但不自知的受刑人,他們被關的這段時間內,精神疾病不會受到關注,出獄之後也有很高的比例會再次犯案。

然而,那些少數因為精神疾病而獲得減刑的罪犯,反而因為精神疾病獲得治療,所以結束刑期後,再犯的情形反而少很多。

P專題台灣障礙者的需求是什麼?從ICF談起

文、圖 / 王國羽

愒子:巷子口的社會學,當年開始時,企圖以大眾可以懂得的語言,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討論社會學的概念與日常生活的觀察。最近幾期的文章,讓我感覺似乎又走回社會學家研究論文的路徑。學術性質取向文章,雖然介紹許多有趣且較少人研究的社會學題目,但是內容與寫作卻並不定會引起好奇與興趣,離常民經驗遠了些。

本篇短文,我用過去幾年幾乎被誤用與誤解的「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架構」(以下稱ICF,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討論我們社會中的障礙者,究竟需要甚麼?這些需要如何確定?是否都要國家來滿足。請大家先思考一下底下的幾個例子。

P專題【銀髮心棧】改變對老的刻板印象比運動更健康?

文 / 黃揚名

如果有人問到要做哪些事情,身體才會健康?相信很多人的答案不外乎:運動、均衡飲食、保持好的生活習慣等等。

有新研究則發現,其實只要改變自己對「老」的刻板印象,其實就會對身體健康有幫助。

過去其實就有不少的研究發現,人們的表現非常容易受到刻板印象的影響,例如請實驗參與者在參加智力測驗前勾選自己的種族,就會讓黑人的表現變差!透過促發「老」的刻板印象的研究也非常多,一旦促發「老」這樣的概念,人們的記性會變不好、動作也會變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