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陳水扁’

P頭條島嶼上的太陽花–林飛帆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我們懷抱理­想而來,
現在承擔責任而去,
台灣就是我們接下來最重大的責任。」–林飛帆

2014年4月10日「太陽花學運」結束前,總指揮林飛帆在國會議場內做了以上的宣示,他表示將巡迴各縣市,連結各地公民力量監督政府透明運作,讓公民有更多權利參與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這位青年學運領袖在台灣民主近史寫下了對抗威權的另一頁。

一年半過去了,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並沒有更透明,但林飛帆仍利用服替代役的所餘時間,參與公民見面會,交流對政局的想法。與會者也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女性,她說中國其實有很多示威抗議,但受到政府強力鎮壓,所以想瞭解林飛帆如何對抗威權。

P評【說法】王令麟門檻與陳水扁標準

文 / 胡博硯 跨年期間除了琳瑯滿目的活動吸引台灣人民的目光外,許多民眾也將焦點轉到台中監獄,關切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是否可以保外就醫。 人不可能隨時隨地保持健康,在一個自由的環境如此,在一個拘束的環境亦然,因此《監獄行刑法》規定有衛生與醫治專章。該法第54條規定,「罹急病者,應於附設之病監收容之。前項病監,應與其他房屋分界,並依疾病之種類,為必要之隔離」。第57條亦規定,「罹疾病之受刑人請求自費延醫 […]

P評【說法】該不該放阿扁?

文 / 高榮志 「該不該放阿扁?」這個問題,本身就有陷阱。放阿扁,最少的文字意義,就是讓他離開牢裡。非常「有默契」的,「保外就醫」不斷地被討論。「保外」只是暫時,這代表他隨時有可能再被關回去。但近日的氛圍,是「阿扁快出來了」。一副篤定出來後就回不去。曖昧的用語,讓人充滿想像空間,各自解讀。 不管是民進黨逼宮,國民黨善意。毛治國高舉人道,羅瑩雪指點迷津,呂秀蓮揚稱絕食。全國上下,正在上映一場裡應外合 […]

P評【說法】新說賴素如案的司法老梗

以賴素如案為例,類此社會重大案件,難免輿論媒體各方公評。法院發出聲明稿說明,只是最基本的工作,區區1500字,說不出什麼東西。誠心建議宣判時,應同步公布判決書。

「法官不語」的意涵,是指在判決書中已經交代所有的心證,「該說的都說了」,而不是惜字如金。寧可讓記者們瞎猜、名嘴們瞎掰,之後再來澄清,指責眾人瞎說漫罵,實在為時已晚。很難說服大家,這是努力想要維護司法尊嚴的作法。

並且,應該要坦蕩光明,不要有心或無意地選在記者截稿之前,壓縮記者處理稿件的時間。每一次重要的判決,也都是一次重要的全民法治教育,不要因為老大心態,習慣性地不接受監督,也沒有承擔各種評論的雅量。否則,就與欠缺擔當、逃避陽光法案的政治人物相去不遠。

P發書《台灣為什麼重要?》

台灣為什麼重要?書封

記者 黃能揚 / 報導

書名:《台灣為什麼重要?美國兩岸研究權威寫給全美國人的台灣觀察報告》

作者:任雪麗 (Shelley Rigger)

譯者:姚睿

出版:貓頭鷹出版社


父親曾經跟我講過這樣一個在他職場上發生的故事:

「我有一個算是好朋友的同事,他是個通台語的外省人,”雖然”他是個外省人,但我之前因為座位的關係常常跟他抱怨外省人有多糟。有一次,我在公司走廊上其他台灣省籍同事面前用台語抱怨某一個接洽相關事務的官員態度惡劣、有多糟就有多糟時,剛好被經過的他聽到,他停下來開玩笑地對我們說:”黃兄下一句一定說,沒法度,這個人是一個外省仔!”」

P頭條【維權臉譜】大學生天馬行空 陳光誠話顯機鋒

陳光誠說,當權者一直喊一國兩制,他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提法」,但是有兩個要點:第一是要由人民決定,不是中共幾個當權者決定。其次,一國兩制得要是「活」的。

他進一步解釋說,一國兩制不是劃個圈圈就決定哪裡是什麼制度,而是要讓中國各省人民自己投票公決,要走台灣還是大陸的制度。「如果最後全國各省都說要走自由之路,就剩下北京的話,就以北京劃一個圈,裡面還是(共產制度),那就可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