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霸凌’

P評愛與和平

圖文 / 鐘聖雄 其實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我幾乎沒對其他人說過。不過,這陣子類似的狀況實在太常在眼前上演,迫使自己又得不斷回想那些往事,所以我想,乾脆一併在這裡,以這樣的形式說完吧。12歲那年我從城市轉學回鄉下老家,上學第一天,就被班上老大給叫到教室後方,擺放體育用品的陰暗倉庫去了。(當然不是要演那種片) 「你記不記得我?」(很難得遇到的)個子比我矮小的老大 C 問。 「不記得。」我說 「你 […]

P評【說教】和孩子交心

曾經在一個公開座談場合遇到一位十分知名的作家,不知道何時開始,她的名片都印親職教育專家。一開始談起不打不罵,我們彼此還算有點共識,但進入到具體談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時,就出現了極大歧路。

當一位媽媽提到「我會偷看我小孩日記,我想知道他有什麼瞞著我」,身邊的親職教育專家大力贊成,她的理由就是,小孩子不敢講的一定有問題,父母應該主動關心,這是父母的角色,「我們不關心他,還有誰呢」,推演起來像是,偷看隔壁小明的日記是八卦,偷看自己小孩的日記是責任。

P評【說教】讓我們從孩子身上學習

自有人類以來,聚黨營私、恃強淩弱的事情,小至人際派系,大至爭霸國際,何曾一日無之?然而,本質相同、規模卻小得多的情況,一旦發生在孩童或少年之間,人們卻聞之變色,並稱之為「霸凌」!

大眾對於校園霸凌的強烈反應,表面上看起來是出於對孩童、特別是自己子女的關心;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和「理解」有關的問題。這個理解問題,有兩個方面:一方面,人們不太理解孩童和少年;第二方面,人們太過理解自已。

P頭條【中晝精選】校園霸凌防制 仍存”以霸制霸”思維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T_NGvaBZktc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這兩天有一場國際反霸凌研討會剛落幕,對於台灣校園霸凌處理,也有深入討論,今天教改團體站出來,認為現在政府和教育部對於防止霸凌的處理,仍未跳脫””犯罪防治””的概念,像是學校總是將霸凌事件送到軍訓室,由教官處理,仍隱含以霸制霸的思維,都不利於霸 […]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OeQPXzPqK7Y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調查員登門 台灣人權促進會:軟性施壓 向來著重於人權運動的台灣人權促進會,控訴遭到調查機關軟性施壓。因為在16號有一名調查員突然登門拜訪,沒有表明是公務需求,卻不斷試圖了解台權會的工作和人事狀況,讓他們感到錯愕,批評這根本是變相打壓公民團體。 在爭取人權運動場合,常能見到台灣人權促進會,高 […]

P評【說教】學校家長委員可以做什麼?

一個老朋友說,他這學期「不小心」當了學校家長委員,才知道學校裡很多「恐怖」的事情,例如:開會討論如何防止霸凌,會議主講人口沫橫飛,宣示一定要阻止並預防霸凌發生,講了很多處罰或隔離措施,但他聽了覺得很不對勁,就舉手說:「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多瞭解孩子去霸凌別人的原因啊?」結果全場靜下來看著他,彷彿他是個怪咖,說了很不得體的話。「我當場覺得寒毛直豎,不敢再有別的發言」他說。

又例如:每次家長會開會,都在談如何為學校募款,卻從沒談過要如何幫助一般家長增進教育理念。他說:「也不是學校建設缺錢,而是要慰勞老師、學校愛心媽媽,還有獎賞這學期為校爭光的學生,買禮物獎品、聚餐吃飯都要錢。」對教育沒什麼建設性的家長會讓他感到無奈,而且自己經常變成唱反調的人,於是他逐漸不再出席會議,但內心總有一個聲音讓他不安,那聲音說:「你不該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