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ICCPR’

P頭條【兩公約國際審查】國際專家:民意不該成為廢死障礙

成允華 / 台北報導 「強烈建議台灣即刻暫停執行死刑,同時以全面廢除死刑為終極目標。」國際專家來台審查我國落實兩公約之進展,於結論性意見中指出,很遺憾台灣在廢除死刑上無進展。   審查會後,「落實兩公約國際審查及結論性意見」座談會於1月23日在法官學院舉行,國際人權專家在會中點出,死刑為兩公約所禁止的酷刑,並共同強調「廢除死刑已是習慣國際法的一部份。」而臺灣高等法院法官錢建榮於座談會中直 […]

P評【兩公約國際審查】人權立國遭質疑 社會共識成遁辭

人約盟現場觀察報告~day 2 文 / 劉容真、蔡逸靜 兩公約國際審查來到第二天,十位人權專家分成兩個委員會各自進行。公政公約委員相關議題之討論相對聚焦,經社文委員會卻頻頻出現「答非所問」的情況,顯示政府代表對於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認識相對不足。政府代表團雖稱以「人權立國」的態度嚴肅面對此次審查,但兩天會議下來卻讓國際專家顯得有些沮喪。雙方仍缺乏開展深入對話的認識基礎。   率領政府代 […]

P評【說法】死刑犯和法官的心理狀態

馬來西亞公民揚光偉在新加坡因為販運毒品罪名被判死刑,儘管嘗試上訴、請求特赦等途徑,目前仍面臨絞刑的命運。(攝影:吳東牧)

「你殺人時,心理在想什麼?」我問。「我忘了。」他回答。「哦……」我若有所思的回應。一陣小沉默。「可是,那個瞬間,影響你一輩子,怎麼可能忘?」這是我心裡真正的想法。實在不太相信他的話。

許久許久之後,相同的問題,再度被聊到。「把人殺死的時候,你心理在想什麼?」我又問。他回答:「現在的我,不太能理解過去的我。慢慢覺得自己的過去,其實是荒唐之後,也慢慢地不太理解過去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接著,他又說:「殺人的那時候,心裡一片空白。事後回想,怎麼也想不起來。」看著他的眼神與說話的表情,以這些年來對他的了解,我相信他講的。只是,還是很難理解,那麼重要的時刻,為什麼會「空白」?怎麼會「忘記」呢?

P頭條【特宏興喋血案】法庭通譯單薄 印尼漁工鴨聽雷

宜蘭地方法院上週五首度開庭審理「特宏興368號」漁船喋血案。八名被告的印尼漁工在法庭上排排坐,法院僅安排一名印尼語通譯,疲於應付被告眾多且案情複雜的翻譯工作。多位律師表示,事涉死刑重罪,如此安排嚴重損及被告權益,要求法院增派通譯。但法院方面未做承諾。

P評監督菲律賓軍警濫權以維護亞洲區域之和平

目前台灣政府實質的抗議措施主要仍集中在凍結菲國移工輸入及軍艦護漁等措施,但我們必須思考這兩樣措施對於台菲人民及和平關係的影響到底是甚麼?首先,菲律賓的移工本身就是菲國公政及經社文人權的受害者,凍結菲律賓的移工輸入,只會使原來政經弱勢的人民,更無力反抗軍警濫權的壓迫。其次,目前在台工作的菲律賓移工及申請菲律賓移工照護的台灣家庭,都會受到凍結政策的影響,而無法正常生活與工作。尤其台灣很多擔任承擔家庭及小型企業照顧及管理工作者都是女性,無異加重很多台灣女性照顧及管理之負擔。再者,將廣大興28號漁船的槍擊案件從國際刑事案件,升高為主權與漁權受損,其實是缺乏自信及昧於事實的作法。漁權的確立有待雙方政府坐下來談判,針對兩方漁民的生計作雙贏的考慮,一方面需要限制兩方海巡單位對於對方漁民構成的騷擾,防止軍警的濫權;同時需要彼此更密切合作,提供雙方漁民必要的醫療及災害的救助;以及共同打擊海盜船及犯罪。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監所不需要人權嗎?

台灣目前的監獄強烈訴求正常的渴望,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默認監獄中的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各種羞辱,所以像是收容人看醫生,沒有隱私權,大家排排站,相互觀看;收容人便溺,得在眾目睽睽下為之。這顯示著我們沒有將收容人認真地當成一個人,就因為他們犯了罪,不再正常了,所以任由污名與各種羞辱爬滿了他整個身體,直到出獄,仍拖著這些印記蹣跚而行,監獄也等待著這一個不正常者的下一次到來,準備著下一次的羞辱與污名。

監獄不應該成為製造終身污名化的機構,也並非用來羞辱人民的場所,縱容著不人道的處遇與酷刑滋長,反而應該奠基於尊重人的態度,來達到刑罰事後處理機能,伴隨著矯治與社會復歸的可能。所以不只監所當中的超收和衛生醫療問題需要獲得解決,相關的教化與作業等事項應該也要讓更多主管機關來參與。並且建議政府日後於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時,亦應考慮設置防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應具備一定的權限可以視察監獄並進行調查之權限,確保監獄和看守所等刑事收容設施沒有酷刑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