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ICESCR’

P評【兩公約國際審查】人權立國遭質疑 社會共識成遁辭

人約盟現場觀察報告~day 2 文 / 劉容真、蔡逸靜 兩公約國際審查來到第二天,十位人權專家分成兩個委員會各自進行。公政公約委員相關議題之討論相對聚焦,經社文委員會卻頻頻出現「答非所問」的情況,顯示政府代表對於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認識相對不足。政府代表團雖稱以「人權立國」的態度嚴肅面對此次審查,但兩天會議下來卻讓國際專家顯得有些沮喪。雙方仍缺乏開展深入對話的認識基礎。   率領政府代 […]

P評監督菲律賓軍警濫權以維護亞洲區域之和平

目前台灣政府實質的抗議措施主要仍集中在凍結菲國移工輸入及軍艦護漁等措施,但我們必須思考這兩樣措施對於台菲人民及和平關係的影響到底是甚麼?首先,菲律賓的移工本身就是菲國公政及經社文人權的受害者,凍結菲律賓的移工輸入,只會使原來政經弱勢的人民,更無力反抗軍警濫權的壓迫。其次,目前在台工作的菲律賓移工及申請菲律賓移工照護的台灣家庭,都會受到凍結政策的影響,而無法正常生活與工作。尤其台灣很多擔任承擔家庭及小型企業照顧及管理工作者都是女性,無異加重很多台灣女性照顧及管理之負擔。再者,將廣大興28號漁船的槍擊案件從國際刑事案件,升高為主權與漁權受損,其實是缺乏自信及昧於事實的作法。漁權的確立有待雙方政府坐下來談判,針對兩方漁民的生計作雙贏的考慮,一方面需要限制兩方海巡單位對於對方漁民構成的騷擾,防止軍警的濫權;同時需要彼此更密切合作,提供雙方漁民必要的醫療及災害的救助;以及共同打擊海盜船及犯罪。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監所不需要人權嗎?

台灣目前的監獄強烈訴求正常的渴望,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默認監獄中的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各種羞辱,所以像是收容人看醫生,沒有隱私權,大家排排站,相互觀看;收容人便溺,得在眾目睽睽下為之。這顯示著我們沒有將收容人認真地當成一個人,就因為他們犯了罪,不再正常了,所以任由污名與各種羞辱爬滿了他整個身體,直到出獄,仍拖著這些印記蹣跚而行,監獄也等待著這一個不正常者的下一次到來,準備著下一次的羞辱與污名。

監獄不應該成為製造終身污名化的機構,也並非用來羞辱人民的場所,縱容著不人道的處遇與酷刑滋長,反而應該奠基於尊重人的態度,來達到刑罰事後處理機能,伴隨著矯治與社會復歸的可能。所以不只監所當中的超收和衛生醫療問題需要獲得解決,相關的教化與作業等事項應該也要讓更多主管機關來參與。並且建議政府日後於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時,亦應考慮設置防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應具備一定的權限可以視察監獄並進行調查之權限,確保監獄和看守所等刑事收容設施沒有酷刑的情形。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馬英九的兩公約夢剩什麼?

……馬政府及其所屬政黨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就以強烈的決心和執行魄力,證明他們並不想理會這份結論性意見的許多建議。這次兩公約國際審查的主辦單位是「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但事實上只有少數委員積極參與,多數委員則是狀況外,而副總統吳敦義作為委員會召集人,在公布「結論性意見」這場重要的記者會時,卻跑去接見「財團法人海峽兩岸商務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張平沼一行人……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違占戶沒居住權? 閣揆好威?

…專家明確點名華光、指出政府錯誤、要求政府改善。這對華光來說,意義很重大。華光作為因戰後歷史發展形成的非列管眷村、非正式住區,並非一句「違法占用」可以帶過。政府在早期默許戰後移民搭建聚落、都市化過程中因缺乏住宅政策默許違建聚落存在(1963 年台北市有三分之一是違建戶),政府其實有不小的責任。但華光始終蒙受著「違建戶」、「不當得利」的汙名,甚至會因而自卑,擔心自己的權益、訴求難以爭取社會的認同。專家的意見是一劑強心針,告訴社區與大眾,政府確有違法失職之處,而非政府一直向媒體宣稱的「依法行政」--至少就不是依照位階高於一般法的兩公約施行法…

P評【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障礙者人權的障礙

台灣政府在上個月底邀請國際人權學者專家來台,進行為期一周的兩公約人權報告審查。 (照片提供:台灣人權促進會)

要和國際人權專家對談,並不是所有的弱勢團體都玩得起的遊戲,因為要有整合收集彙整資料的人力與能力,溝通使用的語言就是門檻,基本上是一個菁英即有階級的活動。當下的領悟是,靠人不如靠己,本地身障權利意識的培力,與不斷的社會運動,才可能促成落實身障人權。身心障礙的伙伴們亦有同樣的認知。

身心障礙議題看似在這次的國際審查中成了壁草,然而對於全台灣111萬身心障礙者而言,他們的權利遭受侵害卻是無時無刻的在日常生活中發生;環境障礙的持續存在意味著障礙者依然無法平等的工作、受教育,尊重障礙者主體性的支持服務政策沒被落實意味著障礙者每天還是要過著沒有自主、沒有尊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