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TIDF’

P影展【TIDF國際競賽】柬埔寨之春

文/阿潑 在看到《柬埔寨之春》這部影片時,我即從從事人道援助的朋友口中聽聞,洪森政府大肆開發首都金邊,卻不留給居民一點餘地,遭到迫遷的居民只好搬到路途遙遠的郊區,要不失去工作,要不就是得承擔高額的通勤費;而在這之前,我不時也從人權相關網絡裡,看到萬谷湖居民抗爭的消息…。但這些人民真實的景況,往往不會被帶入「一帶一路」、「錢進東南亞」的報導裡,即使抗爭者渴望讓全世界注意。   […]

P影展【TIDF焦點單元】瘋狂天堂——非人的寓言

文 / 胡慕情 要談論瘋狂,必須擁有詩人的才華。   並不僅是豐沛的情感、精煉的語言,更重要的是如何穿透表象,呈現反覆錘鍊的思辨核心。《瘋狂天堂》的導演Dria Soetomo,就是這樣一位詩人。

P影展【TIDF國際競賽】天堂異鄉人

文 / 阿潑 因為擔任這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國際競賽片的選片委員,我觀看了約三百部片子——總量一千多部中的三分之一——但光是這三百部,就能看得出近幾年的國際議題趨勢多落在戰爭、難民與移民身上。   以戰爭來說,除了有過去內戰、戰爭影響的題材(如盧安達內戰、兩伊戰爭、伊拉克戰爭等),也有像敘利亞內戰這種現在進行式的紀錄;而因為內戰或經濟問題所延伸的難民與遷移的故事,更是「爆量」 […]

P影展【TIDF日日談】紀錄有顏色、檔案無顏色──井迎瑞談綠色小組影像保存

整理 / 黃彩惠 「只有建立檔案和脈絡化的理解,才能避免綠色小組被破碎、斷裂地去觀看,而只能看到它抗爭的一面,卻看不見背後的邏輯思想。」   對於綠色小組於1986年到1990年四年間所留下來、關於台灣成長軌跡紀錄的重要影帶,綠色小組影像資料庫的維護者、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教授井迎瑞認為,建立影像的檔案化、脈絡化是當前共同的志業,而這也是讓台灣能有自身影像軌跡的重要關鍵。

P影展【TIDF日日談】如果紀錄有顏色──綠色小組三十週年

整理 / 黃彩惠   對於許多1990後出生的人來說,綠色小組是個相當陌生的組織,沒有聽過更別說是接觸過他們的作品,然而綠色小組卻是替台灣記錄了80年代末期民主化抗爭運動的過程的重要組織。   1986年(民國75年)台灣還是個處於戒嚴、黨外雜誌三天兩頭被禁的社會,甚至還沒上市就會被國民黨直接到印刷廠攔截,報社和老三台被國民黨控制,民眾透過媒體看見的報導與真實情況存在相當大的落 […]

P影展【TIDF焦點導演】雨貝梭裴:以朋友之名

文 / 胡慕情 「製造戰爭與攝製照片是兩種相疊合的行為。」從開始接觸非洲大陸後,蘇珊.桑塔格的批判是否一直存留在雨貝.梭裴的心底?否則,如何解釋他對悲劇源頭的執著追溯,除了漫漫長年深入地理,雨貝必須耗費數年打造一架輕飛機,從法國自駕到非洲,且將它命名爲「人造衛星」。   從非洲首部曲〈基桑加尼日記〉的沉重,到非洲二部曲〈達爾文的噩夢〉中資深外科醫師的俐落解析與精密重組,雨貝在〈以朋友之名 […]